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内心的一份责任
为了内心的一份责任

“我认为教育的首要任务是帮助人们具备这些特质:积极进取的好奇心,坚韧不拔的精神,顽强追求的毅力和自我牺牲精神,但最重要的是仁爱之心。”

                 ---UWC创始人,德国教育家Kurt Hahn

 

Content

在常熟UWC,我们鼓励学生在课余开展多种多样的“知行”活动。“知行”活动与UWC 自身一贯传承的“体验式教育”与探索精神,不谋而合。“知行”项目的最终目的便是将学生们所学到的知识、技能和价值观在社会服务中运用,在自己的学习过程和校园生活中实践。

 

作为“知行”活动的系列介绍,今期由DP1学生戴雨辰分享她通过“Mandarin Tutor”(汉语学习学生导师小组)的经历,获得的收获,从中可以对UWC学生如何通过自己的行动实践UWC价值观略见一斑。

  • 汉语学习学生导师小组合影,二排右一为作者,右二为小组负责人李丹老师

 

到现在我还能清楚地记得,在我入学之初的一个下午,也就是2015年的10月,那时候我还是Pre的一名学生,我们所有中国同学被老师们叫到图书馆去,“Mandarin Tutor Zhixing(汉语学习学生导师小组)是辅导外国同学中文的,有没有谁想报名啊?”我本身对教育和文化传播很感兴趣,听上去这个“知行”活动还能交个朋友,那就来吧!我也跟着大家把名字写在了报名表上,殊不知从那一刻开始这个“知行”活动便与我紧紧相连,成为我施展才能的舞台;我也成为了那一串长长的名单上三十多个名字中为数不多的“留守者”,在之后的几年里以我的绵薄之力为这个团队贡献力量。

 

  • 小组例会

 

Mandarin Tutor Zhixing这个活动本身立意很好,最开始是帮助外国同学一对一补习中文,巩固课上所学知识,与授课老师做好沟通。与其他知行活动不大相同,Mandarin Tutor Zhixing除了每周的例会,甚至不限定补习的地点和时间,全由Tutor(导师)和所负责的Tutee(接受补习的外国同学)自己联系确定。虽然在第一年的活动中我帮助我的Tutee每周听写生字、按照老师要求做口语练习或者教教她日常用语什么的;但是这个“知行”自带的极大自由度使工作的推进异常艰难。其他参加这个活动的同学们,也就是我的“同志”,经常在一起抱怨,“啊呀,又被放鸽子了,怎么抓个人这么难。”“他又说他这周忙,他都会了,就不用补习了!”“这么下去可怎么着?”

 

这种情况我也遇到过,外国同学们如果这周课内学的东西他们理解了或者事情比较忙,就会把补习推掉去做别的事情。他们不属于这个“知行”,你也没办法强制他们来参加补习。这样一来,“蜜月期”一过,大家的事情都多了起来,这个“知行”活动便遇到了瓶颈——Tutor(导师)联系不上Tutee(接受补习的外国同学),干脆直接自我放假!虽然大家热情满满,到第一年结束这样的问题仍然没得到解决,很多同学在第二年也没有继续选择这个“知行”活动。我对这个“知行”很有感情,在第一年的时候就在想办法解决这个问题,也算是非常荣幸在第一年结束的时候被老师提拔为学生负责人,得到机会试验我的一系列想法,帮助这个“知行”活动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 导师为学生上课

 

前两天打开我Mandarin Tutor的电脑文件夹,我还震惊于里面我一点一点的想法积累到那么多的“改革方案”,这也符合我的个性,我记得我在做学生负责人的第一天起,心里就想着:“我一定要使尽‘折腾’这个知行,我就不信了,怎么能没出路呢!”在李萍老师、马骅老师还有李丹老师的支持下,我在新学期开学初就针对去年暴露出的问题从根本上想办法解决——不是外国同学没法保证每周都参加补习吗?好,那我在外国同学的报名表上就加这么一栏,你要是保证不了,那就别报,小问题直接问中国室友嘛。第一关卡保证外国同学不会“放鸽子”,相比于去年的强制补习,今年报名的同学有比较强的意愿。

