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失败中学习是我在UWC收获的最有价值的一堂课 ---- 参加选拔日有感
从失败中学习是我在UWC收获的最有价值的一堂课 ---- 参加选拔日有感

2月10-11日的周末, 50多名UWC校友自掏腰包,带着家人从全国各地赶来常熟UWC,担任一年一度最多学生参加的选拔日的面试官。 日本UWC的招生官和柬埔寨国家理事会的校友也一同前来,为来自全国70多个省市,190多所中学的320名学生进行面试。

Content

本文作者吴诺亚,是挪威UWC(2011-2013)的校友。她是自UWC中国理事会成立后,第一批被选入UWC的学生。这次利用难得的春节回国之际,专程前来当志愿者,她非常高兴能够有机会回馈UWC。她从UWC毕业后就读美国Macalester College。在大学学习期间,她同时也在招生办工作了四年,曾任国际大使项目协调员与高级实习生。大学毕业后,她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智库和研究所工作,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参与设计与制作了世界第一份分析全球女性领导力的指数。 现被哈佛大学教育学院国际教育政策项目录取。

 

七年前,我拖着两个重重的行李箱,支身前往挪威UWC求学(UWC Red Cross Nordic )。因为种种原因,等我抵达依山傍水的Flekke校园时,已经开学一个多月了。那时UWC中国理事会才刚刚成立,由校友们志愿管理。那时,微信都还未开始流行,信息也不像现在这么发达,我对挪威UWC也是知之甚少。所谓无知者无畏,我想也正是我当时的写照吧。

 

时光飞逝!七年后的今天,2018年2月9日,我第一次来到常熟,为选拔日志愿服务。经过十几个小时的长途飞行,到达常熟的那个晚上,我才刚刚抵达中国几小时,还在和时差作斗争。我想我十有八九会在中国文化晚会上睡着吧——当然,我并没有。这场美轮美奂的演出深深地吸引了我。常熟UWC学生所展现的才华、激情和创造力不仅使这场晚会成为有着浓郁中国风的文化庆典,更是一场中西交融的国际盛宴。坐在观众席的我,不禁回想起我在挪威UWC的时光——我第一次编排具有亚洲特色的文艺节目, 我第一次为了排除各种语言以及文化障碍而绞尽脑汁,第一次认真地思考怎样才能让大多数不甚了解中国的观众体会到中国文化的博大精深。现在仔细回想,那是我第一次认识到, 学习不仅仅发生在课堂之中,在课堂外,我学会了与他人合作的重要性,培养了对活动组织的信心,以及获得了在一个充满活力的国际环境中创造艺术的经历。

  • 在挪威UWC组织亚洲文艺演出 (作者右一)

 

这样的经历在UWC之后也一直持续着,我在美国大学里参与组织了一年一度的亚洲节(Asia Pacific Awareness Month)、国际圆桌会议和其他研讨会,同时继续在大学接受高等教育。去年11月,我参与组织了2017年世界银行青年峰会 ——科技与创新。这是世界银行针对年轻群体而举办的最大规模的峰会,收到了2500多份来自世界各地的申请。不论是参与者还是组织者之中,你都会看到UWCer的身影。单单就我所在的关于对“未来工作与技能”这一领域讨论议题的策划小组,四分之三的成员是UWC校友。

  • 与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合影

 

在美国Macalester College读书期间,我有幸成为第一位中国学生代表美国大学参与大学录取的招生与选拔工作。短短一年里,我面试了上百位学生,他们来自美国各个州,也面试了来自阿富汗的学生。然而,这些经历和在常熟选拔日的面试却截然不同。这里的学生们要年轻得多,并且面试全程还需用非母语的语言进行交流。他们拥有着出色的英语表达能力、丰富的经历和对UWC的热情。这些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尽管有时我们会问一些较为棘手和出乎意料的问题,但是大部分学生都应对自如,充满信心展现自己真实的想法。

 

