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莫斯塔尔废墟下穿行,却仍满怀和平的梦想——为什么我们发起了自己的播客?
在莫斯塔尔废墟下穿行,却仍满怀和平的梦想——为什么我们发起了自己的播客?

“我们的播客的宗旨是希望架起一座将一个个有故事的青年和老师与整个世界连结起来的桥梁,增进世界各国人民的相互理解。”

Content

在巴尔干半岛小国波黑的莫斯塔尔(Mostar)上学已近一年。回想踏出简陋的萨拉热窝机场那一刻,眼前的蓝天白云,完全感受不到这个国家经历的分裂。随后的半年里,目睹学校门口银行被抢,耳闻杀人逃犯在几十公里外的小镇为非作歹,宿舍附近凌晨有人持刀蓄意伤害……媒体上类似的报道标题屡见不鲜,我才逐渐意识到原来民族争端离我如此之近。

 

能给这里人们带来希望的,是在莫斯塔尔废墟下穿行,却仍满怀追寻和平梦想的一个个少年。

 

波兰的同学Antek ,在几个月前有幸被邀请到一项播客上进行采访,当我们谈起这件事,感受到了这种传达声音的力量,突然就冒出了要发起一个自己的播客的想法。我们如此幸运:在波黑UWC,有着来自100多个国家的同学和老师。 他们自己甚至同学的父母,都有着许许多多、形形色色的故事、不同的背景、独特的经历和轶事。更重要的是,他们乐意通宵同我们畅谈他们所熟悉的世界上每个角落的点点滴滴。——为什么不让世界听到这些声音呢?从布置录制间,获取录音设备,得到学校支持,询问一个个同学他们是否愿意接受采访… 这些复杂的工作在一个月内便全部完成,我们被他们的热情感染,受到极大的鼓舞。

  • 我和波兰的同学Antek (右)一起主持播客

 

目前我们录制了13集,发布了10集。每集都有不同的故事,不同国家,不同种族的可爱的人们跟我们分享意想不到的故事。

 

我们最新的其中一集采访的是一位来自叙利亚的同学Engy。2011年,叙利亚发生全国大型示威活动。世界的另一端可能风平浪静,而在中东霍姆斯的某个角落,刚上预初的她站在家里的阳台上,正够着铁栏杆目睹着楼下平民流血。她说,每天上学时她都要担心明天是否还能见到父母,课上到一半,听到炸弹响起,大家都围着老师求着要打电话;在家里,她的父母只能无助地以调高电视音量来稍稍使她和弟弟分心。可最后我也听到了她对家乡描述令人出乎意料的一面。“你听到轰炸声,但两小时后就有人在那里了。他们收拾废墟,擦干血迹,店铺重新开张。他们会跟你说:‘是,这儿被炸了,我们很难过。但我们想活下去’”。那里的人们热爱生活,他们想方设法也要坚强地活下去。他们愿意去重新开始生活。一遍,一遍,又一遍。

 
  • 来自叙利亚的同学Engy讲述她的家乡的人民坚强地面对生活

 

我们也有幸邀请到去年轰动了媒体也在学校公众号进行了报道的波黑UWC校友黄瑞杰(Jerry )—— 他勇敢地在去年夏天从土耳其骑行到中国,成为最年轻也是第一位领略整段丝绸之路的骑手。经过80天,骑行4033公里,走过土耳其、伊朗、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阿塞拜疆… 他经历了惊、险,也有喜、乐。他同我们分享了一段他骑行隧道的故事。“身后的汽车的引擎像个怪物一样步步逼近我,我当时吓坏了…” 同样也有他感受到的人间温情的故事。在跨越土库曼斯坦和伊朗边境时,他身上毫无分文,没有办法交过境费,当时他尝试了各种方法,急得焦头烂额,不知自己会困在这个边境多久。而就在要准备在这个无人烟之地过夜时,一个土库曼阿姨拍了怕他的肩膀:“怎么啦,小伙子?”在向几个阿姨讲述完他的情况后,几个阿姨竟开始掏出他们的钱包,一美元,一美元凑足了过境费… Jerry 感激不已,将他带的土特产和纪念品赠与她们,阿姨们却微笑道“欢迎来到土库曼斯坦!”。“我的眼眶也湿了”,Jerry 回忆道。坐在麦克风一旁的我们也呆住了,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正是UWC所鼓励的探索精神,UWC 的价值观所强调的跨国界跨种族的理解和善意,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都可以发现。

