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长
校长

亲爱的UWC社区成员,

 

随着2019和中国猪年春节的到来,我愿向您致以最美好的新年祝愿,并诚邀您阅读这篇我对中国常熟世界联合学院(常熟UWC)的展望。对于许多参与UWC教育事业的同仁,以及身处我们校区之外的人来说,常熟UWC可能仍然有些神秘。因此,在这篇文章里,我想与您分享我对常熟UWC的第一印象,回顾我个人经历,探讨哪些事情对学校是至关重要的,同时明确UWC可以发挥的积极影响。

Content

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自2018年8月起我就任常熟UWC的第二任校长。我是在加拿大出生的英国公民。我的妻子乌尔瑞克是奥地利人,我们有三个儿子。在我投身UWC教育事业之前,我曾在英国军队服役,在柬埔寨一家非政府组织工作。我在牛津大学接受过教师培训,后于布里斯托尔的一所英国公立学校教书。24年前,也就是1995年的1月,我当时正试图在教育领域寻找更多的体验。我想找到一所位于山区的学校,在那里学生可以通过经历逆境、挑战和集体的努力培养同情心、发现自身价值和获得技能,并由此探索生命的意义。当时我以为我会成为挪威UWC的创始成员;但最终我成为了英国UWC的一员,并在那里工作了十年。同我勇敢的同事和学生们一道,每天我们都登上RNLI救生艇进行训练,我会带学生们去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我教授和平与冲突研究课程,并在后来协同开发IB全球政治课程。离开英国UWC后,我在萨勒姆国际学院(Salem International College)担任了一段时间的校长,这所学校是Schule Schloss Salem的一部分,也是库特·哈恩(UWC创始人)创办的第一所学校。在2011年我被任命为印度UWC校长之前,我曾在南非和美国的两所IB学校担任过校长。我走遍了每一所UWC校园,并作为家长、老师或校长,我与其中的七所学校都有着密切的联系。2018年8月,我们离开了印度Maharashtra马哈拉施特拉邦那座对我们来说寄托了很多情感的山顶,搬到了位于中国江苏省常熟市昆承湖上的一个非常有趣的小岛。这是一个戏剧性的变化。我想分享一下我的发现:

 

正如UWC官网上所说的,“在动荡不安的21世纪,UWC的宗旨和目标可能比在1962年(UWC创建之初)更显得与我们所处的时代息息相关。” UWC建立于冷战高潮时期,它的愿景在于让不同国家的青少年生活在一起,并“通过基于注重分享、合作和理解的教育实现和平”。2015年1月,李克强总理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上的讲话也倡导了相似的理念:“人类社会是各种文明都能盛开的百花园,不同文化、不同宗教之间,都应相互尊重、和睦共处。” 这一年也正是常熟UWC建校的一年。而在2016年,特朗普总统也表示:“我们有机会去加强我们两个国家(美国与中国)之间的关系,来提升我们人民的生活质量。”但是,正如我们所知,事情的发展并不是这样。几个月前,美国副总统迈克·彭斯在哈德逊研究所发表了演讲,其内容和1946年丘吉尔的铁幕演讲有些相似,或预示着一场新的冷战。这引发了很大的担忧。格雷厄姆·埃里森在他的《Destined for War》(中文版《注定开战》)一书中对中美关系的分析里提出,我们低估了世界两大经济体之间产生冲突的风险。“美国塑造了一套全球性的规则以满足自己的需要。中国则在追寻不同的价值观和利益,也希望其他国家能接受,这样的情况下,冲突就不可避免。”在国际政治风云变幻的背景下,UWC在21世纪上半页更具深远意义,而常熟UWC尤其显得重要也就不难理解了。常熟UWC不仅为国际学生理解中国,也为中国学生理解其他国家提供了很好的机会。

 

我很荣幸有机会在常熟UWC的发展进程中发挥我的影响,并与创办人和兢兢业业的教职员工和学生一起工作。他们在常熟UWC生活和学习,非常清楚我们未来发展中存在的挑战,并准备把这些挑战转化为机遇。

 

常熟UWC校园位于一个小岛上,为570名学生和60名教师提供住宿,可以说是一个最大型的全住宿的UWC社区。这么多16-19岁的青少年聚集在一起生活学习,对我们来说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同时也为我们带来了挑战和机遇:我们会一起讨论如何提升会议的效率,增强我们对社区的理解,让我们的学生参与到决策架构的设计和优化中,参与到社区规范的制定中。在这个大型的社区,我们每一个人都尊重UWC的价值观是十分重要的,我们希望提供一个拥有适当自由和勇于承担适当责任的环境;同时,如同所有其他UWC院校一样,我们也非常重视对当地文化和制度的尊重。

 

