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行合一:我从我的学生身上学到了什么|UWC桃李春风(五)
知行合一:我从我的学生身上学到了什么|UWC桃李春风(五)

本期桃李春风专栏的分享来自我校的英语老师马超(Michael Martell)。他来自美国,毕业于美国知名的维克森林大学(Wake Forest University)的英语专业,之后又获得芝加哥大学的人文学硕士学位。他热爱教育行业,职业生涯一直都在教书育人。他不仅中文口语流畅,还可以直接用中文写文章。当邀请他写这篇文章时,他自信满满地表示可以直接用中文写,中文水平略见一斑。在短短的一年常熟UWC的经历,他已经对UWC知行合一、学以至用的体验式教育深有感触。

 

他的一位学生这样写道:“马超老师对教学的热情和对学生的耐心,使他成为一位非常受同学们爱戴的老师。他不仅英语语言文学知识丰富,还可以熟练运用汉语及其他多国语言。他的学生无论来自哪里都很享受他上的课。他也是一位负责的老师,每当我们遇到问题时,他都很乐意与我们交谈,分享他的人生经历和给予建议。对我们来说,他不仅是一位好老师,更是一位好朋友。”

Content

我高二的时候,英语老师对我说,“我不能想象你在现实世界中能生活下去。” 我知道她是开玩笑的,但我还是有一点不高兴。我只上她的英语课而已,她怎么知道我在“现实生活”中会做什么?所以我就说“那没关系,我在现实世界活不下去的话,我就会去当老师”。

 

比较讽刺的是我后来真的成为了一位英语老师。那个时候我的想法是错的:我以为当老师是一种与“现实世界”隔绝的职业,因为老师的生活属于学校的泡沫里。可是老师对我的评语也犯了相同的错误,她这么说会给我们学生感觉在学校的生活跟“现实世界”的生活是不一样的,同时也暗示了我们在学校做的事不能帮助我们为未来做准备。

 

我来常熟UWC当老师的一个原因是因为UWC的教育哲学跟这个错误的概念完全不一样,创始人Kurt Hahn特别重视体验式学习,就是说,为了真的了解某种知识,要自己实践。用中国的成语说,就是“知行合一”。作为老师,我经常要反省这个道理。

  • 作者是杨皓如同学(右)Passion Project的指导老师 杨皓如同学手中拿着她自己撰写和出版的书“A Family on the Plateau”

到了UWC之后,我们知行老师给我们解释为什么我们CAS项目叫“知行”,就是因为明代哲学家王阳明写的“知行合一”那句话也代表体验式学习的概念。原来,王阳明提出“知行合一”那篇文章是为了反对顾东桥的“知先行后”的思想。在王阳明的眼里,知识和实践是分不开的,他还写道“一念发动处更是行”,就是说,思考一件事也算一种行动。如果你在想一件事,你已经开始了行动。王阳明的思想很深刻:例如,知行合一那个词也代表做人的道理,就是要言行若一,不要怕忠言逆耳,也千万不要虚伪。听完这种解释,我就更期待了解在UWC常熟学生和老师怎么实现体验式学习。

 

我在常熟UWC工作的第一年没有让我失望。在体验式教育方面,常熟UWC的优势甚至超过了我的预期。这可能是因为两个原因:因为学生来自那么多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我们都有机会从新的视角来看待我们的世界,而且在UWC,学生跟老师都共同承担实现我们“知行合一”理念的责任。学生不仅要从老师那里学习,也要自己独立地学习,从同学那里学习,或跟社区其他人分享他们学到了什么。学生当老师,老师当学生,大家互为师生。

全球问题论坛 

我们的全球问题论坛Global Issues Forum(GIF)恰如其分地展示了“知行合一”和“互为师生”这两个理念。每周一,学生和老师都有机会报名,给全校介绍一个全球的问题,然后所有的学生和老师有机会一起讨论。在讨论中,每个人可以表示自己的看法,不要怕被评判。可能给我最深的印象的GIF就是关于美国政府怎么影响了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三名学生不仅介绍了他们对此问题的研究,也分享了他们个人在这两个国家生活的经历。在我自己的国家(美国),很少有机会从这个观点看这个问题。

Passion Project 

另一个好例子是我们Pre-DP,相当于十年级的学生做的passion project。我今年有机会做五名学生的passion project指导老师。从开始到结束,每一名学生独立地做自己的研究:设计自己的研究计划,创造一个作品,然后给全校介绍他们做了什么。passion project不仅给学生体验式学习的机会,也给指导老师机会向学生学习。

 

例如,为了分享一名同学对硬笔书法很有热情,他研究了怎么教硬笔书法,后来他创造了他自己的课程。还有,另外两名学生研究了她们自己的老家的历史,然后用英语写关于她们老家的小说。过程中这三名学生都遇到了不少的困难,但最后成功了。不管有没有实现原来的目标,他们都通过体验式学习学会新的技能。现在虽然passion project已经结束了,但还有一些学生还在继续做他们的项目,就说明最恒久的教育方式会让学生自己掌控自己的学习,而且,掌控了之后,不一定再需要老师。

 
  • 邓之聿同学(前排)展示他的Passion Project硬笔书法

知行项目及社会服务项目周 

不得不说,知行项目也给所有学生“知行合一”和“互为师生”的机会。今年我有机会当创意写作知行的指导老师,有时也会参加中文书法知行的活动,还有社会服务项目那一周,我和另外两位老师与十六名学生去海南保亭思源实验学校做义工。那一周,学生要做老师的角色:要备课,上课,然后晚上的时候反思怎么提高他们的教学方法,怎么帮他们的学生学习。例如,一名日本的学生和他的同学准备了一节关于日本文化的课,但第一天效果不太好。反思后,他们设计了一个更多互动的课,学生就更愿意参与了。其实最后我们UWC的学生都感觉我们学到的比教给他们的还多。因为百分之九十保亭思源的学生是黎族人,我们学到了一些黎族歌曲,舞蹈。可是更重要的是所有UWC学生都可以体验当老师。对于知行活动,我觉得学生和老师在同一水平线上:无论你扮演什么角色,都要靠你自己把活动变为有意义的经历。

  • 常熟UWC学生向海南保亭思源实验学校学生学习黎族竹竿舞

当我高中时,我以为学校的生活跟“现实世界”是分开的,但现在我觉得两者之间划清界限会加剧这个很普遍的问题:就是学生不能完全准备好做他们毕业后要做的事情。虽然这个问题可能是避免不了的,但我认为还是应该尝试把学校和“现实世界”中间的裂痕弥合起来。UWC学生给我最深的印象是他们一直愿意这样做。不像我当时的高中。我们UWC的学生意识到他们会影响很多不同的社区(本地的及全球的),并持续产生积极的影响。

 

坚持“知行合一”的教育理念,不仅需要学生们积累知识、提高技能,也需要他们愿意独立地面对挑战,甘愿冒险。不管在教室里还是课堂外,UWC的社区鼓励每一个人在“现实世界”尝试把理想变成现实,言行一致,知行合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