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所好学校应该能帮助学生突破思维安全岛
一所好学校应该能帮助学生突破思维安全岛

在你寻找能让你具备为未来进行创造的能力的教育时,不要只被时髦的术语和冠冕堂皇的措辞所吸引,要去观察一所学校是如何将固有观念解体,并激发不同的认知的碰撞,这才是最重要的。

Content

关于作者:

 

Karen Kiene毕业于香港UWC,之后在美国罗德岛设计学院(RISD)主修工业设计并获得学士学位,又在波士顿大学获得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她曾在四大洲居住成长,这份经历让她对个人与世界之间的关联深感好奇。出于对解决系统问题的兴趣,她的初入职场选择了工业设计,然后又进入企业做市场发展、技术产品发展及社会公益,包括致力于推动减少一次性塑料制品的使用的工作。 作为一位有着丰富跨越设计、商业和可持续发展工作经验的人,2019年,Karen Kiene受邀在常熟UWC虞山书院设计创新中心开设了“为循环经济进行设计”的短期课程。
 
 

“人们说这所学校会摧毁你,”一位同学向我吐露,“它让你怀疑你认为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然后它会以不同的方式重新塑造你。”

 

虽然这听起来有点可怕,但是让我的思想像在搅拌机里打碎重组的过程,是我最喜欢的学校的回忆之一,也是让我从中不断汲取营养的源泉,无论是在商业、设计或者自我提升等各个方面。

 

我会向任何寻求“世界级”教育的、有抱负成为“未来领导者”的年轻人推荐类似的经历。你的学校应该带给你更多元的想法、塑造更具全局的世界观。或者,从某种意义上说,它应该以一种良好的方式让你重新认知。为什么?

  • Karen 在常熟UWC

这才是一所好学校所做的事

回到上面那段夸张的对话,其实这是我在RISD(罗德岛设计学院)时,无意中从校友那里听到的。罗德岛设计学院就是一所这样的大学:

 

从香港UWC毕业大约一年后,我和其他一些同样感到困惑的学生在RISD的草坪上靠在一起,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们刚刚上了学校新生的一节基础课,对未来感到十分迷茫和不确定。

 

作为曾经在各自高中的“艺术尖子生”,我们好像逐渐认识到我们拥有的一些深刻的想法实际上是非常平庸的,而我们自以为傲的技能只不过是矫揉造作。通过一个接一个的评论,我们看到教授有目的性地,高效地推翻了我们曾经深信不疑的艺术成见。

 

对于教授们来说,现在出现了一个我们拼命努力,但却难以填补的、令人担忧的空白。我们回头看, 看到的是我们的思维成见,但朝前看,我们还没能找出任何一个能够替代的可行方案。

 

逐渐地我们意识到,这是教授故意的。这是RISD在做它应该做的事。我们将在接下来的四年里,习惯于活在这种空白中间,而正是这个空白给我们打开了寻找新的想法的大门,帮助我们摆脱现有的成见。

 

事实上,我们将会热切地寻求这种不确定的状态,或者说,无数可能性的状态。只有创造性地破坏才会有新的发明诞生,这是令人倍感甜蜜的时刻。

 

这不仅仅是艺术家和设计师的专利,这其实就是企业提倡的破坏性、颠覆性创新的秘方。对于那些怀揣梦想希望改变当今不可持续发展的各种现实的社会问题的人来说,这将是更为重要的。

 

 

在常熟UWC进行的实践

  • Karen在常熟UWC的一堂设计思维(DT)课

 

作为今年常熟UWC的客座设计师,我正在尽最大的努力用一种类似的不确定和留白的方式来吸引一群学生“上钩”。本着在教学方面持续创新的精神,学校邀请我分享我在“创造性地解决循环经济问题”方面的专业知识。

 

因此,我和学生探索了垃圾问题背后的复杂性,对现今的导致浪费的线性系统的永久化的想法进行了挑战。这是当今主导的经济系统:人类提取资源,将其制成产品,并在之后丢弃它们。因此,它们的价值将永远消失,而环境将遭受进一步破坏。

 

循环经济是一种解药。它以生命系统为蓝本,旨在保持资源在永久的闭环中无限循环,不会造成环境退化或价值丧失。

 

世界各类机构都在争先恐后地想应该如何将这种理想付诸实践,如何通过实现在可掌控的情况下破坏旧模式,采用新模式,这是一个多层次的挑战,甚至在学校这个微观环境中,这种挑战也会带来困恼。

 

