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讲会报名 VR探校 招生信息 入学申请 预约访校 Close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学校内网
支持我们 校历 预约访校
心声
若无理解,焉得和平?若不相识,何谈理解?
莱斯特·皮尔逊

加拿大前总理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太平洋皮尔逊世界联合学院创校支持者

UWC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胸怀整个世界。它独一无二,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

纳尔逊·曼德拉

UWC名誉主席

 已故南非前总统

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梦想,就是为你们创造一个梦想中的学校。请走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他人的梦想!

赵宾

中国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国家理事会理事及常熟世界联合学院董事会董事

香港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 93 - 95

对理想和对有意义人生的追求是UWC最与众不同的特点并且对人的一生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王颐

中国常熟世界联合学院共同创办人及董事会副主席

哈佛上海中心执行董事

加拿大皮尔逊UWC 89-91届毕业生

世界联合学院是1963年在日内瓦创立国际文凭组织的国际学校联合会的十所学校之一。… 今天,全世界超过4000所学校开设了IB课程,IB已成为进入优秀大学的金钥匙。
约翰 · 丹尼尔爵士
世界联合学院国际董事会及理事会主席
世界需要卓越的领导者来应对当今错综复杂的挑战、矛盾及冲突。他们需要运筹帷幄,充分挖掘新的机遇。我们对UWC学生的潜力以及实干的精神充满信心--因此决定加大对UWC的支持。

谢尔比·戴维斯

UWC国际赞助人

谢尔比·戴维斯奖学金计划共同创办人

在国际环境中突显民族情怀 ,在中国沃土上栽培世界之林。

李萍

副校长

中国文化项目总监及虞山书院院长(中国项目中心)

UWC,梦开始的地方 | 我在UWC的故事

发布时间:2021-10-14

  教育还能改变命运吗?在UWC,答案是肯定的。UWC的学生不仅来自不同的国家,也来自多元的家庭背景。从第一所UWC成立至今的59年,UWC都坚持不以家庭经济背景作为选拔的条件。对符合资格的学生,UWC会提供助学金,谢尔比·戴维斯奖学金计划又为UWC毕业生就读美国大学提供奖学金,目前有99所签约大学。许许多多UWC毕业生获得了改变命运的教育。

  本期,香港UWC2019届毕业生孙瑞卿分享了她的UWC故事。孙瑞卿是一名来自北京蒲公英中学(北京第一所也是至今唯一一所经政府批准的专为农民工子女创办的中学)并受益于UWC助学金而改变了命运的校友。从2010年至今已经有17位来自北京蒲公英中学的学生通过UWC的助学金或者其他捐助接受了UWC教育。UWC希望帮助更多青年人获得改变命运的教育,梦想成真。

01.jpg

我(左二)在香港UWC毕业时与寄宿家庭一起留影

01 与UWC的缘分

  我仍清楚地记得当我得知被UWC录取的那一天。那时正是高考的冲刺阶段,在候选名单上的我已经对UWC录取不抱希望,全身心投入高考的备考之中。那天月末放假回家,在地铁上,我还拿着一本生物书背知识点。妈妈神神秘秘约我到一个地铁站,正在我疑惑的时候,她告诉了我被香港UWC录取的消息,我顿时泪如雨下。多年的梦想终于照进了现实。UWC的经历也深深改变了我。

与UWC的缘分要从我初中的母校——蒲公英中学开始说起。蒲公英中学是北京第一所也是至今唯一一所经政府批准的专门为农民工子女创办的学校。那时小小的我跟随着妈妈来到北京,在北京一所民办的打工子弟小学读书。没有北京户口、也无法承担私立学校高昂学费的我,在小升初的时候面临着艰难的选择,回老家还是留在北京?回老家就无法跟父母一起生活,而留在北京面临可能无法接受教育的难题。这也是现在许多在大城市的流动儿童所面临的困境。

  我是比较幸运的那一个,冥冥之中,我遇到了蒲公英。当时我妈妈在网上查到了蒲公英这所学校,被蒲公英致力于把接受合格教育的权利还给农民工子女的使命所打动,在实地考察了蒲公英和与我商讨之后,我们放弃了在附近公立学校借读的机会,进入了蒲公英中学学习。这个选择改变了我的命运,也是在蒲公英,开始了我与UWC的缘分。

  在我刚上初一的时候,UWC招生的老师就来学校做了招生宣讲会,当时我就对这所可以和世界各地的学生一起学习、有着各种各样丰富多彩活动的学校充满了憧憬。初二的时候,考上UWC的学姐带着她的同学们来到蒲公英开展了为期一周的活动,学姐在台上说着流利的英文,为我们充当翻译的角色,台上的她自信而美丽,而与UWC学生一周的相处让我爱上了这群充满活力,永远有着更好玩的活动、更有趣的想法的哥哥姐姐们。正是这一周与UWC学生的相处让我下定决心一定要考上这所梦想中的学校。 