  • 导师学生就近分配

 

在请教过去年的Mandarin Tutor也就是我Pre的老同学刘昕彤和吴轶纶的意见之后,我摒弃了去年的随机配对TutorTutee的模式,改用一个下午的时间,就近分配。住的越近越好、关系越近越好,这样能尽最大可能让Tutor找得到Tutee,有比较深厚的感情、提升补习质量,这是第二关卡。

 

我还尝试过将Tutor按宿舍楼分组管理、每周小组填写一份我设计的工作进度表上交待审、Tutor的活动反思拿线上问卷填写、后来改为Word文档填写,这些都在不断的尝试中被放弃,寻找更有效的方法来管理Tutor,在工作态度和工作内容上得以约束,这是第三关卡。

 

后来我还为Mandarin Tutor“知行”活动下了一个更广义的定义,跨文化交流我们也要做!在仔细考虑和打听之后,我决定尝试在补习中文之外双轨并行“文化体验”,简单说就是如果这周你的Tutee不需要补习,你可以选择带着他或她去参加UWC常熟的其它中国文化知行活动,比如舞龙舞狮、书法、篆刻等等。也可以带着外国同学出校走走,体验本地文化。这一来,既丰富了外国同学对汉语的立体理解,又加深了他们对活动的兴趣。我们还开创了微信公众号,定期推送Tutor们的感想、普及中国文化的一些小知识。

  • 学习书法

 

在这一学年的后期,Mandarin Tutor又承担了辅导DP2外国同学IB大考的中文学科复习工作,与此同时,我们还筹备了建校两年以来的第二届外国同学中文诗歌朗诵比赛,为紧随其后的中国文化晚会热身。也由于我曾是第二届CCE主席的原因,我带领Mandarin Tutor“知行”活动继续筹备了清明节展览、百邦风筝绘画和放飞活动,未来的端午节、中秋节等学校文化活动也将由我们主导。

  • 中文诗歌朗诵比赛

 

我非常欣喜地看到这个“知行”活动能不断地蓬勃发展,在整个过程中我非常感谢中国文化项目、知行办公室、全体中文系老师和同学们对Mandarin Tutor知行和我的支持和建议。没有老师们的指引和鼓励、没有同学们和我一样“大开脑洞”、敢作敢为的尝试和讨论,就没有今天的Mandarin Tutor“知行”和我。我要特别感谢我的三十余名同志们(所谓志同道合者),还有李丹老师和吴王梓同学的不懈努力。

 

从我自己身处的一个小小的“知行”活动的“革新”,我看到了常熟UWC的巨大潜力——任何事物都是从不成熟走向成熟,Mandarin Tutor从第一年的摸不着方向到第二年开始的稳步发展,这在我看来是极为有价值的。我们有了梦想,我们遇到困难,我们试图解决困难,我们可能被困难打倒,我们再站起来继续革新,真正的理想主义需要一批又一批人去不断完善和实现。当我们在青年时将Mandarin Tutor这样的活动坚持做好,才在将来有勇气和信念去改变世界,推动可持续发展、追求和平。在这一年的知行活动即将结束之际,我满心期待着明年新成员的加入,为Mandarin Tutor活动再添色彩,我希望即使在我毕业后或很多很多年后,仍然能有一群热血青年循着我们一深一浅的足印不断前行,为了内心的一份责任,是怎样的一份责任呢?

 

李萍老师曾在我加入Mandarin Tutor“知行”那个下午回答了当时我提的一个问题,我问:“我们的工作拿什么来衡量呢?”老师回答我说:“你自己感受得到。”

 

身为UWC的学子,无论身在何处,我都常常扪心自问,我跳动着的心脏是否一直澎湃着责任的重量和正义的豪情?不是为了外界的考核标准,我要我自己感受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