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常熟UWC新任命校长Pelham Lindfield Roberts :UWC的愿景是将理想主义转化为行动

UWC未来的愿景是将这种理想主义转化为行动:支持我们的校友和毕业生的理想主义,并将其转化为有意义的行动,在世界各地的社区,无论这个社区在哪里,在何时。

2018年03月21日

去年底常熟UWC宣布Pelham Lindfield Roberts先生将于2018年8月接替Robert Clarence校长,成为学校的第二任校长。Pelham现任印度马轩德拉世界联合学院(UWC Mahindra)校长,早期担任和平及冲突研究学和历史教师,并在英国大西洋世界联合学院担任救生船服务项目组组长及宿管导师。Pelham过去五年在印度UWC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他专注于该校的课程发展,包括在系统思考及人与国家和文化课程中引入教育“核心”概念及创新课程,旨在更加直接地把UWC的使命和IBDP课程融合在一起:他还致力于创建一个和谐而又健康的UWC社区,明确UWC在印度可以发挥的相应的社会责任;支持帮助印度UWC与当地社区之间建立起伙伴关系的Akshara Initiative项目的发展,旨在共同成长,推动改变。

 

前不久,我们有机会采访到Pelham,更多地了解他的UWC历程、对UWC事业的展望及对常熟UWC的愿景。

  • Pelham Lindfield Roberts将于今年8月担任常熟UWC校长

二十三年的UWC 历程

采访者: 欢迎您来到常熟UWC。非常高兴今年8月您就将成为常熟UWC的第二任校长。我知道您是资深UWC人了,您能介绍一下您如何开始您的UWC之旅的吗?

 

Pelham:我与UWC的缘分始于1995年,当时我加入了英国大西洋UWC担任教师工作。在英国大西洋UWC有些代代相传的故事,比如安女士的鬼魂依旧在古堡中徘徊,只为等待参加十字军东征的丈夫回家,然而我更清楚地知道的是,在1973年,有15位中国青年来到英国大西洋UWC求学。而到我加入之时,已过去了22年,我们仍需想方设法地让大学招生官理解IB教育的价值所在。全球的UWC院校都致力于领导开发一些前沿课程,比如我曾在英国大西洋UWC以及IB组织中所负责开发的一门课程——和平与冲突研究。其间,我也曾差点去当时新建的挪威红十字UWC就职,如果那样的话,我就能早点认识常熟UWC的创办人及董事会主席了,并能更早地建立起我们之间的友谊。在教课之余,我还会开救生艇,组织去中东的项目,并和我的太太Ulrike一起担任学生宿舍楼的宿管老师。在英国大西洋UWC工作十多年后,我先是前往Kurt Hahn在德国创立的第一所学校执教,后又到斯威士兰UWC从事学术研究工作,在那里Ulrike教授德文。在南非和美国的两所非UWC学校担任校长工作之后,我被任命为UWC Mahindra(印度UWC)的校长。在印度UWC我继承了关于世界研究拓展论文的创新工作,这个项目是为了培养和发展21世纪领袖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

 

采访者: UWC Mahindra 发展得非常好,作为UWC Mahindra的校长,你最自豪的成就是什么?你看到的最显著的变化是什么?

 

Pelham: 我最自豪的是把已有的创新又向前推进。幸运的是,我从印度UWC早期的领导人那里继承了一个美好的愿景。 印度UWC位于农村,这就为学生们创造了能够接触到校园之外的各种各样的人和环境的可能性。我们不仅仅是山顶上的一个泡沫,就为240名学生提供教育。我们是推广UWC教育理念、社会正义和UWC价值观的催化剂。我们影响着我们附近印度农村山谷里的年轻人,他们又影响着我们的学生。我尽我所能来确保这一潜力得到充分实现。我希望越来越多的人接触到UWC教育的价值观。我们希望看到两个积极的结果: 对学生的影响和对他人的影响。

  • Pelham接受Anand Mahindra先生(左二)支持学生奖学金计划的捐赠支票

另一个我希望我们已经取得的创新是关于学习的教育学 (pedagogy of learning)。学生们从现实生活中学到越来越多的东西,接触越来越多的现实世界的问题, 现实世界的困扰。他们不仅学习课本上的知识, 学业上取得优异成绩, 同时通过真实环境获得知识和理解,提出问题,通过合作、创新和行动寻找答案。他们采取主动而不是被动的态度。在印度UWC,这方面越来越成功。 我们一直在发展体验式学习的能力。培养领导者所需要的同理心、创造性的社交能力,同时提高IB学生在他们所选的学科中所能获取的知识。

对 UWC 事业的展望 

采访者: 在常熟,我们把我们的课外活动称为“知行”,把知识付诸实践。我相信在这方面, 您将会给我们带来很多经验。我的下一个问题是,参与到UWC事业这么长时间以后,UWC是在什么地方依然能给您带来惊喜?