2018年创立的虞山书院有一个非常明确的目标,就是要让常熟UWC与中国,与UWC事业,乃至世界更进一步地连接在一起。虞山书院是历史上曾经富有盛名的传统学术机构,常熟市政府给予了我们使用这个蕴含了700多年历史的书院名字的权力,同时也赋予了我们责任。其中所蕴涵的愿景远远超出了文字所能表达的意向。

 

虞山书院设有中国文化中心,为中外学生打下良好的中国历史、语言和文化的基础,而虞山书院的设计创新中心鼓励学生们发挥潜能,为未来设计与创造。虞山书院也会对外开放,为常熟本地,国内及国际团体,为成人、学生或教师提供学习机会,让更多人体验UWC教育,分享我们的价值观,扩大我们的影响力。虞山书院也是常熟UWC教师培训项目的中心。这也与UWC教育总监的职责相关,他正在设计和开发一系列课程,为身处21世纪的UWC学生成为未来变革者配备相关技能。常熟UWC也设立了短期课程和暑期项目,在老师支持下由学生们组织运营。常熟UWC如今已经受到了来自中国各地的关注,中国国家理事会预计每年将为其他UWC学院输送多达100名学生,其中大多数学生都在常熟UWC完成一年的预备课程。我们更是通过为更多的中国与国际学生提供奖学金的方式,积极地促进常熟UWC预备课程(FD)的学生群体的多元化。我的儿子曾经就读常熟UWC预备课程,而这正是我第一次与常熟UWC的直接接触。作为家长的亲身经历使我更能充满热情、真诚地推动预备课程的发展。而我的许多同事,其他UWC院校的校长们,见证了常熟UWC预备课程对于前往海外UWC求学的学生们所打下的坚实基础和必要准备。我们诚挚地请求任何一位UWC社区的成员,但凡有机会,请不吝帮助我们推广为期三年(或是1+2年)的课程。

 

今年我们的主题是“融合”,建立一个更有凝聚力、更富同情心、更融合的社区,对学术成就有清晰的认识,并全心全意地努力实现UWC的教育目标。我们要理解这是一所在中国的UWC学校,我们将着眼于定义和确保符合在中国环境下都教学水准的期望,同时将UWC使命作为我们一切工作的核心。我们最直接的和重要的任务是招募、保留和辅导有经验的合格教师,他们能够完成教学目标、对教学质量负责、践行UWC价值观,并支持和激发学生为理想而努力。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为常熟UWC在2025年,学院成立十周年之际,建立一个集体愿景,并邀请UWC事业的相关成员参与这一过程。我们正在积极建设领导和教师团队,以此引领常熟UWC的未来,在学术、生活体验和服务项目中培养超越IBDP课程所教授的能力;我们正在优化校园大会 (College Assembly)以鼓励学生积极参与,开发课堂上能使用的新技术以实现个性化学习,关注并提升学生和教职员工的身心健康。我们的目标是在社区建立同理心,确保我们的设施和资源能满足可持续使用的目标——包括虞山书院设计创新中心的设施,新的水培温室,菜园和果园,帆船、龙舟、独木舟和皮划艇,舞台、剧院、音乐室和艺术中心,体育馆和室内游泳池、健身房和攀岩墙,教室、实验室和宿舍。我们需要采取有意义且明显降低对环境有影响的措施,且不仅仅是通过我们的饮食和生活方式。我们所在的小岛将用于为我们的学生和当地社区践行UWC使命。但比这些特殊设施更重要的是,中国语境是至关重要的教育机会,我们将通过政治、经济和文化的差异及多样性,找到如何在互相尊重中学习和成长的方法;我们将通过我们的学生和校友的努力,增进互相理解与尊重,推动和平,希望他们能够在世界上真正需要的地方,发挥他们的才能促进和平,拥有有意义的人生。

 

我们在这座岛上度过的第一个学期转眼就过去了,这期间我们适应不同的语言、文化并不断了解这个充满活力的崭新的UWC社区,发现UWC在中国是什么样。我们看到了我们拥有的能够发挥影响的潜力,也发现了常熟UWC存在的必要性。对于所有相信教育的力量的人们以及我们之中的每一个致力于UWC使命的人,都毫无疑问地相信常熟UWC的诞生正是时代的召唤。在我们制定2025年愿景时,我们需要您的意见,以了解并发挥我们的潜力,并做我们需要做的事情。

 

我期待与您分享我们的旅程。我谨代表常熟UWC,祝愿您拥有一个非常快乐、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的新年!

 

 

佩勒姆·林德菲尔德·罗伯茨

校长

中国常熟世界联合学院

 


 

中文翻译:陆一行、叶嘉儿、杨婷、袁子毅、王清杨、张陶恩、王一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