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讲会报名 VR探校 招生信息 在线申请 预约访校 Close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学校内网
支持我们 校历 预约访校
新闻和活动
若无理解,焉得和平?若不相识,何谈理解?
莱斯特·皮尔逊

加拿大前总理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太平洋皮尔逊世界联合学院创校支持者

UWC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胸怀整个世界。它独一无二,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

纳尔逊·曼德拉

UWC名誉主席

 已故南非前总统

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梦想,就是为你们创造一个梦想中的学校。请走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他人的梦想!

赵宾

中国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国家理事会理事及常熟世界联合学院董事会董事

香港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 93 - 95

对理想和对有意义人生的追求是UWC最与众不同的特点并且对人的一生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王颐

中国常熟世界联合学院共同创办人及董事会副主席

哈佛上海中心执行董事

加拿大皮尔逊UWC 89-91届毕业生

世界联合学院是1963年在日内瓦创立国际文凭组织的国际学校联合会的十所学校之一。… 今天,全世界超过4000所学校开设了IB课程,IB已成为进入优秀大学的金钥匙。
约翰 · 丹尼尔爵士
世界联合学院国际董事会及理事会主席
世界需要卓越的领导者来应对当今错综复杂的挑战、矛盾及冲突。他们需要运筹帷幄,充分挖掘新的机遇。我们对UWC学生的潜力以及实干的精神充满信心--因此决定加大对UWC的支持。

谢尔比·戴维斯

UWC国际赞助人

谢尔比·戴维斯奖学金计划共同创办人

在国际环境中突显民族情怀 ,在中国沃土上栽培世界之林。

李萍

副校长

中国文化项目总监及虞山书院院长(中国项目中心)

逆风飞行,也能逐梦远方

发布时间:2022-08-05

1.png

从第一所UWC成立至今的60年,UWC都坚持不以家庭经济背景作为选拔的条件之一。被成功录取的学生,如果有需要经济资助,学校会根据其家庭经济条件的评估结果,对符合资格的学生提供部分或全部助学金。许许多多的青年人在UWC获得了改变命运的教育。

2022年的春天,北京蒲公英学校传来喜讯,又有三位同学被常熟UWC录取。从2010年至今,该校已有20名学生通过UWC的助学金计划或其他捐助走进UWC,获得了改变命运的教育。

倘若是一所平常的中学,这样的跨越不足为奇。但这是北京第一所也是至今唯一一所公益性、非营利的民工子弟学校。来到蒲公英学校读书的孩子们大多小小年纪跟随父母在异乡漂泊奔波,父母因为学历不高大多是一线的非常辛苦的体力劳动者,但是他们重视子女的教育,希望子女能在大城市获得更好的教育资源,在蒲公英这样的能接受打工子弟的学校更好地成长。

但是国际学校和出国留学,似乎很难和我们传统印象中的这些民工子弟联系起来。在蒲公英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打破了固有的偏见与桎梏,凭借着超乎寻常的毅力和勇气,在懵懂的年纪做出了自己的选择,迈出了这一将会改变命运但又前路漫漫的一大步。

1 信念:心中有光

蒲公英中学2010届毕业生段孟宇就是这个群体中较早的探路者。她的经历无疑经典地诠释了“教育改变命运”。

段孟宇出生在河南周口一个不足200户人家的村庄里,出生后不久父母就去到了北京打工,她和弟弟留守在村庄的小学里读书。小学时跟随父母来到北京,踏入这所民工子弟学校,没有想到这个选择让段孟宇走向了人生的“转折点”。从此,这个女孩的路越走越远。

蒲公英中学毕业后,从英国UWC高中毕业,到大西洋彼岸的美国文理学院路德学院本科毕业,再到2020年夏天从哈佛教育学院研究生毕业,这个传奇般“逆袭”的故事成为每一个出身寒门的孩子不向命运屈服的榜样,激励着无数后浪通过教育改变命运。(点击阅读段孟宇的故事《教育改变了我的命运》)

“中国超过一亿留守和流动儿童中,不乏比我天资更好更努力的人。如果他们得到和我一样的教育机会,我坚信他们也一定可以做出很多精彩的事情。” 段孟宇这样说道。

2022年顺利考入常熟UWC的三位学生,窦予浩、任晓芳和李佳,也和她们的孟宇学姐一样,选择了一条最具挑战的路。“心中有光,梦想才会翱翔。” 这是蒲公英学校纪录片的片名,也是这些孩子的真实写照。

