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输在起跑线”这句话是一个缪论 | 社会实践项目周反思(一)
“输在起跑线”这句话是一个缪论 | 社会实践项目周反思(一)

今年是我在UWC的第一年,我和同组的二十多个同学一起来到了湖南省邵阳市隆回县的思源实验学校。八天的行程下来,确实有太多太多的收获想记录下来。这些东西都是从我脑子里真实地跳出来的,一些零零碎碎、奇奇怪怪的感受和想法,可能有褒有贬,有好有坏。

Content

改变在发生

 

 

隆回的思源学校规模非常大,从小学一年级到初中三年级一共有5000多个孩子。

 

人口基数太大这个东西,是导致许多问题的根源。

 

这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因为老师的数量,每个老师的精力确实是有限的,所以为了整体上、宏观上的教学效率,机械化、整体一致化的教学方法自然就应运而生。

 

在整体利益最大化和个人利益最大化之间,中国的国情只能允许我们选择前者。当我们为他们感到遗憾,在想这里的课堂中没有提问和批判性思维的时候,当地的老师考虑的是我如何能在一堂课尽量的把我想讲的东西讲完。

 

基于现实的基础上,这样的教育已经是最合理的方式了。只是资源太有限,导致很多东西都成了遗憾。

 

但是同时,我也认为,合理不代表理想和正确。在任何推进社会发展的事情中,尤其是教育行业,确实需要一点点理想主义。就是因为有太多现实的东西钳制住了改变的脚步,而太多的人又被限制在了现实的条条框框中,所以那一点突破重围的的想法才显得尤为可贵,也尤为重要。正是因为它,不可能才一点一点地变为可能。

  • 我们在上课

 

可以看到,很多中国人在做这样的教育实验。非常让我欣喜的是,在这一所思源学校里,我看到了中国的教育在进步,学校里给孩子教课的方式已经不完完全全是所谓的“死学”了。

 

比如说,学校每周一次的班会课开始变得别开生面,像一场大型的讨论会,孩子们相对来讲有比较高的自由度去发言(至少在我去的班是这样的),对班会上讨论的东西畅所欲言。

 

再比如说,我们在给孩子们上课的时候让他们自己提出问题,我们来解答,大部分班级中的同学都非常积极,这绝对能反映出老师的日常授课模式也是一定程度上鼓励发言的,或者说至少没有以往那么抑制,否则孩子们的积极性一定不如给我们展现的那么高。我们也丝毫不认为在我们讲课的班中,孩子们的表现有作秀的成分,因为老师长年累月的教育模式是影响孩子整体的性格塑造的,而区区十一二岁的孩子们不太可能表演出另一种性格。所以我相信在这么多外向的、思维活跃的孩子背后一定是这所学校在改观的教育理念。

 

更重要的是,我们在这所学校的学生的眼中,能看到光。那种光是当一个人有精神内核,有灵魂的时候散发出来的,这种光代表着孩子们不麻木、不同质,他们的人生中蕴藏着潜在的力量。这种感觉是极其强烈的,在这所学校里面走着,我们能感受到欢快的气氛,和一个一个鲜活而有力量的生命。在改革漫漫长路上,这已经离为万人唾骂的中国式“死学”有一段距离了。

  • 孩子们眼中的光

 

在这所学校,我们都看到了改变。

 

关于一些思考

 

因为在大城市的原因,我确实从一出生中一直到长大,都拥有着比这些学生好得太多的资源。从我父母的受教育程度导致的观念和教育方法问题,到我享受的物质资源,再到我受的教育和视野,都比这些学生所享受的要优渥许多。

 

这是客观的,也是无法否定的。但是我丝毫不觉得就应当否认教育对这些学生的意义和对他们的人生产生的影响。

 

“输在起跑线”这一句话是一个谬论。因为每一个人享受的资源就是不同的,每一个人的人生也是不同的,所以我们的人生不是一场确定起点和终点的马拉松,而是广阔天地般的任何一条路。因为生在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和阶层是我们无法选择的,但是每一个人,无论他的社会地位,不管他是多么渺小,他都有着对于自己而言百分之百的人生,他都得活出自己的人生。而教育,就是要激励每一个人面对摆在自己面前的境遇能勇敢地走出自己的路。

 

“悲悯”他们,“否定”他们,是一个自以为在上层社会的人,站在自己所在的高处俯视他们而产生的想法。这样的人,只看到了他们几分之一的人生。

  • 和超可爱的小朋友的合影

 

关于“嗨点”

   

Project Week对我们来讲也是一定程度上的文化学习和旅行。

我一直在思考如何在旅行中更开心这个问题。在这八天中,我发现在某些时刻,有些人玩儿得很开心,有些人却只觉得一般般。而又有那么一些人,在什么时候都玩儿得很开心。

所以我想,旅行中的开心,最关键是爱的要点,也许不是找到更好玩的地方和做出更完善的攻略,而是降低自己的嗨点。当我们把心中的标准放下来,变得更有好奇心,对当地的文化接受度高一点,变得更容易满足一些,也许一下就会开心起来。

同理,有时候生活中这个“生存宝典”也适用。

 

关于手鼓

  

隆回人民很喜欢打手鼓。这个手鼓不是本土文化,而是由非洲传进来的,在经过当地人的改造和演变,竟然成为了隆回很流行的大众文化。膝盖高的手鼓,侧面彩色的花纹和绳子,使隆回文化在我的印象里多了一抹颜色。

到隆回的第二天晚上,学校的外面有一个手鼓文化节,当地民众拿着手鼓坐成一圈,中间有一个姑娘在跳舞,音乐放的震天响,站在旁边都能感受到热浪一般的热情。于是我和几个同学就跑到圈子中间开始疯狂蹦迪,我们蹦的中不中,西不西,每个人都在跟着音乐疯了一般地瞎跳。当地民众看到有外国人加入,超级热情地拉着他们跳舞。于是在整个十分钟里面,中文口水歌的声音,金头发、棕头发和黑头发们各自不同而疯狂扭动的舞姿,还有清脆而极富节奏感的鼓点相互交织在一起,竟然碰撞出一种很异常奇妙的气氛,一切东西都在这里交融和汇集,让人忘掉所有的一切,用纯粹的快乐投入。

 

Project Week对我而言,对UWC而言,不是一个去帮助别人的一周,而是一个去了解、去交流、认识世界、认识自己的一周。

 

最后 Project Week was totally FanTAstic!!! (我们组的slogan)

期待下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