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讲会报名 VR探校 招生信息 在线申请 预约访校 Close
English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学校内网
支持我们 校历 预约访校
青年领导力
若无理解,焉得和平?若不相识,何谈理解?
莱斯特·皮尔逊

加拿大前总理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太平洋皮尔逊世界联合学院创校支持者

UWC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胸怀整个世界。它独一无二,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

纳尔逊·曼德拉

UWC名誉主席

 已故南非前总统

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梦想,就是为你们创造一个梦想中的学校。请走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他人的梦想!

赵宾

中国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国家理事会理事及常熟世界联合学院董事会董事

香港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 93 - 95

对理想和对有意义人生的追求是UWC最与众不同的特点并且对人的一生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王颐

中国常熟世界联合学院共同创办人及董事会副主席

哈佛上海中心执行董事

加拿大皮尔逊UWC 89-91届毕业生

世界联合学院是1963年在日内瓦创立国际文凭组织的国际学校联合会的十所学校之一。… 今天,全世界超过4000所学校开设了IB课程,IB已成为进入优秀大学的金钥匙。
约翰 · 丹尼尔爵士
世界联合学院国际董事会及理事会主席
世界需要卓越的领导者来应对当今错综复杂的挑战、矛盾及冲突。他们需要运筹帷幄,充分挖掘新的机遇。我们对UWC学生的潜力以及实干的精神充满信心--因此决定加大对UWC的支持。

谢尔比·戴维斯

UWC国际赞助人

谢尔比·戴维斯奖学金计划共同创办人

在国际环境中突显民族情怀 ,在中国沃土上栽培世界之林。

李萍

副校长

中国文化项目总监及虞山书院院长(中国项目中心)

青年影响力 | 从斯坦福毕业,我选择回国做教育

发布时间:2022-04-06

123.png

李成越

苏州市姑苏区弘毅小学教师/校长助理

斯坦福大学 2013-2017

UWC英国大西洋学院2011-2013

“你斯坦福毕业,怎么到这里工作?”过去几年,不论是我的学生、同事,还是工作中遇到的政府官员,都曾问过我类似的问题。

到一线去,其实本就是我前行的方向。

2017年毕业回国以后,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北京的一所创新学校,那里的学费是十五万一年。第二份工作是在河北张家口一所新创办的民办高中,那里的学费是八千一年。第三份工作是在21世纪教育研究院,作为农村教育中心的执行负责人,我的工作主要面向仅靠每年几万元办学经费维系运转的农村小规模学校。

1.png

与弘毅小学学生交谈

2021年9月,我回到离开了整整十年的故乡苏州,加入到姑苏区弘毅小学工作。弘毅小学主要服务新市民子女,学生来自五湖四海,家庭情况不一。在这里,我教四年级两个班的数学,每班45人,兼教三年级一个班的科学,并协助一个班的班级管理工作;每周总共12节课,外加6节课后延时服务。

从象牙塔尖的精英教育,走到基层学校,并非没有过程。在给予人珍贵的理想化的使命感的同时,精英教育往往也会给人一种可怕的悬浮感。只有真正开始工作,方才认识“扎根”之于教育的重要。

扎根,意味着接纳、陪伴和耕耘。

在弘毅小学,大多数学生来自于在苏州从事物流、餐饮、零售等工作的新市民家庭,大约四分之一的学生处在贫困、单亲、家暴等境遇中。对于任何一个教育者来说,在这里寻找问题都轻而易举:上学迟到;不交作业;不带饭盒;乱拿他人物品;往往张口就是指责和借口;教室满地都是垃圾……

然而,如果有心真正和学生交流,你可能会发现:上学迟到的孩子,可能是因为早上在帮鱼摊上的奶奶一起杀鱼;一个数学常常不及格的孩子,可能会跑过来和你说“谢谢老师教给我学习就是要一点一点地去弄懂”;一个调皮得让大多数老师都头疼的孩子,可能会告诉你每个周末他都努力捡废品卖钱以在新年时能给老家的哥哥姐姐包一个大红包……上学期末,我们组织了一次教师分享会,像这样的故事一天也说不完。

我之所以走上教育之路,源于一个巧合。

2.jpg

2015年夏 于云南腾冲明光镇

大二的时候,作为斯坦福中美学生论坛的组织者,我结识了的当时正在云南腾冲担任支教项目片区主管的罗德学者王赛。论坛结束时,他和我说,“来云南看一看吧”。大二暑假,我便来到腾冲,随他一起参访乡村学校。第一次真正踏进中国乡村的我,一下子被触手可及的大自然和传统与现代交织的生活元素所吸引。在我眼里,这些都是开展科学学习的绝佳素材。

令我失望的是,每到一所学校,我都会问孩子们最喜欢哪个学科,却没有一个孩子提到科学。孩子们把他们的科学书翻开给我看,整行划出的重点和“x月x日,已背”的字样赫然纸上。我突然回想起在英国UWC“教育周”(Education Week)一位校友嘉宾所说的话,“事与愿违地,我们的教育其实总是在扩大不公平”。一定是这样吗?

回到斯坦福,我调整了专业重心,在学习机械工程的同时,到教育研究生院选修课程。

3.jpg

2016年 斯坦福部分UWC校友聚会

(作者:后排左一)

4.jpg

2016年 斯坦福中美学生论坛团队

(作者:后排右三)

有意思的是,随着我对教育的思考和参与逐渐深入,我开始意识到,自己所经历的不同教育的对照,可能是让我对教育产生如此兴趣的根源——而世界联合学院(UWC)的教育,则是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粒种子。毕业多年,许多在英国UWC威尔士海边的校园里发生的那些曾经令我心潮澎湃的对话、课堂和活动印象早已模糊,但有一些最为核心的东西保留下来,在我思考教育的意义与方向时一次又一次地浮现。

5.jpg

准备在英国UWC的中国文化日上表演舞狮

我想,UWC的两年之所以让那么多毕业生留恋,不仅是因为“通过教育联合不同的国家、民族和文化,从而促进世界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的使命陈述的宏大,更是因为当一届又一届新生带着翻洋过海的期待和青春年华的迷茫从世界各地抵达校园时,UWC竭尽所能地让她的教育回应充满文化碰撞的校园生活。

或许,把生活本身当成财富,让教育回应生活,从UWC起,就已经成为了我的教育信条。

回国以来的几年,我努力通过教育公益、教育研究和学校一线等不同的角度,更为深入地去理解和参与中国的教育发展。一路上,我有幸能够结识许许多多教育届的前辈,他们的爱与智慧、勇气和坚持,给予我很大的启发和前行的力量。

6.jpg

2021年冬弘毅小学寒假科学活动

如今,对于教育公平和教育质量的双重追求,已然成为各界的共识。然而,愈发庞大的系统,往往关注不到个体,也难以照顾边缘的群体。要在不断割裂、内卷的社会中,追寻这些目标,对每一个教育工作者来说,就需要在统一的教材、固定的课表、定时响起的铃声——这些学校教育的标准动作之外,不断提醒自己:校门之外,还有一个日新月异的世界,和每个学生那独一无二的、充满酸甜苦辣的生活。

钱钟书先生曾说,“什么是世界?世界不在你之外,世界就是你脚下的那片土地。”对我的当下来说,我希望通过我和学生的相处,实现教学相长:不论身处怎样的境遇,都能够放下攀比和评判,保持好奇,学会共情和悦纳,并通过不断的学习和努力去创造更多的美好。这是UWC给我的启发,也是我希望带给学生的。


苏ICP备16015809号-1
Copyright © 2016 UWC Changshu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常熟世联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