 

Pelham:在UWC,学生们总是超乎我的想象力,给我惊喜。当我在1995年加入大西洋学院的时候,IB才刚刚为人所知。它仍然需要证明自己,在国家的课程体系内清楚地表明IB的长处。在早期,UWC十分有创意,创造性地将来自不同背景的学生们聚集在一起,互相学习。现在由于全球化,我们可以在国际学校、首都城市和世界各地的二、三线城市找到也是具有多样性的学校。有60个不同国籍的学生在一所学校可能不足为奇。而UWC的神奇之处在于这是学生们怀有共同的动机和理想聚在一起。不仅仅是因为他们的父母碰巧在同一个城市工作,他们的孩子因此在一起学习,或者因为父母为他们的孩子选择了一所学校。UWC的学生们聚在一起,是被一种冒险精神和理想主义所吸引,学生之间互相学习,这是他们自己做出的选择。这是UWC教育最重要的一点。任何学校对学生的最大影响都来自于他们的同龄人。不管他们的老师有多好,最重要的影响来自于在教室坐在你两边的同学,分享一个宿舍,或者一起参与一个项目的同学。我们的学生之所以决定在UWC学习,是因为他们想要探索、提问和相互理解; 是因为他们是好奇的。因此我认为在UWC是一个美妙而又令人惊喜的机会。我们越是以学生的体验和经历展开我们的教育,这样的教育就越有价值。我想好好地利用这一点!

  • Pelham 在学校的一次会议上发表讲话

采访者: 是的,另一个对我来说是非常独特的,令人兴奋的是UWC不仅把不同国家的学生聚集在一起,而且是来自不同的背景,不同文化和不同的社会经济背景。

 

Pelham: 的确是的。这是将不同的观点结合在一起的重要部分,教授我们的学生领导能力,倾听并向不同的人学习,他们有不同的观点,学习如何互动,交流,理解,珍惜。在其他的国际学校里,他们没有考虑到这些,学生们不是抱着专门要去与多元背景的同学交流来到学校的。UWC为学生提供了学习和领导的独特机会。

 

采访者: 非常同意! 这让我想起了哈佛大学校长Drew Faust在她2017年的对新生演讲中表达了同样的想法。她说:“许多最重要的想法不是来自教授、实验室、书本或线上作业,而是来自坐在你旁边的人。你所将拥有的许多新观点和看法都将是你与同学互动的结果。这就是背景、经验和兴趣的多样性的重要性。”

 

Pelham: UWC创始人Kurt Hahn称这两年或者在常熟有的学生是三年,是“充满理想主义的年龄”。这是年轻人尝试和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时期。在这个年龄,所有的年轻人或多或少都会尝试新事物,不管他们是自己一个人去尝试,还是和别人一起尝试,某种程度他们都在冒一定的风险,并在这个过程中学习。在UWC,我们给他们创造了让他们去尝试的环境。这是我们需要维护的UWC的独特之处。在具有理想主义的年龄,我们可以允许学生在课堂内外进行探索。

  • Pelham与学生一起“嗨”

采访者: 也有人称之为神奇的年龄。

 

Pelham: 是的,神奇的年龄,任何事都会发生。正如UWC的长期赞助人Shelby Davis所说: “世界需要梦想家和实干,我们更需要有梦想的实干家。有许多梦想家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作为UWC教师的工作是帮助我们的梦想者,不仅有梦想,而且能实干!

  • 陪同UWC长期赞助人Shelby Davis夫妇在印度普纳访问了解UWC与当地合作项目的发展

采访者:对,要成为推动改变的人。您对未来的UWC事业有什么看法?UWC面临的挑战是什么?

 

Pelham: UWC未来的愿景是将这种理想主义转化为行动:支持我们的校友和毕业生的理想主义,并将其转化为有意义的行动,在世界各地的社区,无论这个社区在哪里,在何时。世界需要UWC事业的价值观来应对迫在眉睫的挑战。1962年,面对核武器的威胁,UWC的事业是需要的。这一威胁在冷战后再度出现,面对新势力、新武器、新的个人及国家的自负,我们需要能够超越自我的领导者,他们掌握技术、懂得政治和心理,他们可以挑战那些为自己的权力辩护而到处树敌的人。这样的理解对于年轻的领导人来说是必要的,这样他们就能看穿政治辞令和挑战偏执。我们需要我们的学生挑战偏见和歧视,质疑建立在恐惧之上的权力。

 

当UWC事业刚刚开始时,人们非常重视领导力,但在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领导力变成了一种过度使用的陈词滥调。人们不再谈论领导力,但现在正在讨论一种不同的领导力,领导力是可持续的、持久的和能激励其他人的能力。这对于UWC人来说是我们应该面对的一个挑战,要建立对“领导力”的重新认识,我们应该领导的是一个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尽可能和平的世界,资源能够共享和循环,而不是消耗殆尽。这是让我感兴趣摆在我面前的一个挑战。

开启UWC 事业的新征程

采访者:这是我希望今后能与您进一步深入探讨的问题。那么您是如何决定从印度UWC到常熟UWC的?

