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讲会报名 VR探校 招生信息 入学申请 预约访校 Close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学校内网
支持我们 校历 预约访校
青年领导力
若无理解,焉得和平?若不相识,何谈理解?
莱斯特·皮尔逊

加拿大前总理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太平洋皮尔逊世界联合学院创校支持者

UWC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胸怀整个世界。它独一无二,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

纳尔逊·曼德拉

UWC名誉主席

 已故南非前总统

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梦想,就是为你们创造一个梦想中的学校。请走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他人的梦想!

赵宾

中国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国家理事会理事及常熟世界联合学院董事会董事

香港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 93 - 95

对理想和对有意义人生的追求是UWC最与众不同的特点并且对人的一生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王颐

中国常熟世界联合学院共同创办人及董事会副主席

哈佛上海中心执行董事

加拿大皮尔逊UWC 89-91届毕业生

世界联合学院是1963年在日内瓦创立国际文凭组织的国际学校联合会的十所学校之一。… 今天,全世界超过4000所学校开设了IB课程,IB已成为进入优秀大学的金钥匙。
约翰 · 丹尼尔爵士
世界联合学院国际董事会及理事会主席
世界需要卓越的领导者来应对当今错综复杂的挑战、矛盾及冲突。他们需要运筹帷幄,充分挖掘新的机遇。我们对UWC学生的潜力以及实干的精神充满信心--因此决定加大对UWC的支持。

谢尔比·戴维斯

UWC国际赞助人

谢尔比·戴维斯奖学金计划共同创办人

在国际环境中突显民族情怀 ,在中国沃土上栽培世界之林。

李萍

副校长

中国文化项目总监及虞山书院院长(中国项目中心)

辗转于“家国”与“世界”的双行道

发布时间:2021-12-23

本期聚焦的人物是热衷于探寻历史中的家与国,又一直对做社区服务充满热情的耶鲁大学2022届本科生曾子沣。

1.png

耶鲁大学2022届本科生  曾子沣    
学院:Pauli Murray College    
专业:历史与经济双专业    
毕业高中:英国UWC    
参与的社团之一:Building Bridges    
推荐一本书:《墙》(让·保罗·萨特)    
推荐一部电影:《完美的世界》(1993)

在家乡海南成长至6岁后,随父母来到北京,16岁机缘巧合去英国UWC读高中,再到现在考入耶鲁大学,这些人生的辗转塑造了曾子沣不同的侧面。

探究过家族的故事,研究过清朝对海南黎族的治理,对1949年后新中国的历史特别感兴趣;另一方面,渴望和全世界各地的学生在一起,于中、英、美三个国度有过生活经历的曾子沣却格外不愿意强调国别的差异。

01. 从走进“世界”到忘掉“世界”

“真正让大家能成为朋友,是大家价值观相近,或者即使在很多事情上观点不一样,但也愿意去倾听。”

在升入高中之前,曾子沣和大部分中国的学生一样,沉浸于升学和考试的忙碌中,心中的目标是在中考和高考的洪流中取得优异的成绩,也许在大学以后才会考虑出国留学。然而初中一次偶然的机会,她了解到了世界联合学院(UWC),这是一所校园遍布全球的高中,学生们可以选择不同的地区,和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学生们共同学习。

第一次听到这个办学理念的曾子沣深深地被它吸引了:一方面,她渴望了解国外的教育体系;另一方面,一想到可以和来自全世界各地的学生一起学习和生活,她感到非常兴奋,也很期待。最终,她在结合自己的兴趣和家人的建议下,选择了世界联合学院位于英国的大西洋分校。

只身一人来到英国的高中求学、生活和她之前预想的差不多,在那里她和来自全世界的同学们在一起,也在那里她收获了很多人的友谊。回想起自己做选择的初衷,她说:“很多人可能跟我以前一样,认为和不同国家的人成为朋友是一件很酷的事情,确实在这里我交到了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但使我们成为朋友的并不是这一点,价值观和思想上的一致,对彼此的尊重和聆听,才是最重要的,过度地强调一个人来自哪里,可能会忽略一些更有价值的东西。”

2.png

高中对于曾子沣的改变除了对“酷”这件事的重新理解之外,还点燃了她对两件事的热爱,其一是社区服务。因为高中特别的作息安排,学生们可以在每天下午一两点结束所有课程之后自由地安排时间,曾子沣选择了加入一个社区服务组织,去做一些简单而又力所能及的志愿活动。她坦言这是之后选择重视社区服务的耶鲁大学的原因之一:“因为高中一直在做这方面的事情,所以希望大学也能继续为当地的社区做些什么。”

3.png

在耶鲁社团Building Bridges(同在蓝天下)支教活动中的曾子沣

在英国上高中期间,曾子沣还喜欢上了历史,她热衷于听老师从多方面解读一个历史故事,也喜欢在探寻过后对历史中的细节发表自己的见解。

“这个事情很美妙的一点是在于没有对错。”她逐渐发现,学习历史最重要的是找到足够的证据支撑自己的观点,或是从之前学者的研究中发现新的论点,在前人的基础上做出进一步的研究。她形容这个过程就像侦探小说中的情节一样,通过搜集证据证明已知或未知的事情,在整个抽丝剥茧的过程中经常还有意料之外的发现。最有趣的是,哪怕是相同的故事,不同的人会用不同的方法去解读它,从而达成不同的结论。“事实很重要,但看每个人怎么去解读这个事实更为重要。”

02. 探寻“家史”成为打开耶鲁大门的“钥匙”

“历史记录了社会整体的变化,每一个人的经历虽然难以得到官方的记录,但对于他的家庭来说也同样值得被记录。”

