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科生在UWC收获的巨大成长
理科生在UWC收获的巨大成长

三月的荷兰乍暖还寒,梵高画笔下的色彩已经初见端倪,难得的晴空上云朵棉花糖般的堆积着,草坪上明媚的小花星星点点的随风轻摇,学校池塘边的天鹅依旧气冲冲的支棱着翅膀对我们的路过表示抗议。

Content

我和我的同学Jason、Nick抱着两箱实验器材,从小学部返回宿舍。手机里下半年即将入学荷兰UWC的学弟学妹正询问着这边的知行活动,我不禁哑然失笑。知行啊知行,知是行之始,行是知之成,不知不觉中,我的“知行”也有几个年头了。

  • 荷兰UWC

"知行"的起源

小学六年级一次偶然的机会,好奇的我报名参与了一次在合肥的安徽省图书馆英语沙龙的主持。自此,我开始每月一次给小朋友讲绘本故事。很快我就体会到了“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辛苦准备了好几天的资料,结果上台十多分钟就讲完了;备好的课程瞬间忘词,看着台下的小朋友好奇的眼光我哑口无言;遇见比我年龄大的学员顿时惶惶然不知所措……不过渐渐的,我开始掌控课堂,身边也开始有了学弟学妹的追随,我开始有了自己的“品牌”和小小团队。

  • 第一次上课的宣传海报
  • 在省图书馆上课

 

到了初中,物理成了我最感兴趣的学科,而我身边的不少好友却由于种种原因,对物理深恶痛绝。我想,我是否可以在省图书馆普及一些科学知识呢?这样等小朋友们到了初二就能像我一样爱上物理,能感受到物理的美。于是我开始用英语为小朋友讲解浅显的科学知识。中考前夕,我的团队的成员都逐步开始尝试独立授课。尽管中考学业紧张,我依旧坚持上课。这时的我开始尝试跳出教材,直接给小朋友们现场演示科学实验,并尝试用浅显易懂的英语来诠释这些物理现象。

  • 我给学生上科学课

确定去常熟UWC上学后,我很担心在省图书馆坚持了三年的公益“事业”草草收尾。于是在中考结束的暑假,我们提高了教学频次,要求团队的成员开辟出自己的课程系列,这样在我去常熟之后,可以把这项公益继续做下去。每节课上完后我都会带成员们进行总结分析,探讨还有哪些可以提高的地方。到我准备离开合肥前往常熟之际,我们已经发展成为有六个固定成员的团队,在两个社区展开公益活动。

学习、实践与思考

随着我对物理和教学理解的深入,常熟UWC为我提供了更多学习、实践和思考的机会。

 

借着学校项目周(Project Week)的活动,我在海南保亭思源学校进行了三天的支教,这是我第一次连续给一个五十多人的大团体上课。我和队友熬夜精心准备物理课,我们准备了很多简易有趣的实验。当所有的学生都全神贯注的听讲,抢着上台来自己动手实验时,我们内心真的十分激动。

  • 项目周Project Week的支教活动

 

很快,常熟UWC布置了一项名为“热情项目”(Passion Project)的研究型作业,要求在四个月形成一篇类似Extended Essay的论文。与我的辅导老师Jaime头脑风暴后,在王颐校董的多次鼓励下,我将我的项目主题定为Improvements in Nowadays Physics Education for Kids Based on Teaching Media and Methodology,也就是基于教学方法和教学媒介当下儿童物理教学的可提升之处。

 

这期间,我对市面上针对儿童物理教学的视频和书本进行了系统的分析与总结。有在YouTube较为流行的Dr. Quantum, Minute Physics, MIT K12 Physics,也有网易公开课,礼花弹等教程。我发现线上大部分的网课都以服务初高中和大学生为主,针对低龄青少年的教程非常之少。这给了我很大的发挥空间,我开始思考,如何在科普课程中凸显“小童特色”?要设计何种元素,才能使课程足够有趣且易懂?

  • 网络教学视频调查报告的一角

 

在“热情项目”的调研和我们的知行ULAB的实践中,我意识到给小学生进行科普,“魔幻”题材是个很好的契入点。我开始尝试将物理知识与哈利波特中的奇幻元素相结合,比如用Quidditch(魁地奇)来讲解伯努利原理,用邓布利多的deluminator(熄灯器)引出光现象的本质,用disapparate(瞬移术)联系真实世界中的量子纠缠。果然,这样讲课,孩子们能够更积极互动参与,回家后也开始翻查相关的杂志和视频。

 

完成“热情项目”后,为了将我的教学成果复制到省图书馆,我逐步萌发出制作教学视频,线上线下相结合来延续远程公益活动的想法。只是令我没有想到,制作视频竟如此麻烦。一期短短的视频,从录制到剪辑成功要花费二十多个小时。不过无论如何,我们没有停止脚步。

挫折与改变

去年九月,我如愿来到了位于荷兰马斯特里赫特的荷兰UWC。有了之前的种种探索与实践,带着依旧燃烧的对理科的热情,一到校区,我就联系了学校的知行负责人,并且争取到了一个社团展位的名额,准备招收当地的团队成员,将我的科学社团扎根于荷兰。

 

