宣讲会报名 VR探校 招生信息 在线申请 预约访校 Close
English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学校内网
支持我们 校历 预约访校
心声
若无理解,焉得和平?若不相识,何谈理解?
莱斯特·皮尔逊

加拿大前总理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太平洋皮尔逊世界联合学院创校支持者

UWC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胸怀整个世界。它独一无二,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

纳尔逊·曼德拉

UWC名誉主席

 已故南非前总统

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梦想,就是为你们创造一个梦想中的学校。请走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他人的梦想!

赵宾

中国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国家理事会理事及常熟世界联合学院董事会董事

香港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 93 - 95

对理想和对有意义人生的追求是UWC最与众不同的特点并且对人的一生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王颐

中国常熟世界联合学院共同创办人及董事会副主席

哈佛上海中心执行董事

加拿大皮尔逊UWC 89-91届毕业生

世界联合学院是1963年在日内瓦创立国际文凭组织的国际学校联合会的十所学校之一。… 今天,全世界超过4000所学校开设了IB课程,IB已成为进入优秀大学的金钥匙。
约翰 · 丹尼尔爵士
世界联合学院国际董事会及理事会主席
世界需要卓越的领导者来应对当今错综复杂的挑战、矛盾及冲突。他们需要运筹帷幄,充分挖掘新的机遇。我们对UWC学生的潜力以及实干的精神充满信心--因此决定加大对UWC的支持。

谢尔比·戴维斯

UWC国际赞助人

谢尔比·戴维斯奖学金计划共同创办人

在国际环境中突显民族情怀 ,在中国沃土上栽培世界之林。

李萍

副校长

中国文化项目总监及虞山书院院长(中国项目中心)

向阳而生——走出大凉山的彝族追梦青年

发布时间:2022-09-01

1.jpg

马海(中)在常熟UWC毕业照

01 我与凉山

家乡是一片富有灵感的土地。放假回来的我又躺在了这个熟悉的山梁子上。白云宛如棉花糖但同时又有冰淇淋的厚重,蓝天依旧是离开时的样子,很蓝。村口有几个老人在闲聊着关于孩子们读书的一些事儿,听的不清楚。Mini音响里的轻音乐把我的思绪带进了一些关于昨天的回忆。也许是因为老人们的闲聊声,回忆是一些关于读书的记忆。

应该是很多年前了吧,大概是我五岁左右。村子里那个只有十几个学生的教室里传来的读书声总是吸引着我们几个还没上学的孩子去偷听,其实也不是为了学得一字半句,就是单纯的好奇。不过那个声音是我在村子里面听到过最齐最响的声音,除了公鸡的鸣叫声之外。

2.jpg

在家乡放牛

后来妈妈给我弄了一个小本子,还有一根白色的铅笔,用金色的金属包着铅笔尾部的红色橡皮擦。这对组合是我念小学之前最珍贵的资产,每次在别的小孩面前拿出来的时候我都觉得特别的骄傲。作业本每一页的第一列,妈妈都会握着我的手一笔一笔的写下0-10的阿拉伯数字,然后我就照猫画虎,歪歪扭扭的,老是重复的写这几个数字。每一页都是这几个数字,那时候好像也不会厌烦,因为每一页的歪歪扭扭都能得到妈妈的鼓励和村子里大人们的夸奖。这些应该是我对读书这件事情最早的记忆了。

3.jpg

和家人的合照

那个时候虽然物质比较匮乏,但是我们也很容易满足。记得有一次,我一个辈份上的舅舅小学毕业了,由于我没有一本字典所以我就向他要了他的那本新华字典,但是我得去他家里拿,我花了一整天的时间去他家拿了那本字典回来。虽然走的都是山路且很累,但是我当时非常的高兴,高兴的晚上在煤油灯下一直翻这本字典,睡觉的时候就放在床头。

上初中之前,我的世界几乎被家乡周围的那几座山围在了里面。但是在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一位从城里来我们这里支教的老师塑造了我对山外世界的第一印象,他说:“北上广很大,那里的房子很高,高到帽子掉了才能望到屋顶。” 我当时的想象就是,这可能就是山一样高的房子。 

4.jpg

和妈妈一起给土豆除草

小学毕业之后,很幸运地来到了城里的凉山州民族中学。在这里的第一个月,我显得很格格不入。我对汉字倒是认识不少,但是由于在山上一直使用彝语,我的汉语口语和听力很薄弱,特别是带点方言的汉语。因为听的不太明白,每次和同学聊天都需要对方再重复一遍,当时有的同学甚至还觉得我是听力不好。幸运的是,在这里,我的老师和同学们都非常地鼓励我,鼓励我多多上台,鼓励我错了就再来......于是在这里的生活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我越来越自信,成绩也提高了很多。

02 遇见“蒲公英”

也是在这里,我遇见改变了我生命轨迹的蒲公英教育发展基金会的老师们。蒲公英给我们受助生带来的是选择的机会。遇见了才有选择的机会,蒲公英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遇见。一年一度的蒲公英多元文化夏令营便是一个最好的例证。