如果你非常喜欢一件事,但当你要走近它时,你反而会很慎重。这就是曾子沣选择大学专业时的过程。

申请季时,曾子沣意识到,相比于英国大部分大学那种一入学就确定专业,朝着一个方向深入研究的方式,她更倾向于选择进入美国的大学,先进行更广泛的探索,去尝试没学过的课程。这时,具有文科优势的耶鲁大学成为了曾子沣心目中最理想的目标,也成为了她选择申请的唯一一所美国大学。

4.png

曾子沣拍下的耶鲁校园

申请过程中,曾子沣的主文书写的是探寻家族历史的过程。高中一次无意间和外婆的对话使她对自己家族的历史产生了极大的好奇。每一个家族随着时间的推移,都多多少少被历史影响,也成为了历史中的一部分。她利用整个高中时期对家族的历史进行了追溯和研究,希望通过她的记录和感悟,能让自己以及家中年轻一辈有机会更好地了解自己的家,并将其传承下去。

“历史记录了社会整体的变化,每一个人的经历虽然难以得到官方的记录,但对于他的家庭来说却值得被记录。”这个过程让她更加生动地意识到,研究历史时单凭官方的记载是远远不够的,多去搜索一些其它角度的佐证也非常重要。也正是这样的探寻帮助曾子沣打开了耶鲁的大门。

5.png

曾子沣的宠物伙伴墩墩,她自称比耶鲁校狗Handsome Dan还要可爱

03. 专业锁定心理距离更近的家国史

“还是学中国历史让我内心更加澎湃一点。”

进入耶鲁大学之后,曾子沣果真围绕哲学、人类学和政治学等多学科进行了广泛的探索。这些课程给予了曾子沣不同角度的启发,但也让她更明确,并非那么强调理论的历史专业才是自己更有发挥空间的领域。

6.png

冷战史学泰斗、大战略研究家、耶鲁大学教授John Gaddis

让她感触最深的历史课是刚进入耶鲁大学时一门名为《历史教会了我们什么》的研讨课。不同于大部分历史课中对某段时期和确定主题的研讨,这门课的主讲老师、冷战史学泰斗、大战略研究家、耶鲁大学教授John Gaddis则带领大一的学生们讨论了一些看似笼统却很重要的问题,比如历史是一个怎样的学科,历史和科学的关系,历史能不能预测未来等等。

在Gaddis教授的启发下,曾子沣似乎打开了一个新的学习和思考的维度:“在你想要确定一个研究方向之前,可以先试着退一步思考历史究竟是什么样的一门学科,我们为什么要学习历史。”

7.png

身份认同感和归属感在出国留学期间始终影响着曾子沣。高中时她曾接触过世界各地不同时期的历史,但是当她在大二选到一门关于中国清朝历史的课时,相比于学习欧洲历史,她强烈地感觉到她会更加投入,寻找文献记载时也更加热情,“还是学中国历史让我内心更加澎湃一点。”

可锁定深入挖掘哪段历史却成为曾子沣路上第一个难题,由于自己出国较早,对古文的学习相对有限,很多文献研究起来比较困难。在检索和阅读资料的过程中,她逐渐找到了自己最感兴趣的历史时期:记载相对更多,材料阅读起来也更加贴近理解的1949年至今的新中国时期。

04. 服务于当下的中国

“我觉得耶鲁希望学生们不仅自己过得好,而是通过哪怕很小的改变,让身边的人或者更大的社区过得更好。”

除了学习的收获之外,留学给曾子沣带来的还有服务社区的习惯。“大学四年拿到文凭后,考虑自己过得好当然很重要,但是我觉得耶鲁也希望耶鲁的学生们不仅自己过的好,而是通过哪怕很小的改变,让身边的人或者更大的社区过得更好。”

疫情之前,曾子沣在耶鲁加入的三个社团全部与公益有关。这些社团没有因为疫情而停滞,特别是与中国有着深入联系的Building Bridges(同在蓝天下)。

8.png

曾子沣与Building Bridges小伙伴们及学生们的合影

Building Bridges是2008年汶川地震后几位耶鲁中国学子创建的耶鲁本科生社团。耶鲁大学的学生们联合了来自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和香港大学的大学生以及全球范围内的高中生,致力于募集资金在春假和暑假组织学生到中国农村地区支教,通过志愿服务和参与教学了解当下的中国乡村,为解决教育问题寻找长期可行的办法。

受疫情影响留在中国的曾子沣加入了这个社团前往云南会泽一所高中的活动中。不同于高考的内容,他们带去的更多是关于“心理健康”、“性别意识”,“兴趣发掘”这类不会出现在考试中,但对每一个成长中的孩子都很重要的问题。曾子沣也将大一那门对自己影响深远的课程《历史教会了我们什么》安排进了支教内容中。

“我们给他们带去了火花,但是觉得他们也在点燃我们。”尽管班级中大部分学生都是理科生,但他们思维的发散和积极的态度出乎了她的意料,这让她感受到了双向的影响。

9.png

不知不觉已经大四,曾子沣也在为自己毕业后的未来做打算。曾子沣考虑过读历史博士,但也纠结是否要一直走学术这条路。不愿把自己限定在一条单行道上,她决定攻读看似截然不同的国际法专业。

“从研究内容上来说确实会是不一样,但历史让我学会的许多技能,比如大量的阅读、写作,清晰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也是学习法律需要用到的。”在曾子沣看来,读法律带来的未来更加多样,选择也更丰富。在中国远程学习的一年中,她还一边紧张地准备法律考试,一边在律所实习。不过她却说,对于历史的学习和热情会一直伴随着她,成为她探索未来的依傍。


苏ICP备16015809号-1
Copyright © 2016 UWC Changshu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常熟世联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