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C校友相聚耶鲁夏校,探讨可持续发展和社会创业
UWC校友相聚耶鲁夏校,探讨可持续发展和社会创业

UWC全球各校区的学生不管是在读还是已经毕业,他们常常会在不同的人生舞台,因为共同的理想、共同的目标不期而遇。“耶鲁全球青年学者项目”(简称YYGS),是一个由耶鲁大学官方筹办的、筛选严格、汇聚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有热情、有潜力发挥青年领袖影响力的优秀高中生的夏校项目。

Content

今年有约220个学生被择优录取参加了笔者所在的一期YYGS夏校,其中有9个学生来自7所不同的UWC校区,还有几名导师也是UWC的校友。本期邀请沈彤欣同学分享她参加了YYGS的感受。沈彤欣于2015-2016在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常熟)完成了Pre-DP课程,现就读于英国大西洋世界联合学院。

我拖着行李箱和一颗充实满足的心,坐上了离开纽黑文的火车。回望在耶鲁全球青年学者项目(简称"YYGS")的这两周,我收获的不仅仅是学术知识的拓展,还有更开阔的眼界、更理性的思维,更有幸结识了UWC不同校区的校友和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青年。

  • 与UWC校友相聚耶鲁,下图左一为作者

 

我参加的课期主题是“可持续发展和社会创业”。当初在申请时,我可以从六个不同主题的Session中选择三个作为自己的志愿。我选择这个主题是因为意识到“气候变化”已经成为影响我们这一时代乃至未来的全球性问题。冰山融化、大气污染、资源匮乏、水土流失……如果再不重视对环境的保护,我们所赖以生存的地球就将无法继续支撑人类的生活、繁衍和发展。同时我也对社会创业很感兴趣,想要学习如何通过创业来实现可持续发展这一目标。 另外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来自UWC对我潜移默化的影响。UWC价值观中,“尊重环境,付诸行动并以身作则,理想主义”鼓励我采取行动,勇敢地去践行我想为世界做出的改变。

  • 耶鲁大学的斯特林纪念图书馆

今年有约220个学生被择优录取参加了笔者所在的一期YYGS夏校,其中有9个学生来自7所不同的UWC校区,还有几名导师也是UWC的校友。本期邀请沈彤欣同学分享她参加了YYGS的感受。沈彤欣于2015-2016在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常熟)完成了Pre-DP课程,现就读于英国大西洋世界联合学院。

 

虽然只有短短两周的时间,但是每天的时间安排非常紧凑:上午听讲座,并分组讨论;下午上十几个人的小课,了解并探讨某一特定的课题,比如区块链的利弊,小额信贷的有效性,如何制定具有包容性的环境管理措施等;晚上是Capstone Project,也就是分小组针对某一可持续发展课题做调查研究,最后一起做一个演讲展示。

 

给我印象最深的一场讲座主题为“气候正义与原住民”(Climate Justice and Indigenous People)。讲师是耶鲁森林和环境研究(Forestry & Environmental Studies)的教授Amity Doolittle。在讲座中她认为,对于西方主导国家来说,解决环境问题主要看这三个方面:科学(为了理解气候变化的原因和过程),技术(为了改善气候变化的形势)和市场(激发改变的唯一途径);而对于那些相对比较落后的原住民,重要的是正义、人权和公正。她还指出,受到气候变化(Climate Change)影响最大的人,往往不是造成气候变化的那类人,从而也就衍生出了“气候难民”(Climate Refugee)这个新词汇。并且,有些看似合理的解决方案也潜伏着一些问题。比如REDD(减少森林砍伐和森林退化引起的排放Reducing Emissions from Deforestation and Forest Degradation),简单来讲就是说,工业化国家给钱资助森林资源丰富的国家,从而减少森林砍伐。但当我们深入思考,这项措施仍然存在着问题有待解决:首先,像刚果和印尼这两个国家不允许原住民拥有对森林的采伐权;其次,这些资助款在政府腐败的大环境下,真的能如数到达原住民的手上吗;最后,原住民是否有权利自由地选择其他的资源来代替对树木的依赖?这些问题是我未想到过的。在谈到气候变化时,我往往只会关注引起这一环境问题的主要的经济大国,研究气候变化对我们的生活和发展产生的影响,而没有意识到原来还有这一类被称作“气候难民”的人。这也正是UWC教育中非常强调的对问题要从不同的角度进行分析和思考的重要性。