荷兰UWC校区小学部有社区俱乐部(community club),面向周边社区开放,而高中生则必须要参与不同的知行。与小学和高中部两边老师充分交涉后,我在这两边架起桥梁,创办了X-course Science Club。这种尝试,不但能服务当地社区,也为在校的DP学生提供了持续参与知行的机会。感谢学校社团运营部门的影响力,我们的科学社团的告示刚一挂出,就有十位小学生报名,并定在每周三下午上课。

 

本以为有实践经验的我会轻车熟路信手拈来,没想到一开始就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这里的孩子们完全不同于我以前在中国遇见的任何一个学生,他们简直是“太太太活泼”了。我们用尽浑身解数,他们也很难专注于课堂超过五分钟。原来备受好评的波粒二象性、哈利波特与牛顿第三定律、超级英雄的科学等课程都以失败告终。最恐怖的是,一旦有一个小朋友跳起来,其他孩子就会跟着起哄,场面会瞬间失控。我曾瞠目结舌的看见孩子们趴在地上拼命的撕抢教具,也看到过我的同学Nick和Jason一边摇头叹气,一边安抚着绕圈追逐的小学生。往往一堂课中,我们会在疲于奔命的维持秩序中度过。我甚至沮丧的想,这肯定是我当年做小学生时太调皮,现在遭到报应了。

 

团队被迫频繁开会讨论,我们也逐渐意识到东西方教育的本质差别。在东方是老师主导型授课,老师是主心骨,而这里,老师更像一个主持人和组织者,一切成果都由学生自己讨论并进行实践得出。正是这样截然不同的理念造成了小学生表现的巨大差异。于是我们互相打气,修订教学模式,重新明确社团使命,我们将原来的“知识灌输者”的身份修正为“兴趣激发者”。我们制作出了不少动手体验环节,从制作熔岩灯到身边液体pH值的测定,尽可能的让课程更加符合孩子的心理预期。渐渐的,课堂的气氛开始好转,小朋友们也从原来的排斥、捣乱、起哄,开始积极参与和提问。

 

三月初是小学部社团的更换期,每位学生都可以选择更换社团。大部分的小朋友选择继续留在X-course,六名新人也慕名加入,一些家长也给我们发来了感谢邮件,这无疑是对我们六个月来的辛勤付出的莫大的肯定和鼓舞。我们也开始慢慢享受和孩子们一起探索科学奥秘的旅程。可惜由于荷兰法律的规定,我们无法拍摄记录那些美好的时光。

  • 选择留下的小朋友们的部分家长回信
  • 团队成员Jason,作者,Nick(从左到右)

UWC对理科生的巨大影响

一切开始变得有序,要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多。X-Course 网站初见雏形;Sam Yang愿意担任常熟校区的Co-founder;省图书馆的小伙伴们依旧坚持做公益讲堂;线上课程视频逐步有序的推出;物理老师愿意随时为团队成员做远程辅导;甚至视觉艺术的同学也表示愿意为网站提供指导......

 

我一直热爱科学,一度坚信科学就是技术,追求科学是一段孤独而又艰难的旅程。而如今,我更相信科学是信仰,是分享和点燃中带来的喜悦与硕果。科学固然理性,可它也从未和感性分开过。从它的诞生——古希腊亚里士多德对物体运动的探索和文艺复兴时期伽利略对行星轨道的分析以来,科学就是以启迪人类,唤起希望而存在。

 

当我赞叹麦克斯韦方程组的严谨之美,当社团里一双双清澈稚嫩的眼神流露出点点星光,当学员高举着从家里带来科学绘本与我们分享时,当我打开邮箱,惊讶的发现社团家长写来的感谢信时。。。。。。那许许多多的时刻啊,我心底如斑斓的礼花般瞬间绽放。而那一刻,所有的我们,都在点燃与分享中感知着科学之美。

 

很多人说,UWC是一所彻头彻尾的Humanity School,是文科生和艺术生得以施展拳脚的地方。可当我回首望去,UWC给我这个理科生带来了巨大的成长。没有这片自由的沃土,可能我是个只会刷题的理科生。我不会潜心调查,不会分析总结,不会深度思考,不会想到去做视频和网站,更不会对科学产生深刻的感悟。

 

感谢省图书馆小伙伴们的一路同行,是你们给了我前行的动力;感谢荷兰UWC的Jason和Nick,在IBDP繁重的学业之余,和我坚持一周一次为小学部社团讲课;感谢常熟的co-founder Sam, 你的经验可以复制到其他校区;更感谢我遇见的所有的老师——范老师、Jaime和王颐校董的鼓励和关注,荷兰小学部社团负责人Lou和Tanya的大力支持。更感恩UWC独特的教育理念,给我提供了自由探索,追寻内心的机会。此时此刻,我对“自由”二字有了更深刻的理解。

 

最后,我非常欢迎更多人加入我们的团队。意气风发的你们,来一起前行吧。在寻求真知的路上,我们都将有一段漫长而艰苦的道路要走,但是相信我,当你坚持走下去的时候,成长就会如期而至。

 

欢迎通过邮箱与我联系,我的邮箱是3067967004@qq.com

 


作者:盛云翰,2017-2018就读常熟UWC, FP;自2018.9 就读荷兰UW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