2017年,我参加了蒲公英夏令营,这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夏令营。在里面,我第一次遇见了双截棍,第一次遇见了其他地方的文化,第一次遇见了高考体制以外的学习模式,第一次和来自北京、上海、纽约、多伦多等大城市的同龄人在一起学习和生活......短短十天的参与,让我切身遇见了很多自己没有知晓的人和事。

当我们不能走出大凉山的时候,我们对于山外的生活都局限于书本、影视等。而这些遇见让我切身的感受到了山外人们的生活状况,尽管这样的遇见也是局部的,但是种下的种子总归会发芽。

包容和鼓励应该是蒲公英的一个主旋律。鼓励我们多多上台,鼓励我们错了就再来......有时候我们即使做得不好,蒲公英的沈老师和其他老师还是继续鼓励我们。

5.jpg

我策划的蒲公英夏令营的农户访问 

我在2019年的蒲公英夏令营里面策划了一场到我家乡的农户访问,当时的主题就是想让来自别的地方的青少年们感受我们大凉山当地的农家生活。结果在路上才意识到一个问题:去我家乡的路太窄太烂了,对我们租的大巴车挑战巨大。于是比原计划整整晚到了两个小时。这几乎打乱了我们当时所有的计划,原本准备好的很多体验项目几乎都是草草了事。更重要的是我们准备回营地时天几乎已经黑了,夜间行车又是另外一项风险。当时我内心几乎崩溃,哭着跟沈老师说着这个失误,我自己做了很多预案和风险预测,唯独完全忽略了这个重要的问题。我内心做好了各种被批评指责的准备。然而,沈老师却说了一句:“没事啊!是我们一起没做好工作。重要的是我们今天确实感受到了最真实的彝族生活。” 而且还说以后每年的夏令营我们都要做这样的项目。

这样的包容无疑是对当时的我最大的鼓励。社会残酷是真,但是在成长的道路上允许我们试错是一件极具教育意义的事情。每个人都有一双翅膀,我们没有理由拒绝飞翔,但是如果没有过来人的包容和鼓励,折翅的风险将会劝退我们每一个尝试者。而这是蒲公英这个大家庭里面的一个常态。后来我叫了一位熟悉路况的叔叔开车在前面开路,最终我们都安全回到了营地。

现在有很多的爱心公益组织在支持着我们凉山一批又一批山里娃的读书梦。很多的组织就是简单的物资捐赠,这无疑是最直接最简单的模式。但是蒲公英最大的亮点是有立体的“售后服务”,在给予我们“助梦想”物资捐赠之后,还给我们提供了很多的机会和平台。比如说,远程英语支教课程,彝绣项目,多元文化夏令营,特别辅导课程......蒲公英注重受助生和捐赠家庭之间的联系和交流,关心受助生的精神状况。

6.jpg

带着家乡的孩子们画画读书

17年夏令营期间,沈老师向我们介绍了常熟世界联合学院,鼓励我们去申请。她的那句“试一下”几乎贯穿了我在申请UWC的整个过程。而且当时讲到UWC的学习模式和学生构成之后,我被深深吸引,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在蒲公英老师们的鼓励下,我申请了UWC。

03“你比你想象的更强大”

我非常高兴我通过了网上申请。去参加选拔日之前,没有出过凉山的我目的就只有一个:想去凉山以外的地方看看。因为当时UWC和蒲公英报了我全部的餐旅费,我就是想捡个便宜去旅游一下,去看一下。至于结果我真的也不太关心,因为感觉太遥远了。

但是在选拔日当天,我的想法变了。虽然英语水平很差的我在那天过的很煎熬,但是我亲眼见到了外国人,我亲眼看到了食堂和操场上其他国家的国旗,我亲眼看到了完全不一样的选拔模式......这些都第一次这么真实的发生在我身边。

很幸运,我被录取了。

孤注一掷。在我认识的人里面,像我这样家境的人没有走这一条路的。大家似乎都是在走着一条或两条已被验证了千百次的老路。我非常认同UWC宗旨和办学理念,也很喜欢这样的学习生活,但是我根本不知道这对我来说是不是一条走得通的路。最现实的问题就是:这么贵的来回车旅费怎么办?出国留学这条路行不行?以后大学没有全额奖学金怎么办?以现在的成绩在国内考个一本应该没问题,这样的冒险是否值得?...... 当时内心很是犹豫,父母长辈,亲戚朋友们也很迷茫。

我当时的校长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跟我说出去看看很好。在很多人的鼓励下,我终于下定决心要走这条路。我说服自己走不通就走不通呗,大不了到时候重操旧业,回去放牛种地。我记得很清楚,当时UWC招生部的老师给我讲了一个和我类似的案例,我那时也不知道这是不是老师为了鼓励我临时编的案例,但至少它在我心里一直真实地活着。 

“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前面的路你自己走” ,爸爸专门送我到成都,并在机场对我说。我带着五味杂陈的心情转身,拉起行李,迈开双脚,踏上了前方的路。

