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C助学金让我梦想成真 | 我在UWC的故事
UWC助学金让我梦想成真 | 我在UWC的故事

UWC2019年招生已经启动,为了让来自社会不同背景的学生们更好地了解UWC,我们邀请了UWC的校友分享他们各自的UWC的故事,希望对有志于申请UWC的学生带来启发。

此期分享的作者是林兰兰。她从一个在大城市里的民工子女,考入英国UWC(Atlantic College大西洋世界联合学院,简称AC)并获全奖,UWC毕业后又获全奖入读加拿大英属哥伦比亚大学。这样的人生转折故事在UWC非常多,而这一切正是因为UWC的助学金机制,才令经济上有困难、但十分优秀、具有潜力,愿意接受挑战的学生也能梦想成真。

Content

时光荏苒,虽然已经从UWC毕业两年了,但我从未感觉自己真正离开过它。UWC如同久牵(上海久牵志愿者服务社),似乎已经成为我生命中一个重要的标志。

 

几个月前,通过蒲公英基金会沈老师的介绍,我认识了一位大凉山彝族的学生,他和另一位同学3月初通过了UWC的网上申请,有机会去常熟UWC参加面试,可是父母担心孩子毕业后不回来扶持家庭,所以一直不同意。通过和他的交流,我一边庆幸他有勇气从这群孩子中第一批申请UWC,一边替他着急,怕他因为家庭原因,父母阻止而失去这次面试机会。回想四年前我申请UWC,又何尝不认为自己当时是多么幸运。

 

我希望我可以通过自己的故事来激励更多不同背景的学生申请UWC。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你,或拥有相似背景的你可以勇于尝试,勇敢申请,不要担心自己的背景,要相信你比起很多学生,正是因为你拥有对于社会另一面不同的认知,才铸就了今天自己的不同。

我和久牵

我和久牵

我出生于河南周口,父母于2000年把我和姐姐接到上海,由此我们从“留守儿童”的社会角色转换到“外来务工子女”的角色,但年幼的我们却全然不知这些都意味着什么,相反,我们拥有比任何人都要自由快乐的童年。于2006年,小学三年级的我认识了张轶超老师,加入了久牵并开始了一个自我认知的全新过程。

 

久牵是张老师为外地学生所创建的NGO,旨在通过一系列课外课程和活动来激发学生的天赋和探索发现的能力。通过久牵,我接触了很多艺术课,也在这个平台逐步培养了领导和组织能力,而最重要的是张老师潜移默化地影响了我们如何思考,如何看待问题和世界的方式。

 

由于没有上海户口,我们并没有机会像本地学生一样参加当地的中考和高考,所以有不少久牵的学生都迫于户口制度选择回老家读高中考大学,我姐也是其中一个。但我姐在老家读了一年的初中就因各种学校氛围的不适应“逃”回了上海,这也让我更坚定地选择了留在上海,但我的决定一开始并没有得到父母的支持,因为他们总觉得上不了大学就会一无是处,最后成为像他们一样的打工者;而他们总把考大学的希望寄托在当时在家中成绩最好的我身上。

 

在初中毕业后,我进入了一个中专,学习英语,就在那时久牵有一位学生在张老师的鼓励下申请了UWC,并获得了去加拿大皮尔逊世界联合学院的全奖;这件事无疑给我很大鼓励,也让我确信即使不回老家,上海也是充满机会的。我原本是打算在中专一年级或两年级考UWC,如果考不进就在毕业后读大专,再考个国际导游证;UWC只是我其中的计划之一,我并不敢把它当成唯一的选择;

 