  • 与给我们上课的耶鲁大学心理学教授Paul Bloom(左四)合影

 

YYGS同样聚集着来自世界各地的优秀青年,YYGS的体验和我在UWC的生活有同也有异。相同之处在于,国籍、种族和文化背景的多样性营造了一个极具包容性的环境。同学们都很热情友好,乐于与大家成为朋友,而不会通过你的种族、外貌、性取向去评判你。相反地,文化背景的不同使我们交流谈天时的话题有趣不少。在这里,文化差异是一道沟通的桥梁,而不是交流的屏障。

 

我也注意到,耶鲁和UWC的教育模式都注重培养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在很多话题上没有一定的正确或错误,鼓励大家有理有据地表达出自己的不同观点。比如在夏校时,每天的讲座之后都会让我们交流讨论有什么心得体会。除了和大家分享自己学到了什么,同学们也都会大胆理性地提出自己对于演讲者观点的不同意见。在UWC,这样的思想碰撞也已经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的很大一部分:在课堂上,学生会议上,每周五的全球议题讨论会(Global Issues)上,和每学期定期举办的全校规模的社会正义会议(Social Justice Conference)、可持续发展会议(Sustainability Conference)、模拟联合国等……这样对于批判性思考能力的鼓励,使我们不会轻易接受既有的结论,而会进一步通过数据和理论来对问题进行深入思考,评估问题的深度广度以及逻辑性,从而得出自己的见解。

  • 我的Capstone项目小组

 

而不同之处在于,对于“可持续发展”这一话题,YYGS作为一个学术型的夏校,更注重从学术的角度出发,通过讲座、研讨课和讨论会等方式学习和讨论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有效措施。而UWC似乎更注重理想主义的栽培、价值观的建立和跨文化交流。UWC的使命是:“UWC致力于通过教育,联合不同的国家、民族和文化,从而促进世界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由此可见,可持续发展在UWC理念中的重要性。在这样的使命的引导下,这一价值观与理想已经在学生的脑海中根深蒂固。我们会自发地在实际行动中贯彻落实可持续发展:小到生活细节中的随手关灯、回收纸张、垃圾分类、避免使用一次性用品等,大到全校规模的会议、用可回收垃圾为材料呈现的服装秀、由学生自己研发出的一个节水型灌溉系统等等……处处考虑到可持续发展已经成为了我们的一个习惯。

 

在这次夏校的经历中,特别令我让我惊喜的是UWC校友在耶鲁的意外团聚。

 

熟悉的两个半球相连的Logo先是在一名就读于耶鲁大学本科的Instructor的手环上找到,后来又在菲律宾同学的T恤上找到,在德国同学的卫衣上找到,在越南同学的电脑上找到……每次在学校以外的地方意外发现UWC的Logo,就好像是在异乡偶然遇见了老友,心里感到无比的欣喜和亲切。互相认识之后,我们很快地熟悉了起来。UWC的在全世界的十多个校区就像一个大家庭,在这个家庭中的成员不管是不熟悉的“远房亲戚”,在相见之后都会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因为我们可以聊的共同话题实在是太多了:从自己校区的环境氛围,聊到自身经历过的文化冲击,再聊到各个校区的有趣传统……晚上的课业结束后,我们可以坐在草地上聊天一直聊到宵禁。在讲座和研讨会上,摇晃双手表示同意的这个动作也仿佛成为我们的一个通用的秘密语言。

  • YYGS的结业证书

 

我们甚至还组织了一次UWC Reunion Dinner。在座的UWCers有参加YYGS的学生,也有作为Instructor的耶鲁在读生。围坐在餐桌前,大家的话匣子又一次打开了:

“哇,你睡的刚好是我几年前睡过的那张床!”

“学姐,我们的Tutor是同一位老师哎!”

“你是说,我在常熟UWC的好朋友去了加拿大UWC成为了你的好朋友?”

“你的朋友xxx吗?认识啊!我上次还和他一起出去参加数学竞赛。”

这样的对话在饭桌上伴随着惊叹号一次次出现。这时我们才感受到世界是那么的小,原本看似遥远,但因为UWC把我们紧紧地联结在一起。这是多么美好又奢侈的一件事啊!

细细回味,这次的夏校之行的背后正是UWC给予我勇气去探索未知、拥抱这个多元的世界,践行自己想要做出改变的理想迈出的一小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