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你关注到的事情做起:UWC精神如此传递
从你关注到的事情做起:UWC精神如此传递

“Plus”是“+”,寓意把我们的力量加入到社区服务中,使我们的社区更美好。

Content

Plus”项目起源于一次偶然的对话。“Plus”是“+”,寓意把我们的力量加入到社区服务中,使我们的社区更美好。

  • 作者魏子棋(左三)

 

在春节期间,作为东道主的我邀请来自玻利维亚的Stephanie,西班牙的Isidora和加纳的Emmanuella同学来我家,体验传统的中国农历新年。在餐桌上的交流中,我们畅谈了各自在UWC的经历,探讨了学校中存在的问题。在这样一个如此重视相互理解尊重的校园里,老师和同学却鲜有机会参与校内服务。我们认为应该将这一部分UWC文化带入这个社区,因此我们进一步讨论,提出了设想:如果我们建立起一种学生和教职人员共同参与学校服务的机制,或许将拉近学生,教工群体与我们学校社区中扮演重要角色却缺乏关注的群体的距离,在我们共同拥有的这个社区中形成一个更加平等、互相理解与尊重的氛围;同时,我们相信参与校内服务可以培养同学的责任心和使命感,更有助学校师生体会到UWC教育所倡导的价值观。

我们随后深入思考及讨论了这项活动将会带来的积极影响,并用部分世界联合学院价值理念(UWC Values)来概括了这个项目的核心精神:

  

 同情心与服务精神

 个人责任和诚信

 共同责任和相互尊重

 尊重环境

 付诸行动并以身作则

 

“同情心与服务精神”是我们项目中尤为突出的核心价值,我们希望通过我们的微薄力量,能使餐厅里辛勤劳动的阿姨们的付出得到更多关注和尊重,同时,这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也是我们回馈学校的心意与行动;我们也希望,参与服务本身可以作为一座桥梁,去了解,关注和尊重他人,建立一个充满同情心和相互理解的社区氛围。我们对我们即将要开始的项目满怀热情,希望能将这一美好设想在UWC社区中传播分享,落地生根。

  • 从左至右:Nathida(泰国)、Noel老师及妻子(菲律宾)、Isidora(西班牙)、Claudia(意大利)

 

我们四个小伙伴兴奋地讨论了项目的诸多可能,以及不同方面的事务,经过几个晚上热火朝天的探讨,和思想火花的充分碰撞之后,我们的第一个服务活动的构思初具雏形——“餐厅洗碗志愿服务”——每周一天,我们将组织部分教职人员和学生作为志愿者来到餐厅提供洗碗的服务。

 

之所以挑选“餐厅洗碗志愿服务”作为我们的第一个项目,是因为通过其他UWC校友我们了解到,在很多其他的UWC学校里,学生来洗碗被视为是一种义务工作,是全校所有师生都义务参与的活动。在洗碗的过程中,学生既完成了规定的IB课程中课外活动及社区活动部分的要求,也培养责任感与同理心。

 

记得 UWC中国理事会的理事,香港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校友赵宾分享,他曾在回母校参加毕业二十周年的聚会活动时,在晚餐之后,和李宝春的同窗们一起帮助食堂阿姨们洗碗。重新体验学校的传统,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那份温馨、感恩的场景非常感人。

  • 香港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校友

 

寒假结束返回校园后,我们立即启动了志愿洗碗这个服务项目。在与相关部分沟通后,我们获得了学校餐厅和”知行”部门的大力支持。开学第二个星期六,我们开展了第一次洗碗志愿服务。在晚餐开始的20分钟后,我们一行六人,纷纷穿戴上围兜和手套,“全副武装”出现在了洗碗间。整个洗碗过程分四个步骤,首先,需要将用过的所有餐具在放有洗洁精的水池中涮洗一遍,然后,放于水池内过清水,之后,将碗碟、筷子、勺子、刀叉分门别类地放进篮子里排列整齐,随后放入洗碗机内,最后,将清洗完成的所有餐具放在架子上晾干。

 

真正自己动手清洁这些碗筷时,我们才体会到食堂阿姨们的辛酸与不易——清洁碗筷的工作,不仅辛苦而且满身油腻:需要不断从碗筷池里捞出五颜六色的,沾有食物残渣和酱汁的餐具,而且数量惊人;洗碗的过程中片刻不停,也需要至少两个小时来完成数量庞大的餐具清洗工作。每日每餐阿姨们都要清洗近500人使用过的餐具,数目上千的碗碟,经过阿姨清洗之后,晾干,归类为碗,盘子,杯子,放到特定位置,然后在用餐时间回到我们手里。

  • 从左至右:陆阿姨、Mimi(葡萄牙)、Fabian(德国)、Stephanie(玻利维亚)、Malika(哈萨克斯坦)

