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开始的地方——写在毕业季
梦开始的地方——写在毕业季

小编语:李丹老师2014年6月加入常熟UWC的创始团队。目前,她担任学校IBDP 汉语基础课程的教学工作,并参与研发和开展校本中国研究课程,指导并参与学校课外活动,同时还兼任学生生活导师及学生辅导员。李丹老师也是IBO总部正式聘任的IBDP汉语初级课程考官。

 

李丹老师于2008年被公派前往挪威北欧红十字世界联合学院,担任IBDP汉语基础课程教师及学生导师。之后,她在挪威奥斯陆大学继续深造,并获得比较与国际教育硕士研究生学位。

 

在毕业季,我们特邀请李丹老师写下此篇饱含深情厚谊的文章,献给常熟UWC首届毕业生。

Content

 

铺开纸笔,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我终于鼓起勇气写下了这第一行字。几天来,因为害怕被离别的愁绪撕扯,我一直在试图逃避谈毕业,谈你们。直到你们陆陆续续地离开,我才稍稍安下心来,整理思绪,在文字里回忆回忆过往,畅想畅想未来。 

 

三年前的盛夏,我毅然决然地放弃了挪威闲适的生活,回国加入到常熟UWC的创校团队。那时有朋友的不解,也有家人的责备。但只有我自己清楚,2010年的五月,在挪威UWC的毕业典礼上,我曾代表离职教师郑重许下诺言:继续深造,将来做一名好老师,更要成为一名优秀的教育工作者。为了这个诺言,我一直在默默努力着。转眼四年过去,当我听说国内有这样一群执念者,为了能让UWC的教育理念和价值观在中国大陆生根发芽,竟四处奔走相告,倾尽心血长达数十年的时候,我知道是时候回家了,是时候去践行我的承诺,为我所热爱的UWC教育事业添砖加瓦了。

  • 常熟UWC创校团队2015年合影,前排左四为作者

 

整整一年的准备期,我见证了高楼平地而起,见证了常熟UWC获得国际董事会的审批,见证了校园里植下的第一棵香樟树,也见证了无数的第一次……第一次在偏远的西北小城举办信息说明会;第一次组织新生培训(那时被录取只能输送到国外的UWC);第一次做面试官;发出第一封常熟UWC的录取通知书;还有庆功宴上第一次吃的大闸蟹……一年后,我们终于在昆承湖畔迎来了你们,来自五十多个国家的128位可爱的同学们。在首届开学典礼上,我和许多老师们一样喜极而泣,直到那一刻,我才体会到所有的放弃和付出都是值得的。那一年的辛苦和泪水,也只有一起携手走过这一历程的UWC人才能体会到吧。

 
  • 初建的中文系,第一次外出考察 从左至右:作者李丹、副校长李萍、知行项目总监马骅

 

接下来的两年,我陪伴着你们一起成长。记得有位年轻的UWC校友曾经说过,UWC是一所她永远也毕不了业的学校。对于我来说,UWC更像是一所让老师们学无止境的大课堂,因为在教师的岗位上,我学到、体验到的永远比付出的还要多。两年的朝夕相处,我看到的不仅仅是你们在学业上表现出的骄人成绩,而更多的,是在这个百邦一家的大熔炉里锻造出的胸怀世界、团结友爱、勇于承担挑战和责任、善良又纯真的优秀品格。

  • 2015年开学和学生们合影

 

诚然,IB繁重的课业压力有时会让你们紧张地透不过气来,但我还是欣喜地发现,你们的能力和潜力,远远超乎我们的想象。你们所学到的不仅仅是莎士比亚巨著中华丽的修辞,亚里士多德缜密的逻辑论,而是文学、哲学作品中批判的精神和思考的力量;你们所收获的不仅仅是欧几里得的几何学,牛顿的三大定律和门捷列夫的元素周期,更是科学实验背后的钻研精神,和把所学用于实践的勇气和信心;你们所掌握的不仅仅是亚当·史密斯的国家财富论和卢梭的社会契约论,更是严谨地调查、理性地分析,积极促进社会改革和进步的行动力;你们所欣赏到的,不仅仅是蒙克的表现主义绘画技巧、梵高的后印象派作品和莫扎特的维也纳古典乐章,更是将艺术、传统和情感相结合,服务社区与社会,为他人带去欢乐的善良和真诚......