2 抉择:飞向何方

窦予浩、任晓芳在接受采访时回忆起当时得知被常熟UWC录取的情景,她们仍然激动不已,多年的梦想照进了现实,常熟UWC提供的全额助学金也为她们解决了经济上的难题。但这背后的艰难抉择和咬牙坚持也许只有她们自己最清楚。

由于户籍政策和家庭经济原因,蒲公英学校的孩子们并没有机会像本地学生一样在北京参加高考。要飞向何方?这是千千万万在大城市的“蒲公英们”所面临的共同困境。通常来说,他们在走到毕业岔路口时一般会面临两种去向:一是留在父母身边,去北京的职业学校继续学业;二是回老家或是其他城市读普通高中,争取通过高考考上大学。

窦予浩选择了第二条路,毕业后去到了河北廊坊的一所普通高中。但习惯了蒲公英学校追求多元发展、培养自主能力的教学模式,窦予浩十分不适应。“在蒲公英上学时,我参加了打击乐兴趣小组,喜欢在课后和同学们一起去练习打鼓,会很放松。” 现在没有了兴趣小组,没有了小组讨论,没有了志愿者哥哥姐姐,不论是学习还是生活都按部就班得跟着大部队走,成绩是摆在第一位的。

2.png

上:窦予浩(右二)在蒲公英中学参加NBA关怀行动;

下:与学校管乐队在天桥剧院演出

这让窦予浩想起了之前有梦想但没有敢去尝试的地方——UWC(世界联合学院)。记得刚上初一的时候,常熟UWC招生的老师和学长学姐就来学校做了招生宣讲会。当时的她就对这所可以和世界各地的学生一起学习、有着各种丰富多彩活动的学校满怀憧憬,再加上听说UWC对于家庭经济资源匮乏的学生提供助学金的机会,这颗向往的种子在窦予浩的心里落地发芽。在家人、朋友的支持下,她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边努力学习高中课程,边花时间准备UWC的申请。

窦予浩的父母和姐姐很鼓励她去尝试,但其实,很多和他们处境相近的家庭是不能接受这条道路的。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考虑的是满足孩子温饱,从没想过教育规划。当任晓芳萌生去常熟UWC的想法时,家里人并不支持。

任晓芳和UWC的结缘是在常熟UWC的学长学姐来蒲公英中学做支教PVO的志愿服务时。“他们向我们介绍UWC,教我们英语,分享有趣的电影或书籍,帮助我们增长见识、开拓视野。他们的出现帮助我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知道原来除了继续在国内高考,还有这样的成长路径。” 任晓芳回忆道。

3.png

任晓芳(前排右三)参加在常熟UWC的夏令营

正是因为与常熟UWC学生的相处,加之每年都有学长学姐考上UWC的消息传来,任晓芳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这所梦想中的学校。虽然初三有机会能申请UWC, 但是家里反对的声音此起彼伏。首先是要离开北京去一个陌生的城市独自生活,家里无法照顾难免担忧,其次由于父母对国外并不了解,获得的信息有限,觉得国外非常危险,再者未来出国的经费又十分高昂,经济条件不允许。这让任晓芳很是苦恼,左右为难。

她想到从哈佛硕士毕业回到母校蒲公英学校教授历史的段孟宇学姐,于是跑去和孟宇学姐倾诉求助,学姐的一番话顿时让任晓芳幡然领悟。她相信自己有独立自理的能力,能照顾好自己。同时,在听了学姐国外的求学经历之后,认识到外国并不是父母想象中的样子,很多学校也都可以争取全额助学金省去了很多经济压力。当自己变得更加坚定之后,说服家里人也不是什么难事了。

3 奋斗:逆风飞行

选择是观念上的突破,转一个方向就好。但是,真正要在逆风的方向飞行谈何容易。对这些孩子们而言,有这样的勇气已是难能可贵,而要为此付出的百倍努力更是无法想象。

在高一繁重的课业之余,窦予浩还要高强度重点突破英语,为备考UWC做准备。说起备考的过程,这个笑起来特别腼腆的姑娘淡定地说:“其实现在回想,那些努力也不算什么,就是多花些时间,比如别人周日有休息的时候,我会去看书;大家被强制睡午觉的时候,我躲在被窝完成了我所有的申请文书。”

