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讲会报名 招生信息 在线报名 预约访校 Close
English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学校内网
支持我们 校历 预约访校
心声
若无理解,焉得和平?若不相识,何谈理解?
莱斯特·皮尔逊

加拿大前总理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太平洋皮尔逊世界联合学院创校支持者

UWC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胸怀整个世界。它独一无二,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

纳尔逊·曼德拉

UWC名誉主席

 已故南非前总统

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梦想,就是为你们创造一个梦想中的学校。请走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他人的梦想!

赵宾

中国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国家理事会理事及常熟世界联合学院董事会董事

香港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 93 - 95

对理想和对有意义人生的追求是UWC最与众不同的特点并且对人的一生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王颐

中国常熟世界联合学院共同创办人及董事会副主席

哈佛上海中心执行董事

加拿大皮尔逊UWC 89-91届毕业生

世界联合学院是1963年在日内瓦创立国际文凭组织的国际学校联合会的十所学校之一。… 今天,全世界超过4000所学校开设了IB课程,IB已成为进入优秀大学的金钥匙。
约翰 · 丹尼尔爵士
世界联合学院国际董事会及理事会主席
世界需要卓越的领导者来应对当今错综复杂的挑战、矛盾及冲突。他们需要运筹帷幄,充分挖掘新的机遇。我们对UWC学生的潜力以及实干的精神充满信心--因此决定加大对UWC的支持。

谢尔比·戴维斯

UWC国际赞助人

谢尔比·戴维斯奖学金计划共同创办人

在国际环境中突显民族情怀 ,在中国沃土上栽培世界之林。

李萍

副校长

中国文化项目总监及虞山书院院长(中国项目中心)

我的跨文化之旅

发布时间:2021-04-07

1.png

来自土耳其的常熟UWC物理老师Şefika Seçilir

在尼泊尔的Nagorgot徒步

谚语说:“鱼永远不知道大海是怎样的,除非它跳出了大海。”不断变换居住和生活的国家与城市让我意识到我们注定会将所遇到的挑战化作生活的动力,顽强地生存并收获丰盈的人生。

01

从保加利亚到土耳其

当我的祖国保加利亚发生重大政治变化时,我还在上中学。新的规定清楚地写道,土耳其人不能再继承自己的文化传统,而必须要“用”保加利亚人的名字,并且政府在对外宣布时说这是人们自愿的。接下来的几年里发生了许多抗议活动。Jivkov总统随后声称“那些自我感觉是土耳其人的人可以回他们的老家去”。就在这样的日子中,我父亲在某天接到了他保加利亚同事的警告,说特工们想要拘留他。于是,我们全家在匆忙中决定用旅游签证想方设法移民到我们的“老家”——土耳其。在1989年6月,我们全家七口人,包括祖父祖母,只随身携带着一点点贵重物品,越过了保加利亚的边境。

接下来的几个月里,共有三十余万人越过了保加利亚-土耳其边境,将曾经的家与财物抛在身后。不幸的是,移民如今依旧是一个可悲的现实,据联合国难民署(UN Refugee Agency)估计,2019年底就有超过八千万人被迫逃离家园。

02

挑战自我

从隔壁的社会主义阵营搬到多彩而又遥不可及的资本主义世界无疑是一种文化冲击,因为我们的生活是完全从零开始的。我们是来自保加利亚的异国移民,土耳其则有它自己的道德伦理。在移民后的几个月,随着保加利亚的新政府开始承认少数民族的权益,有五万土耳其人返回到了保加利亚。我记得有一天我叔叔说:“我可以有个新名字或宗教信仰,但我不愿意作为移民受罪。” 

我继续在高中上着纯土耳其语的课,身边也没有一本保加利亚语-土耳其语词典。我们都在用尽全力适应新生活,可是在一年后,我的父亲在一次工作事故中去世了。失去父亲和家园的双重打击令我们悲痛欲绝。我们那时才知道,虽然父亲已经在那家公司做了一年的工程师,但公司甚至没有给他上保险。直到今天,世界各地的移民仍然面临着不公平待遇,不仅仅是因为流离失所,而且也因为不了解各国法律而被当作廉价劳动力,受到剥削。

家人与朋友的支持让我们坚强起来。高中毕业后,我参加了全国大学入学考试,并顺利考入中东技术大学(METU)。我是个女孩,母亲又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我为什么要到另一个城市读书?先入为主的观念是教书是一项比较轻松的职业,不过,“物理对女孩来说确实是一门具有挑战性的学科”。尽管如此,我的家人们还是全力支持我去追求我的梦想。

2.png

在土耳其Hopa项目周中为学生展示科学实验

METU的教学语言是英语——这一次,我可以借助字典了。从METU的物理教育专业毕业后,我在伊兹密尔学院(Izmir American Collegiate)、罗伯特学院(Robert College)和戈兹中学(Koc School)等优秀的学校都工作过。在这些声名远扬的学校教书是件很有挑战性的事情。我学生的祖父母可能是哲学家、董事长…,我自己的祖父母则教了我怎么编织、放羊或怎么防止幼蜂从蜂巢逃跑。我在沃尔比察(Varbitsa)的山区小镇长大,并不了解现代城市的生存之道,因此我不断提高文化和专业水平又获得了弗吉尼亚大学物理教育的硕士学位。