2013年,我申请了UWC并在次年年初和张老师还有其他四个久牵的同学前往北京参加面试。在面试的时候,我见到了很多很优秀、充满故事和想法的学生;面试的各个环节也并没有让我们这些面试者有特别大的压力,所以面试结束后,我们组的几个也继续保持联系成为很好的朋友。一个月后,我收到了UWC的邮件,惊喜地获得去了英国UWC就读的全奖。事后,面试官Wesley跟我取得联系,他跟我说面试官很欣赏我的学习能力,这便让我联想到我在面试时提到的我初中六年级(相当于预备班)才正式学习英文,但中考英语考到140/150,超过大多本地学生。我并没有想到面试官对我这个例子犹记在心,而不是外来务工子女这个社会角色或久牵的经历。

  • 作者(前排右二)参加久牵十周年庆祝活动 我与UWC

我与UWC

2014年八月我去往英国,这是我走出国门去的第一个国家。在我去UWC的第一个学期即将结束前,我曾写了一篇详细介绍我就读UWC的感受的文章。现在再次回顾那两年的UWC生活,更加感到UWC虽然充满挑战,但是只要你有决心,有毅力,完全可以变挑战为机遇,收获成长。

  • 在AC与同学的合照

 

“College面对的大海灰蒙蒙的,一点儿也不美,没有我想像中的湛蓝。我来到了UWC——那个我充满幻想和以为很美好的学校已经100天了。刚来到AC的前两个星期,语言障碍和文化冲击阻挡了一切应该有的美好,尽管我还是努力和PK的所有人交流聊天(我居住的房子的简称叫PK),但心中由文化屏障产生的陌生感总是让对话进行不到深处。带着太多美好、幻想的我来到AC,期待着快乐而完美的新生活,但是一切都不是那么简单。

 

异国文化的冲击,选课时的纠结,社交语言的困难,以及自己给自己的压力,这些都让我AC的前两个星期过得很不开心。但是我还是努力跟大家社交,让自己快点融入这里。也正由于UWC的学生是来自各个国家的,大家的国家认同和使命感特别强,仿佛我们就代表着自己的国家,当听到别人讲到中国不好的时候,我们就情不自禁地站出来,然后告诉他们真实的中国是如何的。

 

我的三个室友来自意大利、爱尔兰和尼日利亚。三种肤色,四种不同的文化和背景让这个寝室变得很多元。但也正因为生活习惯不同,大家也会有一些分歧。两个欧洲室友总是凌晨才睡觉,每天还特别High的讲法语,这总是打扰我睡觉;而我周末不会像他们一样睡到中午才起床,他们觉得我早上走动会吵醒他们,所以我们便开会,解决这件事情,制定宿舍规则,在不影响他人的情况下,做自己喜欢做的事。一个老师评价道:‘这是一个锻炼EQ的好机会’。

 

最能体现UWC 使命的场合其实就是每天的吃饭时间。我们的三餐是在一个很漂亮,中世纪古老的餐厅吃饭,每顿饭都是一次非常好的和大家交流的机会。每次吃饭,坐在你旁边的人都不会固定,所以大家会交流各种各样的学校活动,课程,文化等。上周一个泰国学生、一个挪威学生和我还在午饭时讨论种族和肤色歧视,我和泰国女孩儿认为尽管现在歧视黑人的情景并不常见,但很多白人还是有一种种族优越感,不会主动和黑人相处;但挪威女孩不这样认为。所以我们之间就有个很大的分歧,虽然大家最后并没有得出一个结论,但是这种争论本身却很有趣。

  • 古堡餐厅

 

