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WC模式以及他们的学生是我看到的世界上最好的教育模式和产物”
“UWC模式以及他们的学生是我看到的世界上最好的教育模式和产物”

“我正在做的是激励未来的领导者通过我给予的帮助下获得的良好教育去推动改变。当我开启我的商业生涯时,我自学了普林斯顿大学的历史课程: 我明白了领导者是如何在属于他们的时代、为他们的国家做出改变。因此,我投资于未来的领导者,而这一项投资使我变得更加成功。我期待继续投资于那些有潜力的未来的领导者。”

谢尔比·戴维斯

戴维斯UWC奖学金联合创办人及慈善家

 

Content

前不久,福布斯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介绍一直以来支持世界联合学院的企业家、慈善家,其中特别提到戴维斯先生及他创立的世界联合学院奖学金计划。的确,UWC能发展至今天,得益于许多戴维斯这样的企业家、校友和各界人士以及一些国家政府的支持。戴维斯先生所倡导的“做一个有梦想的实干家”也激励着UWC的学生采取行动,为创造更美好的世界而努力。

 

今期我们就分享一下这位令人尊重的慈善家为什么如此热衷地支持UWC及他对UWC做出的巨大贡献。

  • 谢尔比·戴维斯先生

 

“谢尔比·戴维斯 (Shelby Davis,美国戴维斯家族第二代投资家,戴维斯UWC奖学金计划的创始人)每年花费四千万美元提供奖学金补助给UWC的毕业生,保障他们可以顺利进入94间美国知名高校及文理学院就读,这也为美国学生提供了可以与UWC学生共同学习的机会。” 这是福布斯杂志撰稿人伊丽莎白·麦克布莱德最近在福布斯发表的文章的开头,引发了许多人对UWC和戴维斯UWC奖学金计划的兴趣。根据该奖学金计划官方网站信息,每一年戴维斯先生为此项目的实际投入多达4500万美元。

 

戴维斯UWC世界联合学院奖学金计划(Davis United World College ScholarsProgram,简称“戴维斯奖学金”)是全球最大的私募国际留学生奖学金计划。是由美国慈善家谢尔比·戴维斯创立的。

 

根据该奖学金计划官方网站信息,自2000年成立以来,已经为来自152个国家的7,686名UWC学生提供奖学金,以支持他们在美国94所知名高校就读。包括所有常青藤大学,2015-2018届获戴维斯奖学金就读这些常青藤的UWC毕业生达到361人。

 

[注:人数分布为:布朗(146),哥伦比亚(20),康奈尔(30),达特茅斯(34),哈佛(31),普林斯顿(57),宾夕法尼亚(17),耶鲁(26)。]

 

今年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常熟)迎来了第一届毕业生,除了间隔年的同学,绝大部分将继续在大学求学,其中相当一部分学生获得了戴维斯奖学金的资助, 总数达到每年USD970,000,相当于四年高达USD3,880,000。戴维斯奖学金计划的慷慨捐赠能够帮助UWC学生顺利完成四年大学学业。

 

与此同时,谢尔比·戴维斯夫妇为了奖励并进一步鼓励校友和各界人士对UWC学生高中阶段的学习给予支持和慷慨馈赠,他们又决定只要每一所UWC可以自己筹到一百万美金,他们也将给每一所UWC同样数额的赞助,最高可达一百万美金。去年常熟UWC通过慈善义卖获得的超过六十多万美金筹款,也已经收到了戴维斯先生同等数额的赞助。

 

为什们戴维斯先生如此热衷地支持UWC的事业呢?让我们一起听听他自己怎么说?

 

2015年11月7日,戴维斯先生亲自从美国前来常熟,出席了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常熟)的盛大开学典礼。他在发来的贺信里回忆了他如何在访问了美国UWC之后,决定给予UWC学生奖学金,对UWC教育给予大力支持。

  • 谢尔比·戴维斯先生(左一)参加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常熟)首届开学典礼

 

“早在上世纪90年代,我就对怎样使我的慈善事业为21世纪的发展做贡献进行了十分认真地思考。巧合的是,我遇到了当时的美国UWC的校长Philp O.Geier 博士,他邀请我去学校参观并且跟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见面。我的父母一直从事于国际主义事业,这给我留下了很深的烙印。我在商业上的发展加深和开拓了我对国际化的理解也使我明白各个层次的领导人的重要性。在我参观完美国UWC校区后,他们的项目以及他们的学生具有的成为未来的领导者的潜质,令我赞叹不已,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促使我决定为世界联合学院提供大量的慈善投资和奖学金。”

 

他还写道:“世界联合学院学生的活力、智慧、激情和潜力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把对世界联合学院学生的支持看作是投资而不是礼物。我投资于来自世界各地的有前途的学生,从长期回报来看,我希望能看到一个更好,更安全和更和平的世界。我坚信,教育能充分挖掘人们的潜力-- 我认为世界联合学院的模式以及他们的学生是我看到的世界上最好的教育模式和产物。