  • Jerry同学分享他的丝绸之路骑行

 

 

  • 来自奥地利的Thomas深感和平来自不易

 

来自伊斯坦布尔的二年级Lin。她的学校很特殊,处于伊斯坦布尔的正中心,因此一直以来都有着良好的学术声誉,直到最近土耳其的国内动荡。她作为一个无神论者,在宗教氛围内感到不安。在地理课上老师讲完一个概念然后叫她的名字问“这难道不就证明了阿拉真主的存在吗”。课堂上她没有学到知识。她对UWC深怀感激之情,激动地说,UWC不仅给了她重获教育的机会,更让她有机会去跟来自五湖四海的同龄人和老师分享自己的经历,“大家都要听腻我那些土耳其的故事了,”她打趣道。可也正是这种愿意分享和愿意倾听的前提下,她才会在这两年来不倦地娓娓道来。

 

最令我们高兴的是,身边人听播客后的积极反应。一个伊朗同学到我跟前,聊起他在难民营认识到的其他伊朗人,说他们将会是如何出色的采访对象;还有爸爸是政府官员的黑山同学、在德国从事外交工作的马其顿老师、爸爸是居驻在肯尼亚外交机构的加拿大同学.... 这些充满故事却不为人所知的每个UWC学子、老师、校友都向我们表示了他们对Bridge of Stories 播客的信心——我们迫不及待采访他们,将他们独特的故事,不论种族、国籍、年龄,分享给麦克风另一头的世界。

 

虽然背景迥异、故事包罗万象,有一点我无数次听到的,便是UWC给这一个个个体带来的力量。在和Engy 快结束采访时,我们问她是否觉得叙利亚这个国家还有希望。她脸上,出乎我们意料,泛出笑容——“只要大家还充满爱,充满生命的力量,没有什么不行的。”她温和却笃定地说道。“来到UWC之后,我一开始很惊讶…”她提到刚来UWC时的文化冲击:那么多民族的人观点各不相同,尤其是对叙利亚这样复杂的问题看法不一。她也开始质问自己,开始去倾听,去理解,在异同中寻找相同之处,在冲突中寻找交流的可能性。

  • 6月11日Economist(经济学人)记者Ana Landes前来学校采访我们

音质不够好,音乐不够到位,有同学不愿意被采访、甚至录制过程中应用程序的崩溃... 我们所面对的挑战还很多。可我们坚信,只要去做,去尝试,去想方设法,就能够把这种理解的凝聚力传播出去。我们也在践行着UWC的使命,为推动和平尽着一点一滴的努力;世界和平虽然仍遥不可及,可我们相信从一个小小的麦克风,我们传播的一点一滴的正能量会发挥巨大的影响力。

 

从这个想法的萌发,到在家具店的大采购,编写问题、开场白、分析… 我们在小小的工作室乐此不彼。凌晨的Mostar小镇上总能看见某栋教学楼里的那一缕暖光。那便是我们,正在竭尽全力,将不同的人、事、物串在一起,向全世界展示21世纪来自世界各地满怀理想和志向的青少年是如何讲述他们的国家和自己的故事。

 

6月20日,我们非常兴奋地得知我们的播客节目“What Does War Mean to Syria? Engy's Story ”进入了“纽约时报”高中生播客比赛第二轮的决赛名单。

 

我们的播客名字叫Bridge of Stories, 中文翻译过来是故事之桥。为什么是桥呢?莫斯塔尔的老桥建于波黑战乱后,意在将这个城市里分裂的民族连接起来。我们的播客也是这个宗旨,我们也希望架起一座将一个个有故事的青年和老师与整个世界连结起来的桥梁,增进世界各国人民的相互理解。

 

在Facebook,Spotify,Apple Poducasts, Google Podcasts等平台搜索 “Bridge of Stories” ,收听播客节目并了解更多桥上的故事。

 


作者:王裕昕,常熟UWC FP 2018届毕业生,现就读于波黑UWC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