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女孩与朋友们为什么去“土楼”? | 项目周
挪威女孩与朋友们为什么去“土楼”? | 项目周

一个星期,三个目标,无线的回忆。

Content

我一直在想,作为一名留学生,在中国上学这差不多两年的时间里,我是否已经足以了解这个历史悠久,地域广阔的国家。 在福建土楼的这一周让我觉得依然还有很多值得去看和探索的地方,这里与常熟UWC的小泡泡大不相同。

  • 土楼鸟瞰

 

福建省东南部的土楼因其非常规造型而闻名。土楼是一个圆形的泥土建筑,大部分建于13世纪和20世纪间,是客家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土楼的建筑构思真的很用心,曾经起到提供保护和安全的作用,现在是建立密切的社区关系和村庄里人们开会的场所。 我和我的同学们很幸运,我们参观的土楼里有一个小图书馆,一个厨房,一个健身房/投影仪/食堂和一个茶室。 生活在这个土楼的有8个家庭,二楼是他们的住所,而在白天则使用一楼的设施。 当我们整个小组抵达后,亲眼看到这样的建筑,我们都立刻感受到,这种生活方式非常有效地在土楼和周围的村庄建立起一个紧密,热情和温暖的社区。

  • 土楼内景

 

周六晚上当我们到达临时住所时,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村民的热情。 那天我刚刚抵达,后脚还没下车,来迎接我和同学们的女生宿舍的管理员就快速热情地一把握住我的手臂,并带我到我将居住一周的房间。 那天晚上,我在厨房里吃了抵达土楼后的第一顿晚餐--美味的素食,并且见到了在一周里会为我们准备餐食的了不起的女士。 那天晚上,我睡觉的时候感觉我真的来到了一个非常特别的地方。

 

第二天,我们睡了10小时后醒来,准备好迎接新的一天。 这一天的计划是到处走走,去了解村庄。在村庄里,前一天晚上睡觉前的感受再现眼前。 我们所到之处都有孩子们跑来跑去,村民们打开门窗,我们看到无数的笑容和欢迎的面孔。 这个地方给我的感觉仿如20世纪50年代社区的广告, 特别是这些孩子们,他们无论年龄大小或性别都是朋友,他们都在一起跑步或骑自行车。这与我长大的国家挪威的社区形成鲜明对比,在挪威,大孩子们不会跟小孩子玩耍。 尽管我们中文水平非常有限,孩子们努力地与我们交谈,这里不存在害羞,一个周末我们就结交了不少新朋友。

  • 作者(左一)和同学们在土楼合影

 

这个村庄并不是没有问题,因为村子里也有它自己的困境。 村子位于一个非常偏僻的农村,这意味着大多数成年人前往城市工作,并将他们的孩子留给他们的祖父母。 因此,在村庄周围生活的人中15至60岁之间出现了断层。 在这里工作的人大多从事低薪工作,资源也很缺乏。 村里有一所当地幼儿园,目前有13名从3岁到8岁的学生。 老师免费工作,他们也没有接受过相关的教育。

 

我们此行希望能在一周内完成三个目标,设计幼儿园课程、美化幼儿园环境、在志愿者中心修建一个庭院。

 

一次简短的幼儿园访问给我和团队的其他成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通过之前DP1项目周和知行活动,与之前我们去过的其他的教育机构相比,我们发现这个地方的创造力和色彩的丰富表现十分突出。 屋顶和墙壁上挂着艺术作品,很明显,创意是这所幼儿园非常重视的。 它让我想起了我自己的小学,所以当被问到谁想和老师一起设计新课程时,我马上举起了手。

  • 彩绘社区舞台

 

 

同时,我们还有一个小组在幼儿园的一个教室的墙面画画,另一个小组在女生宿舍的后院搭一个全新的庭院。 一周结束时,幼儿园和当地的社区舞台都变得更加色彩绚丽,志愿者中心也出现了一个新的很酷的有着“老虎”图案的庭院

  • “老虎”图案庭院

 

然而,课程团队遇到了一些挑战。 很明显,这个幼儿园的资源十分有限,对他们的学习造成了限制。 正因为如此,我们提出尽力帮助这个幼儿园和社区的想法 - 试图筹集资金,为这个村庄提供一个设备齐全的计算机房,给学生和成人教授英语和计算机知识, 以及提供用于幼儿园课程的玩具和工具。 在集思广益这一想法时,我们清楚地知道,这将成为需要远远超过一周时间来推进的项目, 这也是让我们觉得我们所做的事情更加有意义和令人兴奋的原因所在。

 

我们也正在通过学校的线上支教知行小组在村里建立一个在线英语辅导系统,我们希望这个系统能够在不久的将来启动和运行。 我们也在慢慢开始筹款,第一步是销售孩子们自己制作的一些非常时尚的帽子。 我们的梦想是明年,下一届常熟UWC学生可以在他们的项目周访问该村,并能在全新的计算机房与孩子们一起学习。

 

我的一位中国同学詹远在对这次项目周的反思中写道:“本次项目周是我在UWC的三年中最具意义的一次。印象最深的是我们自发组织的一次爬山旅行。沿着山路,我们用麻袋捡起了许多山上的垃圾,包括塑料袋、纸盒、废旧瓶子等等。一趟下来,我们竟然已集齐了四个麻袋的垃圾。山清水秀的内龙村里,这些垃圾显得触目惊心。当回头看到终于干净的山路,成就感油然而生。但与此同时,我们的心里却又生出沉甸甸的责任感:我们知道,我们刚才所做,不过是暂时的。若没有足够的环保意识和垃圾回收系统,这些垃圾将会一次又一次地出现。于是,在给幼儿园小朋友设计的课程中,我们特地加入了‘环保与节约’这一章节,以提高孩子们的环保意识,为乡村的长远发展作出持续性的努力。

 

经历了几次项目周的历练,我们在拥有一腔热情和理想主义的同时,也学会了认清他人真正所需与自身不足之处。比如说,为孩子们设计英语课程时,我们认识到由于当地资源有限,老师们即使有了教案也无法很好地授课。意识到我们设计的局限性后,我们联系了学校线上支教知行PVO online Teaching, 由校内经验丰富的学生们来负责这部分英语教学。比如说,当我们意识到自身专业技能欠缺而无法进行建筑修复任务时,我们转而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为‘志愿者中心’修建了一个庭院。干净整洁的庭院,能吸引更多志愿者来内龙村服务,为土楼的兴建有着重要的作用。即使刚知道无法亲手修建土楼后有些失望,我们还是灵活地根据现实情况所需,贡献出了自己微薄的力量。

 

项目周是一次由内到外的成长:它教会我们怀揣远大目标的同时,灵活地解决沿途所遇的问题。脚踏实地,仰望星空,我们学会了把理想照进现实。”

 

是的,这个星期的经历不仅让我心中充满了平和、希望和感激, 让我有机会对我完全不了解的中国乡村有了亲身的观察和体验,对于中国的同学来说也收获良多。

 

我想对我新的“家乡”福建土楼的朋友,特别是照顾了我们一周的老乡说声:谢谢!

英文供稿:Solveig Hillestad, 挪威 (中文翻译自英文);詹远,中国

照片:Chloe ten Brink,比利时

视频:Jùlia Vieira Branco,葡萄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