各种图像、表格和模型(system maps, affinity diagrams and crude protoypes)四处散乱在我们的工作室里,这就是当学生们试图从研究中获取不同见解时的情况。在以多种方式剖析了一个垃圾问题后,年轻的设计师们发现,实现创造性突破的最大限制因素正是他们对自己传统假设的依恋,这阻碍了他们的想象力。

 

伟大的使命的不可或缺的部分

“循环经济”是很时髦的理念,但它之于UWC就像其建校之初确立的价值观一样熟悉。UWC在强调可持续发展、人的洞察力和合作的同时,这些核心价值观并不会因时间的流逝而过时,会仍旧与当今的时代息息相关。UWC的存在,正是为了孵化和培养解决复杂的全球性问题挑战(尤其是那些还没有预见到的)的态度和思维方式。从这个角度看,UWC和RISD具有相同的教育理念。而这所学校的成立,也是因为创办者意识到,按照循规蹈矩的思维方式培养下一代,是无法创造出更美好的未来的。

 

那么UWC如何播种培育一棵创造性思维的幼苗呢?通过包容不同的认知。我保证,这会把你拽出你的思维舒适圈,让所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受到挑战。

 

通过和极为多样化的社区成员进行持续的交流,与这些人交友,你会发现自己身处于无数不同的视角之中,无论是关于奶酪种类还是殖民主义。你会看到自己的思考的分歧,产生怀疑,不确定究竟相信什么,然而,在调整自己的假想之后只会发现原来互悖的真相也是可以并存的,思维之中的悖论可以被创意化解。

为“真实”的世界做准备

 

当我们不知所措时,往往是因为我们已经用尽了所有显而易见的可能性。我们可以重新拟定问题的框架,跳出过往的思维模式,问一下自己:如果用另一种看待事物的方式会怎样?

 

例如,如果地球不是宇宙的中心会怎样?如果人类不是进化的顶点怎么办?历史证明当我们挑战我们的参考框架时,它可以开辟智力可能性的全新世界。

 

这种创造性的改造技艺是大大小小的突破的核心。它不仅有助于科学发现,而且有助于解决环境问题,冲突调解等等。

 

在布基纳法索的一些干旱地区,为寻求不断减少的水供应,人们拼命寻找越来越深的水井,直到出现新的思维方式:如果我们将能量从将水从地下引到地上变为让水能进入地下,那会是怎样?地下水位低实际上是过度放牧造成的人为问题,过度放牧导致了土壤变得坚硬,阻止了雨水进入地面。

 

思维重点的转移激发了可持续土地管理的倡议,这些倡议不仅恢复了地下水储备,而且还改善了放牧面积,甚至创造了新的经济机会,特别是对妇女而言。

 

从更普通的层面来看,重组问题架构在营销中无处不在。

 

宝洁(Procter&Gamble)开发了一种芳香型洗衣粉,以响应母亲对一些感性的“美好时光”的渴望。令人惊讶的是,该产品几乎失败了。产品不好吗?关于“我的时间”的研究得出的见解是错误的吗?不是的,事实是母亲们对自我享受感到内疚。通过对产品信息的重新构思,把自我享受转化为对家庭的呵护,宝洁成功地解决了“消费者”内心的矛盾,最终产品销售得很好。

 

无论是怎样的挑战,创意改组(creative reframing)都蕴含着乐观和韧性。这是在遇到阻碍时,能够看到前进的道路,能将柠檬变成柠檬水。变化是永恒的,冲突和危机是不可避免的,可选择的方式有时似乎已经用尽了。所以需要一种恰当的教育,需要远远超出掌握趋势工具和主题,发展出一种创新的思维,渴望与即将发生的事情进行互动,甚至共同创造。

创意需要勇气

当“设计思维”和“破坏性创造”这些词汇变得越来越流行,也被人越来越多的错误解读和误解。

 

在把创造力放在嘴边,和真正的使之成为内化的思维模式之间是有质的差别的。能运用这种思维模式需要勇气,主动的“破坏”熟悉的固有观念,并能够去探索未知创造更多可能,而不被囚禁于自己思维的安全岛。就像很多公司明知这一点却不敢冒险一样,很多学校支持“创造力”,却缺乏教授与给予赞赏的先决条件。

 

在你寻找能让你具备为未来进行创造的能力的教育时,不要只被时髦的术语和冠冕堂皇的措辞所吸引,要去观察一所学校是如何将固有观念解体,并激发不同的认知的碰撞,这才是最重要的。OK,找到那所能够“清洗”你的大脑的学校,设计一个属于自己的未来吧。

 

 

 - End -

 


中文翻译:吕澍芊 ,DP1,英国UWC

                  叶嘉儿 ,DP1,常熟U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