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改变了我的命运
教育改变了我的命运
关于作者:段孟宇,来自河南,小学跟随在北京务工的父母来到北京,中学就读蒲公英中学、剑桥中学, 后获全奖就读英国UWC,大学获戴维斯UWC奖学金就读美国文理学院路德学院,现已被哈佛教育学院录取,将于今年秋天前往哈佛就读国际教育政策硕士。段孟宇希望未来继续为促进教育公平发挥影响。  

Content

中国河南、中国北京、英国威尔士、美国爱荷华州,四个简单的地标,串联成了我未曾想过的求学之路。这一路上,非常幸运遇到了那些给予我帮助让我不断前行的学校:北京市蒲公英中学、剑桥中学、世界联合学院(UWC) 和 路德学院(Luther College)。我感恩遇到过那么多一路上与我同行并且深深影响着我的老师、志愿者、教授和同学。是他们帮助我成为了现在的我,让我能有勇气探索未来的世界和自己。

 

2006年的暑假,发生改变的一个起点,那个平日里,爸爸妈妈在北京打工,留守在农村老家,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的我,终于在假期能与弟弟到北京和爸妈团聚。暑假快结束时,让我更欢喜的是:爸妈决定让我和弟弟留在他们身边并且在离家不远的一所私立学校读小学。能留在爸妈身边并且在北京上学是我梦寐以求的。自那之后的这十多年,每每想起爸妈当初做的这个决定,我都充满了感激。因为没有他们的这个大胆决定,我也就不会经历下面要写的这些故事了。

  • 作者在蒲公英中学就读(一排左三)

 

一直觉得能在北京遇见蒲公英中学是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冥冥之中,似乎我爸妈让我留在北京,就是为了有一天能够有机会与蒲公英相遇。2008过年期间,我爸妈偶然听到小姨说她邻居家的小孩在蒲公英读书的消息后,立即决定让我年后转去蒲公英读书。北京蒲公英中学成立于2005年,是北京唯一一所公益性质的为进城务工子女创办的民办中学。来到蒲公英之后,我第一次发现原来世界很大,在蒲公英遇到的很多老师和来自国内外的志愿者都帮助我从不同的角度去认识世界并打开了我的视野,让我有机会和更大的世界去碰撞。

 

我与UWC 第一次结缘是在蒲公英读初三时。当时挪威UWC的校长、UWC 中国委员会的成员和一些UWC校友来蒲公英中学参观并且与我们班同学进行了交流。我的一位同学当时问了他们一个问题:你们的梦想是什么?我至今仍然清晰地记得一个看起来大概有50多岁的UWC校友的回答。他说他的梦想是希望能够让世界上不同的人能够和平地生活在一起,不再因为他们的不同而发生对峙和冲突。我经常听很多人说自己的梦想都是考上大学亦或是找份好工作这样具象到某一点的期望,所以当听到那位UWC 校友的答案让我觉得太不同,太新奇了!也因此这次交流活动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同时也让我更加好奇UWC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学校。从那时候起,我开始对UWC 充满了向往。

  • 在英国UWC (作者左一)

2010年从蒲公英毕业后,在蒲公英和嘉里郭氏基金会的持续支持下,我得以继续在北京一所叫剑桥中学的私立高中读书。2012年 九月初,在陈国庆先生的慷慨捐助下,我终于有机会可以去我向往已久的英国UWC读高中。当时因为签证的原因,我已经错过了Orientation(迎新周),但这些小插曲反而让我对这个新学校有了更多期待。回想我在UWC 的经历,我很难具体地一一列出UWC 给我带来的影响和改变。因为在UWC 的过往就像是被种下了一颗种子,至今都在成长,让我成为了今天的我,更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未来的我。

  • 柬埔寨夏季教学组

 

2013夏天,正逢我在UWC的第一个暑假,我跟来自英国和香港UWC的一些同学去柬埔寨的United World Schools支教,这是由一位70年代从英国UWC 毕业的校友为在柬埔寨偏远乡村的儿童创办的小学。虽然6年过去了,那个暑假的经历却仍然历历在目。在柬埔寨的支教过程中,想到了在蒲公英中学时,外国志愿者给我们上课的情景。看到那些孩子,我想起更多的是曾经的我。面对身份的转变,我不停问自己这几周的支教真的能给这些孩子的生活带来什么改变吗?支教结束时,我深深感到自己做的太少了。前几周碰巧翻出我对这段柬埔寨支教经历的反思,忽然发现正是这次经历让我第一次萌发了想将来从事与教育公平和国际发展相关的想法。

 
  • 与华盛顿特区学期项目的同学一同参观白宫

 

UWC 毕业后,我来到美国中西部一所叫路德学院的文理学院读大学。除了在课堂上探索我的学术兴趣以外,我也通过校外实习去不断发现自己的其他兴趣。其中,给我收获最大的是大四上学期在华盛顿DC一边学习,一边在一家侧重社会政策的非营利组织实习。从中我真切地学习到政府是如何通过政策来解决社会问题的,同时也让我对社会政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从UWC到大学毕业我一直都在不断尝试和思考自己到底喜欢做什么,擅长什么,这件事又会带来什么样的价值和影响。大学有一段时间我曾很焦虑,因为我不知道我的这些兴趣和经历在未来会怎样连接在一起。我羡慕那些一直对自己的兴趣、特长和未来的发展目标很确定的朋友们,我也想早点儿做出清晰规划,就这样我在焦虑中不断尝试、迷茫,更多尝试和陷入更深迷茫的轮回中一点一点地慢慢地看清自己。

  • 哈佛录取通知

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去学习国际教育政策,但它恰好在此时此刻把我对教育,国际发展和政策的兴趣全部都很好地连接在了一起。在蒲公英中学和UWC 的教育经历、柬埔寨的支教经历、大学时在不同非营利组织实习的经历,都悄悄地对我想将来从事与促进教育公平相关的工作奠定了基础。2013从柬埔寨支教回来,我写下自己想从事教育公平和国际发展,转眼已经六年过去了,感觉自己像走了很长一段路后又偶遇到了那个过往的自己,只是六年后,更加成熟的我清晰地意识到原来这个就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也庆幸自己更有勇气去做这个在那时看似还是雏形的决定。我也深感幸运获得哈佛大学的录取,即将在今年秋天就读哈佛教育学院的硕士项目。

 

美国苹果公司前CEO 乔布斯生前在斯坦福大学毕业典礼上的曾说过:“You can’t connect the dots looking forward; you can only connect them looking backwards. So you have to trust that the dots will somehow connect in your future”。大概我们现在坚持已久的某个兴趣和做的每一件小事都是我们生命中一个个不起眼的小点,它们看似可有可无,但是这些点却是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为在未来的某一天它们会以我们意想不到的方式连接在一起,并重新组合出现在我们面前,带来更多惊喜和无限可能。

 


图片来源:段孟宇、蒲公英中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