04 在UWC的经历:破碎,重建,感恩

7.jpg

和我的彝族同学阿皮(左)在UWC日的合影

似曾相识,第一年几乎都是适应的一年。在全英语教学模式的轰击下,我几乎被打趴下。语言关又变成了我最大的挑战。一节课下来几乎就只能听懂百分之四十。听不懂是那一年的主旋律,随之而来的是信心的丧失,自我的否定。回忆起来,那一年我似乎都没有好好看看常熟的天空,不断的精神内耗使我的生活支离破碎。

除此之外,时间管理也是一塌糊涂。在蒲公英读书的时候,自己的时间被老师们安排的井然有序。今天该做什么?明天要做什么?这个月的目标是什么?这些都已经被分配的明明白白了。只要按照老师们的“作业”走,就能变得顺利。但是突然之间这些都没有了,老师们布置作业也都是一个月后才交的,课程内容也需要更多的自学时间,同时还要兼顾社交,社团,锻炼,休息等。这样的“自由”一下子冲昏了我的头脑。在之前的校园生活里,连我每天的锻炼时间都已经被安排了:跑步,做操,上体育课。但是在这里,这完全取决于我自己。我今天要不要锻炼,什么时候锻炼都是自己在很自由地做选择。

8.jpg

和同学在江西上饶徒步旅行

在这么糟糕的生活里,UWC的老师们真的给我无微不至的关心和帮助。Kaya和Hiba两位老师在学校给我补习英语,手把手教,从最简单的单词开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普遍使用英语的环境让我学了马上就有用的机会。很快地,我的英语提高了不少,这是我在去河南信阳进行项目周的时候发现的,在学校里面大家的英语水平都很高,然后搞得我一直抬头仰望,却忘了低头看风景。我和我的组员在思源学校里面分享我们在UWC的生活,我经常帮我的外国组员当翻译。尽管那些句子并没有那么复杂,但是我发现自己其实进步了不少。学校为了让我们充分参与项目周也没有布置学术作业。在这很短的一个星期里面,我稍微获得了点自信,同时这点自信带来的喜悦让我有了反思现状的理性。

9.jpg

和同学们与河南思源学校做文化交流

反思后我发现,这糟糕的生活背后是因为心理的恶性循环,而最核心的就是信心。所以回去之后我就想方设法地去寻找信心。当时的策略就是既然不能马上在语言上获得自信,就先从活动上入手。而这个想法能够实施是因为我们学校有很多很多的社团活动(知行),而且学校很鼓励学生们参与知行。

我重新审视了选社团的意义,经过慎重考量后,我参加了皮划艇和舞狮。首先这两个知行活动不需要很强的基础,也就是说大家的基础在很大程度上是一样的,我凭借着从小在山里面浪的身体应该能够过的顺利。和预想的一样,我在活动中获得了很多的自信,也逐渐喜欢上这些活动。信心逐渐积累的成就感让我的生活在慢慢朝着向阳的方向前进。

再到后来,我和同学一起创办射箭知行,担任中国文化晚会(CCE)副主席,担任舞狮队长和UWC行动使者ASAP部门领导,似乎这些活动和项目在我的个人成长中发挥着更大的作用。在UWC这个多元文化的环境里,我也很乐于跟同学们分享彝族文化,(「一页」诗歌是一种抵抗)讲我小时候的故事。大学申请季,我非常幸运获得了美国贝茨学院(Bates College)的全额奖学金...... 在不断尝试中获得信心,然后用这些累积的信心去挑战更难的事情。很喜欢UWC创办人Kurt Hahn的那句“There is more in you than you think.”(你比你想象的更强大)

10.png

我参与的知行活动

我很感激常熟UWC,感激这里的人,感激在这里发生的一切。感激我的指导老师Justin长达三年的鼓励,感激我的升学指导老师Ramie在申请季给我的各种帮助,感激学生生活部门的老师们每次在放假前问我和我的凉山兄弟阿皮有没有什么需要学校帮助的地方,感激任课老师们耐心的帮助和辅导,感激我来到了UWC后蒲公英的志愿者老师们仍旧给予我的关爱和帮助,感激朋友们在深夜聊天时的相互鼓励......也非常的感激招生办的老师在四年前我英语还很差劲的时候和我说:“马海,我们愿意给你这个机会,我们相信你!”。

11.jpg

在常熟当地的学校支教

现在,我有了一个新的起点。对于这个起点,我的父母更加迷茫。穿越山海,去的是这个星球的另一端。这对于父母而言,就像是烟雨中的离别,目送的尽头不是远去的背影,而是眼前的薄雾,特别是对于最远就到达过隔壁县的妈妈。不过他们依旧用一句 “男儿有志走四方” 的口头禅不断地鼓励我。

最后,很感谢一路陪伴我成长的所有人,谢谢您们!感谢我遇见的每一个人,所遇皆为良人。也很幸运生在了这么好的时代,成为时代的受益者,成为教育的受益者。

苏ICP备16015809号-1
Copyright © 2016 UWC Changshu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常熟世联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