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讲会报名 VR探校 招生信息 入学申请 预约访校 Close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学校内网
支持我们 校历 预约访校
心声
若无理解,焉得和平?若不相识,何谈理解?
莱斯特·皮尔逊

加拿大前总理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太平洋皮尔逊世界联合学院创校支持者

UWC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胸怀整个世界。它独一无二,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

纳尔逊·曼德拉

UWC名誉主席

 已故南非前总统

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梦想,就是为你们创造一个梦想中的学校。请走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他人的梦想!

赵宾

中国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国家理事会理事及常熟世界联合学院董事会董事

香港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 93 - 95

对理想和对有意义人生的追求是UWC最与众不同的特点并且对人的一生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王颐

中国常熟世界联合学院共同创办人及董事会副主席

哈佛上海中心执行董事

加拿大皮尔逊UWC 89-91届毕业生

世界联合学院是1963年在日内瓦创立国际文凭组织的国际学校联合会的十所学校之一。… 今天,全世界超过4000所学校开设了IB课程,IB已成为进入优秀大学的金钥匙。
约翰 · 丹尼尔爵士
世界联合学院国际董事会及理事会主席
世界需要卓越的领导者来应对当今错综复杂的挑战、矛盾及冲突。他们需要运筹帷幄,充分挖掘新的机遇。我们对UWC学生的潜力以及实干的精神充满信心--因此决定加大对UWC的支持。

谢尔比·戴维斯

UWC国际赞助人

谢尔比·戴维斯奖学金计划共同创办人

在国际环境中突显民族情怀 ,在中国沃土上栽培世界之林。

李萍

副校长

中国文化项目总监及虞山书院院长(中国项目中心)

我在“文科”学校爱上了工程 | 我在UWC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10-20

  

01.jpg

郑一粟

英国UWC2017届、康奈尔大学2021届,现为微软产品经理

  写下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离开UWC四年有余,许多回忆也变得模糊,但是深深印刻在脑海里的,除了那萧瑟的大⻄洋,充满历史感的城堡,永远飘着毛毛细雨的天气,忘不掉的当然是所有老师给予我们及时的支持与关爱。

  来到UWC之前,我对UWC的理解与预期是——这是一个非常“文科”的学校,反复揣摩过的学校官网上的许多信息都传达了这点。因此我对两年英国UWC的生活充满了诗与远方的遐想。想象着和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一起望着大⻄洋闲聊,在草坪上羊群边一起读书······预期的职业规划也是法律相关。到了英国UWC之后却发生了180度大转弯,最后大学误打误撞进了康奈尔工程学院,初步职业规划也向科技行业迈进。

  在UWC就读的两年间,我选的IB课程可以说是非常“理科”生了,我选了Design & Technology(DT)、数学、物理的HL,以及中文、英语、地理的SL课程。UWC 对STEM类教育的支持比我想象的要完善。

  回望IB课程生活,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绝对是DT这⻔课程,也正是这⻔课程让我对工程产生了兴趣。英国UWC的DT教室是别的教室的两三倍大,除了听课的教室以外,还有一个巨大的工作坊。工作坊里摆放着各种机器,让当时的我倍感新鲜。从3D打印机,到激光印刻机,再到各种神奇的木工金工机器,让我对这⻔课充满了期待。

  DT课程一开始做的第一个项目便是按照自己选择的建筑⻛格来设计一个时钟。巧的是,我在进行了一番调查之后选择了中式窗户作为设计时钟的灵感,现学现用了不少设计软件,最终呈现的效果意料之外还挺不错的!

02.jpg

DT课中设计的中式窗户

  现在回想起我的UWC生活,感觉选择的几⻔理工科的课程颇为互补。数学物理打下了基础,而设计创新课(DT)教会我如何将一个想法真正落地。最后我的DT major project(IA)做的是一个灯罩,解决的问题也是我从日常的寝室生活中发现的。我住在一个四人间,由于大家的睡眠时间不同,经常会因为各自床头灯过亮而起小争执。

  发现了这个生活中的痛点之后,我按照老师在课堂上教的方法论来一点点抽丝剥茧,向同学们做访谈,发调查问卷,确定了这个灯罩设计的必要性,开始了我的创造 / 设计流程。过程中DT老师也提供了许多帮助,除了帮我从一堆设计草图里选出最切实际的,还教我用了不少的新软件来设计草图,甚至还帮我修改了IA中的一些语法错误。

03.jpg

设计草图


04.jpg

电脑建模

  印象里整个DT IA project还算比较漫⻓,大概耗费了大半个学期来完成这件事。但是现在回想起过程,竟然从未感觉枯燥过。过程里一步又一步,边学边做,反而乐在其中。每次用户访谈,每份问卷都给我带来更多的灵感,让我更深入地思考最初想解决的问题。初步的设计阶段,绞尽脑汁的想各种解决方案,也只是在想能不能一口气解决更多痛点?在投入模型制作时,我学习了很多不同的木工技巧,那段时间一直在DT教室锯木板、磨木板,也是很有趣的回忆了。

05.jpg

模型成品

  除此之外,我还在二年级的时候与一位来自卢旺达的朋友(她之后也前往美国继续攻读工程相关专业)在英国UWC成立了科学俱乐部Science Club, 并组织了一场 科学展会Science Fair。我们寻求了物理/化学/生物老师的帮助支持,在展会上安排了不少科学小实验/游戏,向全校学生们展示科学的魅力。我们的科学俱乐部吸引来了二十余位同学,据我了解,大部分同学在毕业之后也都选择了理工科相关的专业继续攻读。

  UWC给我带来的另外一点特别独特的回忆是,在选择“服务”项目时,我选择了学校的环保社团Environmental Faculty。于是我每周都要前往校内的一个⻆落里干农活。作为城市里⻓大的小孩,我在来英国UWC前从没有下过地,因此这两年间做的农活也成为了我宝贵的人生体验。

  依旧能够回忆起边摘边吃的沙瓤番茄,从树上打下满地的苹果、切苹果、榨苹果汁、做苹果酒,以及拔的草、锄的地与徒步过的大⻄洋的海岸线。与自然相处的每一刻告诉了我有投入才能有回报。在环保社团的第二年,我们还建立起了向一年级成员介绍环境问题的课程。

  在UWC的两年里,我一点也没有觉得UWC是一个仅仅针对文科生的学校,作为一个理科生,两年间也感受到了满满的支持。据我所了解,最近几年英国UWC还举办了STEM Conference,也可⻅学校对STEM教育愈发重视与支持。

后来来到大学里,虽然没有再接触“硬核”工程,做金工木工活了,也没有机会种田拔草了,但是当我在设计数字产品来  解决一些校园生活痛点的时候,我依旧会记起当初在DT课堂上学到的解决问题的思考方式,能够让我从容不迫地面对棘手的问题;当我在做物理作业绞尽脑汁欲哭无泪的时候,我也总是会想起从干农活时学到的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从而慢慢啃掉一个又一个硬⻣头。两年UWC教育教会我的思维方式,相信我能够受益终身。


苏ICP备16015809号-1
Copyright © 2016 UWC Changshu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常熟世联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