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讲会报名 招生信息 在线报名 预约访校 Close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学校内网
支持我们 校历 预约访校
心声
若无理解,焉得和平?若不相识,何谈理解?
莱斯特·皮尔逊

加拿大前总理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太平洋皮尔逊世界联合学院创校支持者

UWC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胸怀整个世界。它独一无二,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

纳尔逊·曼德拉

UWC名誉主席

 已故南非前总统

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梦想,就是为你们创造一个梦想中的学校。请走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他人的梦想!

赵宾

中国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国家理事会理事及常熟世界联合学院董事会董事

香港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 93 - 95

对理想和对有意义人生的追求是UWC最与众不同的特点并且对人的一生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王颐

中国常熟世界联合学院共同创办人及董事会副主席

哈佛上海中心执行董事

加拿大皮尔逊UWC 89-91届毕业生

世界联合学院是1963年在日内瓦创立国际文凭组织的国际学校联合会的十所学校之一。… 今天,全世界超过4000所学校开设了IB课程,IB已成为进入优秀大学的金钥匙。
约翰 · 丹尼尔爵士
世界联合学院国际董事会及理事会主席
世界需要卓越的领导者来应对当今错综复杂的挑战、矛盾及冲突。他们需要运筹帷幄,充分挖掘新的机遇。我们对UWC学生的潜力以及实干的精神充满信心--因此决定加大对UWC的支持。

谢尔比·戴维斯

UWC国际赞助人

谢尔比·戴维斯奖学金计划共同创办人

在国际环境中突显民族情怀 ,在中国沃土上栽培世界之林。

李萍

副校长

中国文化项目总监及虞山书院院长(中国项目中心)

行走 [滇] 峰 (上)

发布时间:2016-10-31

059.jpg

凌晨三点,我被惊醒了。窗外村里的狗开始不停地吠叫,受惊的鸡也开始声嘶力竭地打鸣,一时间,外面像是开了一场热闹的交响音乐会,教人无法入眠。这时我发现睡袋外面有了层薄薄的水汽,寒气不断地侵蚀睡袋里的一丝暖意。僵硬的枕头,狭窄的床垫,外面大风让窗户玻璃也在颤抖,我努力挣扎了好一会儿才强迫自己再次入睡。当我再次睁开眼已经过了早餐时间,同学们已经分成不同的小组,拿起工具前往不同的工地开始一天的劳动。挖地基,铺钢架,搬砖,和水泥,刷墙,这些劳动看似容易,其实每一个动作都大有技巧。术业有专攻,城市里的农民工往往得不到尊重和仰视,但他们劳动时灵活的体脑配合我们却久学不会。

060.jpg

“拿起镐时,应该双手分别握住杆子的两端。”Ben边说边向我们示范,“然后向肩后方看有没有人,将镐从后面抡起。砸下去的时候双手之间距离缩短,利用镐本身的重量去砸开土块,很简单。”抡起,滞空,下砸,Ben的动作是如此连贯,一气呵成,“有两个错误是大家很有可能会犯的,一个是从头的正上方抡镐,千万不要这么做,这样做既费力,又危险。第二是砸的时候不要小臂用力,这样做低效,还会迅速让小臂酸痛。”我记住了Ben的建议,但当我拿起镐的时候,动作却是如此的僵硬,砸下镐时,也没有Ben那样优美的弧线。东一个坑,西一个坑,砸开土块时铁镐四处摇晃,有力使不上。再一看对面尘土飞扬,Ben已经迅速地挖出了一条小坑道。日落之前,只见原来的平地已可见纵横交错的几条坑道。“大家做的很好!今天收工。”汗水浸湿了Ben的白色T恤,坑道有三分之一都是Ben的成果。 我拿着相机和汪老师离开了工地,仁人家园的欣裴走在我身边。“你在仁人家园有多久了?”我问她,“有一年了吧。我从美国匹兹堡大学研究生毕业以后,摇号没有摇到美国的工作签证,就回国开始了我的公益工作。”欣裴是昆明人,她以前接待了许多来自不同国家的团队和企业来云南和四川参加建屋活动,但一下子接待来自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学生还是第一次。“去UWC肯定也是与众不同的体验。”欣裴说。 对许多同学而言,这是他们第一次参加这样大强度的劳动,八个小时的烈日灼烧了他们的皮肤,让他们在深夜里辗转反侧直叫疼。八个小时的劳作消耗了他们的体能,让他们揉着酸疼的胳膊大腿来放松僵硬的肌肉。这八个小时对于当地的村民是日常的劳动,但对于我们UWC学生来说却是体能和意志的挑战。艰辛不意味着痛苦,因为正如《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所言,我们有时渴望生命的重量,因为它让我们更加贴近大地,那一镐一镐让我们接了地气一点点看到了自己努力之后的喜悦。