关于IB学习,我们需要在六组课程中各选一门,其中三门高级(High level),三门标准课程(Standard level)。我的高级课程是:英语B、经济和数学;标准课程是物理、音乐和中国文学A。在数学课上,其他中国学生已经学过了书本的大多数内容,敢于选择高数的其他外国学生底子也都不错,我还记得课程开始的第一个月,数学老师就跟我有一次聊天,他发现我和别的中国学生数学底子差距很大,所以他建议我:如果我想成为拔尖的学生,我应该把高数改为标准数学。他以为我学数学是迎合父母的要求。我当时很诧异老师竟然建议我换课,而不是鼓励我继续学习。但是经过思想斗争后,我还是决定坚持数学的学习,我喜欢数学,不是因为迎合任何人,只是想学,这同样也是我在AC的又一挑战。对于其他人来说最简单的物理却是我在AC最头痛的学科,因为我初二初次接触物理,学了一年,初三不用参加中考,所以本就没有物理课,在商校(上海商业学校)的两年也一点没接触物理,再加上专业语言障碍,还有我们老师的跳跃思维讲课,只有基本物理常识的我在物理课上就很难跟上老师的脚步。音乐是IB最难的课程之一,但我很有幸遇到了一个非常好的音乐老师,他同时也是我的导师,我们每周都会有一次额外的钢琴课和乐理课,这为我的IB课程也增添了一些艺术气息。总体来说,IB课程学习对于我来说很有挑战性。

 

我努力尝试不同的新东西,还记得First Year Camp(我们的军训),我们去了威尔士西部的海边扎营,我们要从20多米的悬崖上笔直地跳入大海里,如果你的动作符合要求,你就有资格挑战从40米的悬崖上跳下去。由于对大海的恐惧,我的跳海动作不够直(身体要与海平面垂直,减少阻力;如果身体向前/后倾,会对胸部/背部有过大的冲击),我不用去挑战40米高空跳水,但我真心不服,自己为什么不能克服自己的恐惧。于是我就不停地在一位老师的看护下练习跳海,一次,两次,三次……尽管我喝了超多的海水,感觉自己已经无力游到岸边,但倔强的我仍不断尝试,这就是‘UWC精神 ’!坚持并挑战自我!

 
  • 在AC每天都可以面朝大海

 

我们每个人每周一定要有两次服务,两个活动。我是Global Faculty,负责在重要场合和活动拍摄记录片,编辑成宣传片,以及组织政治讨论活动。我还要求自己每周都要游泳,参加西班牙语学习活动,还有一个活动是MUN(模拟联合国)。在MUN,我发现AC每个人都是那么擅长分享自己的想法,这也是UWC多样性的体现,世界各国的学生坐在一起谈论政治问题,让我觉得仅仅关心自己的国家还不够,同样也需要关心这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一年级的第一学期有两个大的活动,一个是持续一周的Social and Justice conference,主要是讨论社会活动,帮助以及关怀他人。还有一个是Critical Engagement,内容是有关个人身份和认同感。期间我们会有各种工作坊,讨论,辩论等活动。这让我们在应对紧张的IB学习的同时,铭记自己为什么来UWC,更好了解UWC 的使命,以及帮助我们更好地了解自己、国家与社会。”

  • UWC多元化群体

 

两年的UWC生活有太多值得回味,太多终身难忘的回忆。现在我进了大学,更加感到在一个像UWC这样多样化,每个学生都很开放的校园里,每个毕业生最大的收获一定不仅限于学业和兴趣上的提高,而是UWC这个特别氛围中所学到的自学能力、批判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以及对于多样化的欣赏。

 

相对很多国内的IB国际学校,UWC并没有全天从早到晚的课程,老师的IB课程教授在下午一点半就结束了,其余的时间我们都在做志愿者、参加课外活动和自学。并且,这种学习模式能够让中国学生提早培养自主学习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到了大学更显得尤为重要。

  • 在UWC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们建立友谊

 

我很感激在UWC生活的两年,因为它给我一个在学业、社交和认知上挑战与突破的环境,也让我认识了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朋友。去年暑假我去哥斯达黎加UWC做志愿者,认识了另外两位来自英国和意大利的UWC毕业生,虽然我们去了不同的UWC,但在交流中却发现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的朋友,而更为相同的是他们对于他人和生活的热情。

 

不要因怀疑自身能力而畏惧申请UWC,更不要因为家庭背景而放弃机会。希望我的经历可以激励更多拥有有趣的故事和灵魂的学生勇敢迈出最开始,但是最艰难的第一步:勇敢申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