我还记得有一个学生在面试结束时紧张地问道:“入选UWC学生的标准是什么?”这肯定是一个很多人想问的问题,如果没被问到,也会被反复研究的。但是成为一名UWCer并没有一个单一的标准——这和高考不同。另一方面,我相信UWC的魅力之一就是它的多样性。在我自己的经历中,我的同学中有外交官、总理的孩子、难民子弟和刚开始几乎不会讲英语的土著居民。我有朋友用了41天的时间从北京搭便车(Hitchhike)到达了挪威首都奥斯陆,也有在挪威数学奥利匹克竞赛中稳居前三的同学。即使是在大学毕业的朋友和校友中,我们也在追求不同的学术和职业道路。有些人学习工程学、有些人学习金融、有些人从事教育工作、有些人成为医生、有些人创立公益组织。但是,我们都仍旧怀有共同的UWC使命,也正是这一使命把我们聚集在常熟。在UWC的学习告诉我,人生道路并不是一条直线,而且往往会充满着不公平。然而,决定一个人一生的并不总是起跑线,而是转折点。

  • 在挪威UWC与室友一起

 

在我看来,进入UWC并不意味着你的前途就一片光明,不进入UWC也并不意味着你就没有成功的机会。在UWC学习是具有挑战性的,甚至是严苛的。你可能会面临许多你从未想过的问题与挑战——无论是他人因你肤色、种族或者性别造成的成见(stereotype), 还是对时事的看法不一而引发的据理力争,甚至是因气候因素影响到正常的休息与学习。UWC的经历改变了很多人的一生(包括我自己),但改变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你必须学会承担风险,不怕失败。

 

作为选拔日的一部分,观察学生的集体活动和听取他们的反思让我对这个失败话题有了更多的思考。在短短两天的过程中,从一双双灵慧的眼神里,我时而看到了恐惧,时而看到了渴望。我知道,作为一个前来UWC参加面试并希望入选的学生来说,这是很正常的。相信我,当我在这个年龄时,我绝对还不如你们。

 

从失败中学习可能是我在UWC期间做到的最困难的事情之一,但也是最有价值的一堂课。高三那年,一场某大学保送生的考试意外落马,对我打击不小。比落榜更难受的是,我当初并没有坚定自己的意愿去另外一个城市求学。偶然之间知道了UWC的存在, 身边并没有许多能为我参谋的导师。即使我最终收到了来自挪威的全额奖学金,质疑声也是此起彼伏。“你一个女生,要再去重读一次高中?”“什么,有一本大学上,为什么还要去挪威?”。不仅如此,我还要担心签证以及迟到入学带来的风险。当我顶住了外界压力远赴挪威时,我慢慢意识到,我不能让一场考试,一次失败,或者一番评论来定义我的自身价值。时过境迁,再回首看我当年的选择,我很庆幸选择了UWC。UWC开阔了我的视野,也给了我继续前行的力量。

 

在我现在的工作生活中,我也发现,很多成功的知名人士也并非一帆风顺,他们也经历过“失败”。我记得在纽约召开联合国大会期间有一个主题为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峰会, 我帮助我所在的智库参与组织了其中一个关于女性领导力的座谈会。 当在会场听到我参与研究发布的“全球女性领导力指数”在该峰会中被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举例探讨,我暗暗有些兴奋。除了讨论该指数的价值外,她还谈到了对成功给予狭隘定义的危险,并分享了自己的失败经历。她曾试图申请法国的一所精英大学,但遭到两次拒绝。20年后,当这所法国大学校长邀请她做演讲时,他开玩笑地对她说:“如果你通过了考试并上了这所大学,你可能就不是今天的你了。”

  • IMF总裁拉加德(右)在Concondia 峰会上讨论女性领导力

 

最后,我想对所有参加选拔日的同学们说:你们在常熟完成紧张而忙碌的一天,不管是脑力还是体力都是不小的挑战。无论结果如何,你们应为自己所取得的成就感到非常自豪。我希望你们能相互建立友谊,能更深入地了解自己,了解UWC教育的意义,并且能够把你们在那一天的收获和经历带回你们生活的城市,学校与社区中。也希望你们无论是否被录取,都朝着心中的理想而继续努力。

  • 选拔日夜晚,与常熟UWC董事会主席王嘉鹏(左二),副校长Kevin(左一), 8月将就任的新校长Pelham(右一)合影

 

短短七年时间,我见证了UWC中国理事会的飞跃,光光是常熟UWC所提供的设施与教学资源就令人印象深刻,常熟UWC学生所展现的风貌更令我赞叹不已。希望常熟UWC作为一所独特的具有中国情怀的国际学校,为更多优秀的青年人提供接受UWC教育的机会,为全世界人民搭建友谊的桥梁,为联合不同的国家、民族和文化,促进世界和平与可持续性发展贡献一份重要力量。


图片:由作者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