我与天文学俱乐部里的学生们一直在为NASA(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太空定居点设计项目工作。这个经历让我意识到,就像卡尔·萨根(Carl Sagan)说的那样,我的家园仅是浩淼万物中一个“苍白的蓝点”。

3.png

与项目周的学生在土耳其的Hopa

03

同情心与服务精神

被迫从保加利亚移民永远地改变了我看待世界的方式,幸运的是,我的挣扎亦是我的机遇。我拥抱文化遗产,并且相信相互支持和韧劲能够带来积极的改变。抱着这样的信念,我与我的学生一起加入了许许多多的社区活动。事实上,历史也多次证明了这一点,就像在1938年由Hasan Âli Yücel在土耳其创建的“村委会”(The Village Institutions),一直致力于让村民们接受教育,让他们能够将知识领域从如何耕种一路拓宽到艺术与音乐。

4.png

在尼泊尔Panchkal帮助重建被地震摧毁的教室

我的一个社会服务项目是在伊兹密尔(Izmir)一个叫“流浪儿童”(Street Children)的慈善组织工作。令人欣慰的是很多当年那里的孩子现在都已经获得了一份不错的工作。后来,我去了伊斯坦堡(Istanbul)教书,并且远程指导了在土耳其北部偏远城镇,一个通过科学、艺术和体育课程与孩子们互动的教育项目。

5.png

带学生在土耳其Bursa的雪山上徒步

在ACS Egham任教时参加了尼泊尔项目(Project Nepal),我们从伦敦飞往加德满都,随行的还有一大群热情的学生、几名教职员工和受过严格户外训练的工作人员。在徒步旅行了几天并欣赏了基索帕尼(Chisopani)的日出后,我们参观了我们在Panchkal郊区的姊妹学校。我们帮他们重建了被地震破坏的教室。为了创造美好的社会与大人和学生携手互助,感受我们的团队的温暖真的让我觉得人生值得!

6.png

尼泊尔Panchkal当地姐妹学校的学生们

04

付诸行动并以身作则——我的UWC经历

2017年我来到中国,加入了常熟UWC担任物理老师,我的国际旅程开启了新的篇章。我的新家是一个充满活力的社区,成员来自世界各地不同的国家和文化,以及中国的不同省份。

7.png

2017 UWC Day

来到中国前,有人提醒我,我将去到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当然对不同文化的偏见不可能都通过常规的课堂教育消除。曾经来访我校的哈佛教育学院教授、语言学家Bruno della Chiesa说:“无论思想多么开放,我们都有自己的信念关系(doxa)。只有当我们互相沟通和提出问题时,我们才能准备好接受’对方’。”近期我们看到了在疫情下,世界出现了很多敌意和阴谋论,并引发了仇外现象。

8.png

与UWC学生在野外爬山

在学校,学生和老师经常一起讨论问题,我们会学习站在别人的角度看问题。从我的经历来说,尽管中国有很多与其他国家不同的地方,中国跟“另外一边”的世界在许多地方是一样的。为朋友和学生做饭充实了我们的文化交流。我为非洲中东周、斋月禁食的学生、我的House Hogan圣诞晚宴准备了土耳其菜。我的学生的一个兴趣项目就是学习做土耳其饼,而我从我认识的哈尔滨阿姨那里学会了包饺子。

9.png

在2021新年和学生一起做多层薄饼(Borek)

和很多其他UWC老师一样,我指导并帮助学生,以增强他们在学术上和课堂外的项目上的信心、掌握所需的技能。我带领学校ULAB知行的学生定期到本地的公立学校教学生进行有趣的科学实验, 组织科学实验竞赛日。世界上还有很多学校是通过课本学习科学,而不是通过实验进行观察。我们的ULAB知行旨在通过让学生亲手做实验激发他们对科学的热情。

10.png

2018ULAB知行团队成员

05

拥抱UWC价值观

我主动地选择了踏出舒适区,去体验未知的世界。我感恩跨文化的经历赋予我迎接挑战的力量,并且在这其中感受到了与UWC价值观的强烈共鸣。甚至,体验了开放的UWC文化后,我竟在回到家乡时感到了一丝疏离,因为家乡有的人会认为“我们”优越于其他人。

UWC教育的使命和价值观能激励学生不断努力,而这样的教育不仅使学生成长,更让社会受益。我们不断在人生中追逐着挑战,在挑战中充实自己,变得更加强大。诚然,作为人类,我们有着基本的需求,希望得到社区成员的认可,也希望自己能够在学生面前以身作则,从而使得他们能够从UWC收获满满,在未来作出改变,推动他们所处的社区与整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

苏ICP备16015809号-1
Copyright © 2016 UWC Changshu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常熟世联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