4.png

窦予浩(左二)与同学和海外学生志愿者(中)

而支撑着这个15岁的女孩一路坚持的动力无比纯粹。“我想长大以后见到不一样的世界。” 她说,自小来到北京后,就一直跟着爸爸妈妈过着简单的生活,但也会通过别人的视角去看世界的另一个样子。她的愿望就是想通过自己的努力,能在长大以后通过自己的眼睛记录下这个世界不一样的风景,回来说给爸爸妈妈和亲朋好友听。“现在对我而言,只有努力学习能帮助我去实现这个目标。” 窦予浩的目光透着坚定。

一起备考申请的任晓芳还在读初三,同学们正紧锣密鼓备战中考。她清楚能获得常熟UWC的录取并非易事,自己如果放弃中考的复习,有可能就面临失学的困境。但是,要平衡两方面的学习,时间真的不够用。

于是,任晓芳就主动申请每天在正常晚自习结束之后,在空会议室再多留一个小时学习,偶尔值班老师路过的一句“加油”和小零食投送成了她疲惫时振作起来的精神慰藉。回到寝室,睡前和早起的时间不能浪费,时常都是伴着英语听力入睡,第二天又让英语晨读成为清醒神器。

5.png

任晓芳在博物馆参观

4 感恩:栖息何处

“蒲公英,蒲公英, 飞到西,飞到东。随风飘扬看世界, 悄悄落地没有声。” 这是他们传诵的《蒲公英谣》中的一句。可是尽管四处漂泊,但他们不甘无声,也在无数好心人的帮助下茁壮成长,向上挺拔。不因怀疑自身能力而畏惧申请UWC,更不因家庭背景而放弃机会。

回首这一路以来的跌宕,他们心中更多的只剩下感恩。蒲公英学校书写培养学生的十大目标,将公益服务心和感恩置于非常重要的位置。“感谢”是他们在讲述成长经历时常挂在嘴边的词。

6.png

志愿者们与蒲公英学校的同学们在开学前举办的夏令营

“感谢所有好心人的善意和热情,让我们跨越生活上的苟且,把目光看向一个充盈美好的远方。” 这是任晓芳发自内心的感慨。

在上学的时候,一批又一批志愿者去到这些公益学校支教。蒲公英的学生也很愿意用自己的力量去回报社会,去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我也想散发我的光和热,把温暖带给更多人,就像当初UWC的学长学姐们来到蒲公英中学,分享多元的文化,传递自信的力量,在一棵棵蒲公英的幼苗的心中播下梦想的种子,激励他们顽强成长。” 窦予浩说道。

熟悉的诗谣又在耳边响起。对成长起来在空中飞行的蒲公英而言,栖息何处是他们出发前就已经想清楚的事情。

5 梦想:逐梦远方

7.png

新校区门口的生命树

走进蒲公英学校的新校区,你会看到满墙朝气蓬勃的“生命树”。的确,蒲公英看似柔韧却异常顽强,他们四海为家,风雨兼程。即使逆风飞行,也能载着旺盛的生命力逐梦未来和远方。

对UWC的生活,他们充满期待。有几个词成为了她们的共识:

一、多元:同学多元,课程多元,活动多元,社群多元。

二、未知:结识未知的人,尝试未知的事,遇见未知的自己。

三、挑战:英文教学,不同的课程体系,需更多地自主安排学习计划。

四、包容:不以学习成绩为评判的唯一标准,接受不同的家庭背景,充分尊重每一个个体的差异。

五、有爱:这里有热心的师长和学长学姐,他们都很友善、耐心。

畅想未来,自小就热爱学习英语的任晓芳描绘了很多可能。“我最开始想做一名主持人,但后来了解到外交方面的翻译工作,也很想去从事英语翻译的工作。但具体要做什么,还要等去了常熟UWC之后再不断地去探索自己。”

窦予浩长大之后的梦想是想成为一个教育家。现在的她或许还不能深刻地阐述何为教育,只是觉得教育很重要,教育公平很重要。

你比自己想象的更强大。

(There is more in you than you think.)

这是UWC创办人德国教育学家Kurt Hahn的格言。扣问教育的意义,也许让孩子们有勇气去追寻一个更强大的自己,并能让强大的自己散发更多光亮影响他人,便是教育的价值所在。


苏ICP备16015809号-1
Copyright © 2016 UWC Changshu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常熟世联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