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我受益于UWC的助学金,UWC的DNA就是做我们相信的事情
专访|我受益于UWC的助学金,UWC的DNA就是做我们相信的事情

在今年初的UWC新生选拔日,我校的Media Group知行小组学生采访了前来担任志愿者的香港UWC校友(2007-2009)李泳诗(Ida Lee)。Ida因为获得UWC的助学金才能够接受UWC的教育,之后继续在香港科技大学接受大学教育。 她在采访中分享了在UWC毕业后,如何继续践行UWC的使命,努力做一个变革者,用她的话,“做我们相信的事情是UWC的DNA。我们所有的人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来改变着世界。这个世界还有很多地方不尽人意,甚至令人失望,重要的是每个人都能尽自己的力量做出一点一滴的改变,让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她说:“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是如何获得助学金去UWC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常继续回到UWC,因为如果没有LPC,没有UWC,今天就不会有Ida Lee。”

Content

践行UWC价值观,做一个变革者

采访者:您曾经为UWC的选拔日做过多少次志愿者?是什么力量促使你坚持做志愿者的?

 

Ida:自从UWC 毕业,我就以多种形式和身份参与选拔日的工作,为UWC选拔优秀的学生加入这个大家庭。我曾经是一名协助者(facilitator),审评者,近三年我则作为香港UWC选拔委员会的核心成员之一,负责组织选拔日,对学生进行面试,我感到很高兴。因为在过去的几年中,我见证了申请者们的进步,比如当问及“你觉得全球性的问题有什么?”在过去,许多孩子仅仅会回答全球变暖是一个很严峻的问题。但是现在,青少年们们会讨论恐怖主义以及人们之间因为各种社交媒体而变得疏远。这让我感觉很新奇,更加被今天青少年们对于世界的探索和认知而着迷了。

  • 在香港UWC Challenge Day挑战日,即学生选拔日,作者(前排右六)与其他志愿者校友合影

 

采访者:这真是一个很棒的体验!UWC 的价值观之一是做一个变革者,离开UWC之后,你又是如何践行UWC的价值观呢?

 

Ida:我认为我们都可以以自己的方式来改变世界。这并不意味着你必须加入非政府组织才能改变世界。我在UWC时,不是很擅长技术科学这方面。比如,我在数学和经济学方面真的很糟糕。但我决定挑战自己。所以在我大学毕业后,我开始在银行工作。我知道,对于UWC校友来说,这可能不是一个典型的职业生涯。但我认为去银行是因为我真的想把自己放在战场上,面对股市,试图用这个平台来让我了解这个世界。因为一切都是相互联系的,那将是一个在这个瞬息万变的世界中,我能够进入这个世界的一种途径。由于银行业主要是一个男性主导产业,对于我来说,作为一名刚开始的女性投资者,我帮助客户进行交易。我一直想证明自己,我和我的团队中的其他同事一样有能力。我想向我的队友证明我的实力,也向我的客户证明。我在一年内实现了这一目标,并获得了我的团队成员和客户的信任。

 

我把这一点更推进了一些,我在我的银行加入了女性互动网络,以进一步推动女权主义不仅仅只是女性的主张,工作场所内的男性也可以分享这个信念。因此,如果你还记得,在过去的几年里,联合国倡导的He For She运动,让男性也可以帮助或促进这种女权主义或性别平等,而且不仅仅是在工作场所。这是我在工作场所内做出小改变的一种方式。

 

我也想向更多人分享女性如何在银行业取得成功。我去香港的一所大学参加MBA课程并做分享,从一个银行业的女性的观点来谈论这个话题。我们如何冲破性别的天花板?我们以何种方式能够鼓励女性不放弃职业,尽管家庭发生变化,比如说,你成家了,你有一个孩子?现在你需要保持工作和家庭平衡,我们正在努力提高意识,并实施一些措施,使工作的女性在工作和家庭都能表现出色。

  • 参加香港UWC25周年校庆

 

UWC教育不仅改变了我,也改变了我身边的人

 

采访者:作为一名女性,我受到了你的启发。那你的UWC体验对你的生活有什么影响?

