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C桃李春风(一):践行UWC使命的十九年

数学组组长

UWC桃李春风(一):践行UWC使命的十九年

新年伊始,我们推出UWC桃李春风专栏,分享常熟UWC的多元化的教师团队的心声。在UWC,老师们不仅是学术上的导师,更是灵魂的工程师。他们以身作则,潜移默化把UWC的价值观深深植入学生的心灵中,伴随他们的一生。
 
本期的分享来自马来西亚的数学组组长李国明老师。李老师于1992年毕业于意大利亚得里亚海UWC,曾在印度马轩德拉UWC和香港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任教。李老师被芝加哥大学的学生称为“最具激情的教师”,并被授予麻省理工学院“最具影响力教师”称号和斯坦福大学“杰出教师”荣誉。

Content

  • 拍摄于1992年意大利杜伊诺亚得里亚海UWC(后排右一为作者)

UWC求学经历带给我的财富

我非常幸运能在过去的十九年投身于UWC的使命——在意大利亚得里亚海UWC两年的学生经历以及在三所不同的UWC担任教师十七年。

为他人服务以及帮助社区带来积极变化的想法一直是我生活的中心。这个想法可以追溯到我在马来西亚的中学经历,而我在亚得里亚海UWC的经历更加激发了我的热情,我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全球性问题,并增强了我对人与人之间不论种族、文化、宗教和国籍的共性的理解。

作为一名UWC的学生,我曾在克罗地亚脱离前南斯拉夫的内战时期与萨格勒布的红十字会一起工作。即使只是一名志愿者,我也间接地感受到了战争的恐怖。我可能也是在民主党领袖萨利·贝里沙成为阿尔巴尼亚总统后,第一个到该国的马来西亚人。我看到了旧政权如何导致民不聊生、环境恶化、以及人们在动荡的未来面前苦苦挣扎。这些经历更加强了我的信念,为和平与可持续发展的未来而奋斗是何等重要。

  • 与马轩德拉UWC校友的合影

一名UWC教师的理念与使命

当我获得在印度马轩德拉UWC教经济学的第一份工作时,我就决心要培养学生能够运用经济学工具去分析本国的经济和社会政策,能够运用成本效益分析、外部性概念和发展理论来避免战争并推动经济走向可持续增长。

我信奉做事要身体力行。我相信培养学生对某个学科或事业的热情的真正办法是通过观察他们老师所展现出来的热情。作为一名UWC教师,我有机会对那些作为他们各自国家的未来领袖的学生施加积极影响。UWC的使命非常明确地把教育作为改变世界的力量,而作为一名教师,这意味着我可以亲自践行这个使命。

创建UWC夏令营

来到常熟UWC之后,我常常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了在这所新学校里培育起一种UWC文化,我可以作出怎样的贡献?”如果有一个初学者工具包,上面装着一个大大的红色按钮标着“请按此处植入UWC文化”,那么问题就会简单得多。哎,可惜没有这样一种技术。

不过这恰恰是一个让老师和学生体验协助发展UWC文化的机会。我分享了自己关于创建一个暑期项目的设想,这个项目由学生设计、组织和推动,让未就读UWC的学生去传播UWC理念并搭建起连接积极变革者的网络。学生组织者在参加这个项目时,在设计工作坊,管理项目和学习协调技能方面上会获得指导和帮助。

尽管我们的学生组织者在十月中才报名参加这个活动,但是他们在2016年2月20日的为期一天的工作坊中已经能成功地向前来参加的外校学生传授了跨文化理解的理念。2016年11月26日由一批新的学生组织者再次举办了一个类似的工作坊。

在我并未提供太多帮助的情况下,学生组织者总结了他们在这些工作坊中的活动有效性和管理效率。他们将这些反思用于设计为期一周的Mini UWC夏令营。夏令营于2016年8月初首次举行,参与的学生来自中国各地,还有一位参与者不远千里从德国赶来。

夏令营期间,学生组织者选择关注可持续发展所面临的挑战,并从社会和环境的角度来探索该问题。营员们参加了技能培训的工作坊,以便具备基本的技能为有关发展的问题设计一个项目。在其他UWC校友和同学的支持下,我们的学生组织者帮助营员们设计出了十项不同的项目以解决可持续发展遇到的问题。在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其中一个项目仍在运作中。

在管理这些项目的过程中,学生组织者积极主动,管控活动中的可测风险,自律负责并乐于接受各种任务中遇到的挑战。他们积极地把教育化为一种力量来激励其他人参与建设一个可持续发展的未来。目前学生领导者和我正在一起培训和指导一批新的组织者去组织下一次的Mini UWC。

  • Mini UWC夏令营活动
 

组织全球问题论坛

除此之外,我还帮助学生组织每周一次的全球问题论坛。这项活动鼓励学生组织者去调查各种与和平及可持续发展相关的全球性问题,其中包括“浪费是发展必然产生的副产品吗?”、“台湾史”、“中国的少数民族”、“全球变暖”、“尼日利亚的博科圣地(Boka Haram)”、“委内瑞拉的人道主义危机”以及“转基因食品”问题。

我希望通过谈论和参与全球问题讨论,学生能了解到人类及其环境所面临的诸多挑战。演讲之后的辩论很重要,因为在辩论中会引出对问题的不同观点。如果某个问题看上去非对即错就非常值得注意。实际上UWC的学生应该经常主动考虑每一个问题的不同层面的灰色地带。只有这样他们才能更好地理解一个问题,并更有可能设计出一个完善的解决方案。我非常乐于看到全球问题论坛不仅仅作为一个问题曝光与信息分享的场所,并且成为激发推动世界产生积极变化的思想源泉。

  • 与常熟UWC数学组同事合影

一名数学老师的理念和使命

作为数学老师,我希望每一个走进数学课堂的学生都能学习观察模式、认真思考、勇于探索,大胆提出新的数学问题,更深入地理解教材中的定理而不仅限于计算和应用,以及能向不同的受众有效地传授数学知识。我特别重视的是培养学生面对统计数据和公式具有独立思考的能力。

我希望我的学生在离开我的课堂时能更好地理解这些问题:“统计数据能在多大程度上有助于我们作决定?”以及“函数在多大程度上有助于建模?”作为接受过数学教育的人,学生应该认识到,统计数据可以被不当地用来左右人们的意见,而概率对医疗决策和保险费用具有很大影响。

对一个高中数学课程而言,这听起来像是非常高远的目标。但为了培养下一代人不仅会运用数学知识,而且了解数学的意义,这是我所愿意迎接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