深夜,就在我准备回房间睡觉的时候,发现楼下的大伯和围坐在身边的中国同学吃着水果聊着天。潘大伯是村支书的大哥,也是我和汪老师的住家。“要不要吃甘蔗?”大伯眯着眼睛,他说话声音不大,额上的皱纹显露岁月之沧桑。灰黄的头发沾着些许泥土,身上灰色的棉布衬衫早已褪了色,天冷了,单薄的衬衣教人看的心酸,“不忙不忙。”我们说道。潘大伯还是抱了一根甘蔗,弓着腰默默地走到门口,拿了一把菜刀削起皮来。不一会儿一根甘蔗便削好了,他拿了一个铁盆,装着剁下来的一根根甘蔗,送到我们面前:“吃!吃!” “你们是怎么跟仁人家园合作的呢?”一个同学问潘大伯。“仁人家园好啊,十一年前就来到了我们村,给我们村里盖房子,十一年已经盖了五十八栋房子了。”同学们一个接一个地问大伯关于村里的习俗,解决土地纷争办法,十年来村里的变化等等。大伯坐在小板凳上,笑眯眯地跟同学们一一解答。一直到子时,楼下的白炽灯依然亮着。

第二天晚上八点,当村里篮球场上的镁光灯亮起时,村民们就看到了同学们的另外一面。因为好奇,再加上村长的鼓动,村民们带着自己的孩子来到篮球场,想看看来自世界各地的UWC学生能带来什么样的表演。当充满激情的加勒比海音乐伴随习习晚风横扫整个球场,同学们随之挥舞手臂,跳起了非洲舞,桑巴舞,加勒比舞,印度舞。观看表演的村民禁不住惊叹惊叫,就在这个瞬间我们似乎忘记了国界,忘记了语言和肤色。同学们鲜亮的服饰在红土铺成的村庄里显得格外耀眼。音乐声吸引越来越多坐在观众席上的同学上去跳舞,这不由自主的欢乐,一下子把我带回了半年前在斯威士兰母校的毕业典礼。那时我们拥抱对方,在全体师生的热舞中结束了两年非洲UWC的学习生活。望着这些同学在球场上,在村民好奇的注视下,满怀激情地劲舞,我想这将成为他们最为珍贵而永恒的回忆。当来自台湾的Hoya用甜美的嗓音唱起了悠扬的中文歌,村民们拿着一枝采摘下来的红花,弓着步跑到Hoya身边。“快拍张照!”他对着拿手机的同伴说,Hoya一下子成了村里的明星,旁边的村民都发出了爽朗的笑声。之后的节目里,当匈牙利的Kira哼唱东欧的民谣,当摩洛哥的Kenza唱响北非之歌,这位送花使者都会将准备好的鲜花送上:“快拍照!”淳朴的农民抑制不住激动的心情,笑得那么灿烂。 该轮到村民表演了,已经穿好民族服饰的村民都略显羞涩,不敢走上篮球场的中央。“上嘛!快上!”在村长再三地鼓动下,苗族村民终于站上了舞台。而当他们一展歌喉唱响第一声时,我们霎时都怔住了。“我怎么听到了立体声。”坐在旁边的同学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三个苗族女人的合唱为什么会有杜比环绕声的效果!美好的事物总是大家的,世界的,正如音乐给予人心的共鸣,舞蹈所释放的激情,还有那憨厚的笑容。

苏ICP备16015809号-1
Copyright © 2016 UWC Changshu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常熟世联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