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云翰
04 四月 2019

三月的荷兰乍暖还寒,梵高画笔下的色彩已经初见端倪,难得的晴空上云朵棉花糖般的堆积着,草坪上明媚的小花星星点点的随风轻摇,学校池塘边的天鹅依旧气冲冲的支棱着翅膀对我们的路过表示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