  我抓住所有能够练习英语的机会。当有外国志愿者来校支教的时候,我积极参加活动,与志愿者们聊天,即使能说出口的英语还很少;暑假,蒲公英会安排志愿者们为想要申请UWC的同学补习英文;进入高中之后,练习英语口语的时间和机会少之又少,我便每天早上跑到操场上大声朗读英文,在午休的时候找班上英文好的同学练习口语,一有时间便拿着mp3听英文广播······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经过两年艰难的申请,我终于如愿以偿地进入了UWC这个大家庭。UWC提供的全额奖学金为我解决了经济上的难题。

02.jpg

和UWC同学的聚会

02 求学之路

  进入UWC意味着挑战才刚刚开始,英文不好、没有什么特长的我面对身边优秀的同学们显得无所适从,我对自己产生了强烈的质疑。因担心自己英文不够好、有口音、怕同学听不懂我在说什么,我不敢开口讲话,如何融入新的环境成了大问题。但后来我发现,自己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我的同学和老师们并不会因为我的语言能力而看低或嘲笑我。相反,TA们会鼓励我勇敢去表达,告诉我口音什么的完全不重要,只要我能表达自己就好。UWC有着来自全世界的年轻人,大家都有着不同的口音,没有人会因为英文不好或口音重受到歧视,有的同学甚至以自己独特的口音为豪。慢慢的,我不再为自己蹩脚的英文和口音感到难为情,开始尝试与人交谈,甚至在公众场合发表讲话。

  与此同时,在大家的鼓励下,我尝试了许多从未做过的事情,完成了一些我本觉得我无法完成的挑战。我参加了学校的支教小组,进行了两年的在香港小学的支教活动;我加入了学校的舞狮队,并成为了舞狮队的队长;我第一次完成了个人舞台的表演,得到了认可与赞美;第一次在学校讨论时事的会议上发言······很多的尝试与第一次,让我越来越有信心,越来越相信自己的能量。

03.jpg

在毕业典礼上表演舞狮

  回想起来,我感受到的爱与包容大概源于UWC对每个人差异的尊重和理解。在UWC,大家会看到这个人来自于哪里,有着怎么样的成长过程,TA从最初的起点走到这里经历了些什么。学校从不以单一的评价去衡量它的学生,不希望学生仅仅以进入某一所大学作为人生目标,更希望学生能探索出适合自己的、有益于社会的路。我开始逐渐理解与思考个体与环境的互动,每个人所有的能力与所处的位置跟TA背后的教育及家庭背景是息息相关的。而这样的理解与思考不仅消除了很多我的自卑心理,也更让我明白为社会正义奋斗的意义。

我深刻地明白,我的求学之路与命运的转变不是只来源于我个人的努力,而是很多人共同努力的结果。是蒲公英和UWC把好的教育资源与机会带给了我,我才成为了现在的自己。我不希望这只是我一个人或几个人的故事,我希望这可以成为千千万万弱势群体儿童的故事,教育公平是最大的公平。从那时起,我便有了想要把好的教育资源带给边缘群体的想法。在UWC的校园内普遍的对于社会时事和人的关心,以及许许多多令人振奋的UWCer的故事让我坚定了成为一个创变者Be a change maker的决心。

03 践行UWC价值观

  在香港UWC两年的求学期间,我也做了一些小的尝试。

04.jpg

北京城边村戏剧夏令营结营仪式

  在IB课程中,我选择了IB戏剧。那是我第一次系统地学习戏剧,我被戏剧的魅力深深震撼,两年有关戏剧的体验是我在UWC最好的体验之一。如果我小时候有机会学习戏剧就好了,很自然地,我想要把关于戏剧美好的体验带给我居住的北京城边村的孩子们。在老师的鼓励下,我与同上戏剧课的好朋友用在课上学习的知识,为北京城边村的孩子们设计了戏剧夏令营并成功开展。对于我来说,能够把自己学习的新东西带给和我有着一样经历的孩子们意义重大,这也是我接受更好教育的意义所在。

  UWC的二年级学生有机会设计并申请自己的项目周,因为自己曾经被来到学校支教的UWCer鼓舞过,我很想把这种力量传递下去,便萌生了设计一个去蒲公英中学支教的项目周的想法。但我并不确信自己能够完成这件事,当我告诉了好朋友这个想法,她表示这是个很棒的想法,她愿意和我一起做这件事。于是,我们一起写项目书、设计课程,也找到了特别支持我们项目的老师。在大家的努力下,这个项目圆满落地。而今年前不久,一位蒲公英的学妹很激动地告诉我她被UWC录取的消息,她正是几年前参与我们支教活动中的一名学生。

05.jpg

与UWC的同学们在蒲公英校园

  从UWC毕业后的我进入美国的文理学院学习社会工作和社会学,不断地做着不同的尝试,想要为世界做些什么的心一直没有改变。虽然已经毕业两年了,但我与UWC从未走远,时不时便能看到或听说一些UWC校友做的很棒的事情,这些故事也一直在鼓舞着我。现在的我休学来到了广州的一家草根公益机构实习,我希望可以用自己学习到的东西扎扎实实做一些事情。


苏ICP备16015809号-1
Copyright © 2016 UWC Changshu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常熟世联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