 

Ida:一般来说,我经常会向自己和同行提出这个问题,尤其是当我们有机会在常熟选拔日与校友交流时,他们会来帮忙。在我意识到这一点之前,我很少想到这一点。我们大多数人都没有意识到,当我们从UWC毕业时,UWC的经历总是会像一个锤子在敲打我们。我们通常不一定意识到这两年改变了我们很多。但是,当我们进入大学或进入工作场所时,或许当我们接触更多的外面的世界,与更多的人互动,我们会意识到,UWC实际上逐渐对我们产生了影响。例如,我也帮助银行招聘。现在有更多的候选人,他们有完美的简历和精彩的演讲技巧。但在当今分裂的世界中,更强调批判性思维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我们如何集体思考,提出创造性的解决方案,解决昨天不存在的问题。我认为UWC,培训我们的方式,在合作环境中工作,真的帮助我们提高工作场所的整体技能。我会思考做事的方式,如何解决问题,UWC的经历对我如何做好工作也十分有益。

 

常有人问UWC如何改变了我的生活。我认为,UWC改变的不仅仅是我的生活本身,更多的是我渴望回到这所学校去帮助这项事业的愿望和激情。我的家人、朋友,甚至是同事都对此非常感兴趣:我对UWC事业的热忱究竟从何而来?他们有时也因此对UWC产生了好奇心。这就是UWC的影响力。它能使你身边的人都开始了解关注起它来。我还记得我的父母第一次见到我带回家过周末的UWC同学时的样子:母亲兴奋极了,准备了各种传统佳肴,并不时地介绍着这一道道中国的特色菜。那一天,我的父母第一次见到了西班牙人、斯里兰卡人和墨西哥人,这甚至是他们第一次在家见到外国人。我相信那天之后,他们一定会更加深刻地体验到我在这所学校所体验到的文化交流。我也为UWC能够在改变我个人的同时改变我的家人而感到由衷的高兴。

在UWC建立了跨越距离和文化的终身友谊

 

采访者:你在UWC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是什么?

 

Ida:我会说是我最难忘的一次经历是在学校里庆祝我的十八岁生日。那时候我们会一直等到生日前一天的午夜,然后为彼此在第一时间庆祝生日。我记得那个时候大家都会悉心策划这样一场惊喜。一开始时他们先是会假装和你谈论些作业啊学习方面的事情,之后其中一个人会突然遮住我的眼睛,然后让我在校园里走来走去去完成各种任务。他们会把我的手提箱放在男厕所的垃圾桶下面再让我去找到它并且带在身边。走在路上他们也会让我去采些花草之类的。最后再带我走回common room,所有人一起为我唱响生日歌。那真是一段非常美好的回忆,我至今还和其中有些好朋友保持着联系——即使我们遍布天涯海角。这种跨越距离和时间的友谊是我最最珍视的。

  • 香港UWC 20周年校友聚会

做一个有梦想的实干者

采访者:那么你想给UWC的学生提些什么建议?

 

Ida:我非常喜欢这样一句话:“世界需要梦想家,世界需要行动者,但最重要的是,世界需要有梦想的实践者。”在UWC环境中,我们讨论的话题很多,我们总有改变世界的想法。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如何将这些想法变成计划并实施。这也需要我们在这里学到的很多技能。我认为我们需要做我们相信的事情,这是一个UWC的DNA,特别是在现在的世界,每天你都会收到社交媒体的通知,告诉你许多不同的观点,甚至是虚假的新闻。对我们来说,拥有批判性思维能判断什么是正确的和错误的是非常重要的。最重要的是我们想为世界做出贡献,并利用这些技能来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

 
  • 受邀参加日本UWC开学典礼

 

受益于UWC的助学金,努力回馈UWC 和社会

 

采访者:感谢这些非常有用和及时的建议。在UWC学习期间,你最为自己感到自豪的是什么?

 

Ida:我认为是我的平面设计技能。因为那时我加入了教普通人如何使用Photoshop以及如何设计的课外活动小组。我学会了如何做简单的Photoshop技巧,我也加入了纪念品团队,当时我已经帮助设计出售各种纪念品。我也为纪念品团队的获利而感到幸运。但最重要的是使用我在LPC学到的知识并回馈学校。最近我们刚刚庆祝了我们的25周年纪念,即使我现在参加了工作,但我依然是学校纪念品团队的一员。因为我仍然对设计一些纪念品有很强烈的激情。制作这些纪念品并且卖出,这是一种筹集资金的方式。这能帮助学校创造更多助学金和资金,让更多的人受益于这种教育。我永远不会忘记我是如何获得助学金去UWC的,这就是为什么我经常继续回到UWC,因为如果没有LPC,没有UWC,今天就不会有Ida Lee。

 

采访者:非常感谢!

采访:赵睛,Media Group Zhi Xing

视频:王竞择;剪辑:赵晴

翻译:赵晴、沈为远、姚子骅、徐高骏,王竞择,王清杨

图片:李泳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