 

在这个大家庭里,许多人与不同于自己肤色、宗教、文化,甚至是政见的人成为了好朋友;许多人对叙利亚的战火、埃博拉的病毒不再冷漠;许多人对改善湿地的水土条件、社区的环境卫生开始产生兴趣,许多人不再一味抱怨和指责中国的空气污染、日本的核电辐射……于是就有了模拟联合国、全球热点论坛、关爱自闭症儿童组织、手工艺作坊等等散发着人性温暖和光辉的社团,于是也留下了小动物保护、山区支教、赈灾捐款、援建住房等等的动人故事。

  • 带领学生在湖北思源实验学校支教

 

这些美好的回忆犹如UWC浩瀚夜空中的点点繁星,将她装点得璀璨无比。与其说是UWC为你们创造了独特的环境,激发了你们的潜能,让你们更好地为社会和世界服务,我更愿意说,是你们塑造了UWC的独特气质,在履行世界公民义务的同时,也为自己添上了五彩的翅膀!

 

两年的UWC生活是短暂的,但是在大部分人心中,却是一生最珍贵的财富!于你们如此,于我也一样。至今难以忘怀二十五岁第一次出国,第一次用英语,就懵懵懂懂地做了UWC教师时的情景,我是何等的幸运啊!难以忘记老生把我误认为是新生,而新生错把我当做老生时的尴尬;难以忘记学生们歪歪扭扭在黑板上用中文写下的“老师,我们爱你!”;难以忘记生日那天全校师生在餐厅为我唱的生日歌;难以忘记青海藏族自治州的同胞们遭受地震灾难时,老师和同学们慷慨的国际援助;难以忘记第一次滑雪、第一个圣诞节、第一次跟学生为政见争得面红耳赤,更难以忘记在那个离别的五月,同样洒在身后的欢笑和泪水……

  • 学生们为我过生日

 

如果说那两年的UWC经历还是青涩的,那这刚刚过去的两年已让我羽翼丰满。感谢常熟UWC的毕业生们,是你们又陪我完整地走过两年,让我践行着自己的诺言。我所描述的美好片段,相似却又不同,但无论发生在哪一所UWC,都是我为之倾尽全力的原因,是我多年来有过疑惑、彷徨,却从未放弃过的信念,也是我想在未来的几年、十几年,甚至是几十年里传递给我的学生们,我的孩子们,许许多多的爸爸妈妈们和志同道合的教育工作者们的理想。如果教育只有一个终极目的,那就是教育人恪守本真,保守善良,并能社会服务,让每一个受教育者幸福地生活。

 

突然记起那一次和你们为了“保护小动物权益”而行走。大家利用课余时间查找资料,制作了精美的海报,相约徒步登山,沿途宣传动物保护的知识。六月的常熟虞山酷暑难当,你们一张张小脸儿晒得通红却没有丝毫怨言。每每有行人走过,我们就试着劝说他们停下脚步,听我们讲讲关爱小动物的那些故事;我们也曾一字排开,站成虞山的一道风景,用标语和肢体语言告诉路人,“我们在乎!”

  • 虞山行走,呼吁保护动物

 

那天,不乏路人向我们投来疑惑、不解,甚至是嘲笑的眼神,但我们还是做得心安理得,一路欢声高歌!因为我知道,支撑你们完成任务的,是一颗颗金子般的爱心。你们曾省下自己的零用钱送流浪的小猫小狗看病,为它们找新家;在冬日的严寒里,你们曾在救护站亲手为小猫小狗打扫房间、拌食、洗澡;你们也曾认认真真地写下呼吁政府整顿家禽家畜屠宰市场的倡议……这些小事,并不是人人都在乎,但总有人会在乎,这就足够了。

 

我想,从UWC毕业的你们和你们将来的孩子,你们孩子的孩子,大抵都会是这样善良的吧。我已又一次接受挑战,行进在下一个两年的征途上,你们是否也已准备好为未来一搏?还有当年从挪威UWC毕业的你们,是否还记得“无论何时何地,都会为之奋斗”的誓言?我相信,这世上总有一些人,会为着某个执念,理性地“狂”着。

  • 我负责的小组(crew)成员中的2017届毕业生合影

 

准备搁笔了,此时的窗外雨已停了,我也不再伤感。想起友人安慰我的一句话,是啊,你们飞向远方,而我收获的,是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