 

Pelham: 我和王嘉鹏主席和我的妻子谈过后做出了这个决定。

 

采访者: 我从您的任命宣布上看到,对您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Pelham: 确实是的! 我没不打算离开印度。我在印度UWC很开心,还有很多重要的工作要做,但是我去年7月份和我的儿子一起来到中国,我的儿子是常熟UWC的一名学生,我此行的发现让我很兴奋。我认为来中国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常熟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城市,而UWC的教育可以在中国发挥其影响。世界各地和中国的怀着理想主义的年轻人在一起共同学习,我无法想象现在在教育行业里还能找到比这个更刺激的工作了。所以这真的是一个令人兴奋的,有意思的,令人激动的机会。当我看到学校,看到常熟,然后和嘉鹏交谈,再和我的妻子聊了聊,这就是我如何做出这个决定的过程了。

 

采访者: 您的儿子在这里读书的经历对你做出决定是否有影响?

 

Pelham: 是的, 当然。通过我儿子的眼睛,我看到了挑战和可能性。我儿子Geireann曾在4大洲8个不同的国家住过 (英国、德国、斯威士兰、南非、美国、印度、中国和挪威),他在5个不同的UWC和Kurt Hahn的第一所学校生活过。通过他的眼睛来理解他学习生活的地方当然对我的决定是有影响的。

对常熟 UWC 的愿景

采访者: 印度UWC的工作经历,会给常熟带来什么经验和教训吗?在和我们的董事会有过交流, 又在学校逗留了几日之后。您认为您现在已经可以分享一些想法了吗?

 

Pelham: 我认为我们需要把学生的学习带到现实世界中去,与现实世界的问题结合,与世界所面临的挑战结合,也要把这些问题放在当地环境中考虑。我认为这非常重要。我之前提到过,学生不应该被困在课本里,他们需要学习课本,也要把他们学到的东西应用到他们周围的世界里。然后他们需要就这些问题进行讨论。这是我从印度UWC学到的。同时也要充分利用住宿的环境、社区内的社区提供的条件学习。

  • Pelham 与教师考察一个跨学科的科学项目

我在印度UWC意识到,在更大的社区内建立小社区的重要性。在常熟UWC建设这些社区将是非常重要的,培养一种归属感,一种围绕不同群体的归属感,并确保让学生参与一起寻找解决方案。让他们牵头,我们引导和支持他们,不要不管他们。我们的学生仍然需要成年人的支持,以确保他们的身体和心理安全,在他们附近,不太近,也不太远,而不是过度帮助。

 

采访者: 和印度UWC比,常熟UWC还只是婴儿,你认为常熟UWC所面临的最大的挑战和最大的机遇是什么? 您在回答上一个问题时提及了一个很重要的一点关于常熟UWC作为一个社区远大于印度UWC,这是否也是挑战?

 

Pelham: 社区是非常重要的。建立一种共同的目标感很重要。常熟现在要做的,就是通过建立传统和仪式在社区中嵌入一种强烈的认同感和文化。世界各地的社会,年轻人从童年到成年的过程,都有他们的传统。那么,常熟UWC将会形成哪些惯例和传统呢?我们必须与我们的学生一起努力,找出并创造有意义的传统,而这些传统将贯穿整个21世纪,部分是自发地,部分是设计出来的,来创造一种共同的、有目的的体验。

  • Pelham与“为印度而教”(Teach for India)公益组织的赞助人及 UWC Mahindra学生一起

2019年毕业的学生和他会在2059年毕业的孙女或孙子, 如果都是常熟UWC的学生,他们应该对作为常熟UWC的学生意味着什么有着共同的感受。我们必须创新地培育出常熟UWC的文化, 让学生和教师及其他人都提出他们的想法, 这样那些来到常熟UWC的人将会有共同的体验,共同的传统, 共同的挑战、共同的机遇。作为一个机构,这是她在成熟的表现,体现了我们是谁,我们代表着什么,什么对我们是重要的。印度UWC给予那些在1999年毕业的学生的体验,和将在2019年毕业的学生的体验是一样的。它来自于学校的建筑,也来自于那些奠基者的价值观。思考真正什么是重要的是令人兴奋的:“什么可以定义我作为学生的经历?”教师应该如何引导、激励和鼓励学生?是什么可以定义我们学生的经历? 在21世纪,对于中国和世界,什么才是重要的? 哪些价值观能够塑造学校的经久不衰的特质和声誉?

 

采访者: 非常认同您强调的建立传统和文化的重要性。我相信我们的学生将非常渴望成为建设这个社区的传统的一份子。那么,在过去的几天里,在常熟UWC,有什么让你特别印象深刻的观察吗?

 

Pelham: 这是一个非常快乐的社区,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潜力,我非常享受与校园里的学生,老师、员工的交谈。我也很高兴与常熟市委书记、市长会面。他们对UWC的兴趣和支持令人深

  • Pelham及夫人Ulrike ( 中)与Shelby Davis 一起

采访者: 您对我们的学生有什么建议吗?

 

Pelham: 充分利用在常熟UWC的机会,让它成为你人生征途的开始。最后,我必须说的是,我的夫人Ulrike是我的职业生涯的重要的一部分。她给了我巨大的支持。没有她的支持,我一个人无法完成这么多事情的。

 

采访者:  当然,相信她对您来说是最重要的。谢谢您的建议,也再次感谢您接受采访。

照片: 印度UWC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