 

整个洗碗期间,我们时不时地收到来自同学们惊讶的询问和热情的鼓励,当时便有诸位同学自告奋勇,要求加入到以后的志愿洗碗活动中来。在长达两小时的洗碗工作结束后,拖着疲惫身躯的我们,在听到食堂阿姨的一声声诚挚的道谢后,既感动,又满足。

 

从2月18日首次活动开始后,我们每周六晚都会在餐厅进行服务。期间,我们荣幸地遇到了另外两位一年级的同学家淇,和Konstantina,作为我们的伙伴,开始了Plus的第二个活动——担任餐厅咖啡馆的小实习生。      

  • 左:Konstantina(希腊);右:李家淇

 

我们还拍摄了关于食堂工作人员工作场景的视频,向全校师生介绍餐厅工作人员的辛勤付出;并且举办了一次推介会,介绍Plus项目的初衷和对未来构思和展望。随着项目的推进,Plus也拥有了越来越多的支持者与参与者。其中我要特别感谢Mimi同学,也是我们新的成员之一,数学老师Noel以及他的家人,还有西班牙语老师Jimmy,提供给我们很多的鼓励和帮助。

 

作为项目的联合创始人之一,我衷心希望在未来,我们的项目会带给UWC常熟这个社区更多暖心的故事,创造更多积极的影响。

 

后记:

昨天我们首次和餐厅里清洁碗筷的阿姨们“谈了谈心”,目的是去摸摸底,弄清楚我们工作到底做得如何,有没有真正帮上忙。虽说活动已经开始了相对长的的一段时间,每次去的同学们可以称得上尽心尽力,不辞辛苦。而且每次去帮忙,阿姨们总会和我们道谢,但是是否工作做得好,我们心里并无把握。尤其绝大多数志愿同学都是国外的同学,语言彼此不通,也有可能发生越帮越忙的情况。我不由心中忐忑。

 

问出第一个问题“如何评价我们的工作”之后,阿姨们一片说好,满意之后,我不禁舒了口气,又不免担心地加了句“是实话吗,我们希望得到真实的评价。”阿姨们澄清到确实是觉得我们来了之后,她们轻松不少。

 

于是,我开始了下一个问题,本来是要问“我们的活动有没有使她们觉得更加受到尊重”,因为在学校里我们曾经做过演说,邀请师生在递给阿姨们脏盘子时表达感谢。但是,到了临场我这句话却卡在喉咙问不出口,这不是暗示阿姨这种职业不会受到尊重吗?于是,我们有位同学机智地曲折了一下,问到阿姨们来这所学校之前做的工作,感觉和这里的工作有什么不同。有的阿姨就说到,觉得在这里学生都会很礼貌叫“阿姨”,觉得在这里工作比较开心。

 

然后,我们提出希望得到一些建议能使我们的工作做得更好,阿姨们一开始觉得不好意思提我们的毛病,但是在我们强烈要求下指出了我们若干技术问题,我们记下并承诺以后工作中将做修正。

 

最后,我讲解给阿姨们听,为什么我们要做这样的事,为什么一次次地我会告诉她们不必感谢,而她们似乎也一直不太清楚一群“高等教育”(阿姨的原话)学生为什么来做这种事情,她们猜测我们是来体验和锻炼的,而我听着总是觉得怪怪得,却又不知错在哪里,而今天,我想清楚了答案。

 

我解释UWC是什么,(她们中的大多数都还不知道她们为之工作学校是怎样的)。我告诉她们,这所学校的姊妹学校在世界上有16所,而几乎在其他几所学校里,全部都是由学生来做洗碗的工作,所以我们每周的志愿工作,只是做我们本来应该做的事情而已,而现在每天的洗碗工作是由她们在做(当然学校支付了报酬),我们当然应该要表示感谢。我也表达了同学们希望能和阿姨们多沟通的愿望,这是我们这个项目的使命,促进学校内不同人群的理解与沟通,建立和谐的社区氛围。

 

这次谈话结束之后,我仿佛感觉阿姨们更为亲切了,眼睛里仿佛闪烁着某种光彩。这种感觉留给我十分深刻的印象,那是在别人得到十分珍贵的礼物之后眼神中流露出的光彩。这种情感表露是如此的珍贵让我不敢怠慢,更让我感觉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值得的。

 

也许旁人认为这样的努力是琐碎且没有必要的事情,会认为已经付了报酬,何必再来如此多麻烦。而我相信UWC的校友大多数能理解我所说的话,我认为这就是UWC的特殊之处,也是为什么UWC能为世界带来如此多的变化和积极影响的原因。

 

文稿:魏子棋,常熟UWC IBDP二年级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