  • UWC现任主席约旦努尔王后(右二)和谢尔比·戴维斯先生(右一)与常熟UWC学生交流

 

戴维斯认为: “世界需要非凡的领导人驾驭国际上复杂的挑战,紧张局势与冲突,以及充分把握新的机遇。培养这样的领导者正是世界联合学院的目标,我们为有机会支持这样的学校而深感自豪。”

  • 谢尔比·戴维斯和获得UWC奖学金的学生在一起

每一年,UWC都会为近2000名才能出众的学生提供独一无二的教育机会。这些学生中,很大一部分来自全世界150多个国家中经济困难的家庭。UWC将继续基于表现和潜力选拔学生。通过这种方式,我们能确保学生群体的多元化。而正是这样的多元化激发了学生通过行动改变世界的愿望。

 

下面是福布斯文章的摘录:

 

一所好像与当今世界格格不入的学校获得了企业家的青睐而茁壮成长

 

作者:Elizabeth MacBride

 

Shelby Davis (注:美国戴维斯家族第二代投资家,UWC 戴维斯奖学金的创始人) 每年花费四千万美元提供奖学金补助给UWC的毕业生,保障他们可以入读94间美国知名高校及文理学院,确保美国大学学生能与UWC学生一起学习。

 

UWC是由德国教育家Kurt Hahn在二战后于1962年为推广多元化和全球化,包容差异而建立的学校。在目前的世界里,这所学校似乎有些格格不入。现如今,民粹主义的拥护者主导着美国、英国和土耳其等国家,新闻头条里充斥着唐纳德·特朗普令人担忧的执政理念,这位美国新总统的言行与奠定了二十世纪的那些人们向往的美好理想背道而驰。

 

但UWC这一项教育运动依然从容不迫地发展壮大着。在过去的五年里,UWC全球校区的数量增长了三分之一。2014年至今,在亚美尼亚、德国、中国内地、泰国和日本相继建立了五个崭新的校区,为16至19岁的年轻人提供IB课程的教育。十七所世界联合学院长期面向全球各地招生,使得中东地区国家的学生也有机会前往欧洲、北美等地区学习。

 

 “如今唐纳德·特朗普赢得了总统选举,英国退出了欧盟,我们可以说是活在一个令人捉摸不定的复杂世界里。对于这一切,我们尚未找到简单的答案。”Peter Howe,大西洋世界联合学院的校长说,“UWC代表着多元化的力量,而不是威胁。”

 

我认为UWC是被全球政界与金融界精英们深藏未露的一个秘密。这些精英人士大力支持UWC,一部分人选择将自己的孩子也送往UWC,和来自不同背景的孩子们一起接受教育。目前,UWC在全球已经拥有17所分校,超过7500名学生在此学习成长。UWC每年的学费由15000美元至40000美元不等,大部分学生在进入UWC学习之前都获得了自己国家理事会颁发的部分或全额奖学金。当然,在每个UWC的校园里,都会有当地的学生,其中也包括支付全额学费学生。

 

UWC大部分的课程都是建立在个人实践和社会服务的基础上的。学生们可以开着救生船去营救莱斯沃斯岛上(希腊)的难民,也曾经筹款资助斯威士兰的一个非盈利机构,帮助孤儿院的孩子在墙壁上画画的项目。

人们对于商人,往往持有利益至上的刻板印象。然而对于UWC来说,那些慷慨解囊的,恰恰是这些成功的企业家。他们竭尽全力支持这个培养未来领导者的学校的发展,给真正有才能的人一个平台,来改变这个世界。

 

UWC培养的学生进入世界各地的知名学府以及文理学院进行深造。这些学生对美国的小型文理学院的影响亦不容小觑。美国威斯敏斯特学院在2002年至2016年期间共录取了322名UWC学生,由于国际学生往往对学校有着非常积极正面的作用,因此学校大力协助他们加入兄弟会和姐妹会等学生组织。该学院每年录取约900人,其中大约17%为国际学生。 “这些国际学生更懂得承担责任,”该校前任院长Pat Kirby说。

 

诚然不是世间万物都可以用数据衡量的,比如许多真正有价值的东西就很难量化。媒体们可以轻易地报道特朗普政府那条影响数千人的旅行禁令,然而一位,或是一群国际学生,改变了兄弟会年轻人的内心的故事却更难捕捉,而这些故事可能更为重要,就像Tim Piazza的逝世一样。(注:2017年2月4日,这位在宾州州立大学的19岁的二年级工程专业学生在加入兄弟会的仪式上意外去世。)

 

当我让Kirby给我举一个例子,说明这些学生对兄弟会产生的积极影响时,他说:“兄弟会以前做公益服务项目时多半是为了宣传。而现在,学生们是发自内心地在做公益服务了。”

 

这些改变,都是多元化和全球化理想的最好体现,可惜至今仍鲜为人知。

 

福布斯文章翻译:都乐、王子尚(Pre-DP)吴越雯(DP1)

 
福布斯报道原文链接如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