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讲会报名 招生信息 在线报名 预约访校 Close
联系我们 招聘信息
学校内网
支持我们 校历 预约访校
心声
若无理解,焉得和平?若不相识,何谈理解?
莱斯特·皮尔逊

加拿大前总理

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

太平洋皮尔逊世界联合学院创校支持者

UWC最显著的特点就是它胸怀整个世界。它独一无二,非常清楚自己的责任。

纳尔逊·曼德拉

UWC名誉主席

 已故南非前总统

我们已经实现了我们的梦想,就是为你们创造一个梦想中的学校。请走出去,实现自己的梦想和他人的梦想!

赵宾

中国世界联合学院中国国家理事会理事及常熟世界联合学院董事会董事

香港李宝椿联合世界书院 93 - 95

对理想和对有意义人生的追求是UWC最与众不同的特点并且对人的一生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

王颐

中国常熟世界联合学院共同创办人及董事会副主席

哈佛上海中心执行董事

加拿大皮尔逊UWC 89-91届毕业生

世界联合学院是1963年在日内瓦创立国际文凭组织的国际学校联合会的十所学校之一。… 今天,全世界超过4000所学校开设了IB课程,IB已成为进入优秀大学的金钥匙。
约翰 · 丹尼尔爵士
世界联合学院国际董事会及理事会主席
世界需要卓越的领导者来应对当今错综复杂的挑战、矛盾及冲突。他们需要运筹帷幄,充分挖掘新的机遇。我们对UWC学生的潜力以及实干的精神充满信心--因此决定加大对UWC的支持。

谢尔比·戴维斯

UWC国际赞助人

谢尔比·戴维斯奖学金计划共同创办人

在国际环境中突显民族情怀 ,在中国沃土上栽培世界之林。

李萍

副校长

中国文化项目总监及虞山书院院长(中国项目中心)

国际教育在中国需要本土化吗?

发布时间:2020-11-19

1.png

Pelham Lindfield Roberts 

佩勒姆·林德菲尔德·罗伯茨校长

常熟UWC佩勒姆·林德菲尔德·罗伯茨校长在CWA世华学校国际教育论坛演讲中文译文。

在尤瓦尔·赫拉利《21世纪的21堂课》中,关于教育的这一章的标题为“改变是唯一恒定不变的”。他写道:“如何让我们为我们自己和我们的孩子做好准备,应对一个充满如此多未知变化和极端不确定性的世界?”我们应该如何教育我们的孩子,让他们能在21世纪生存并茁壮成长?他们需要怎样的技能才能获得一份工作并理解在他们周围发生的事情,在纷繁复杂的世界找到正确方向?

当你为孩子选择一种教育时,有一个问题你一定会问“是本土的还是国际的?”——这就是我们今天要回答的问题。

2.png

在CWA世华学校教育论坛演讲

国际教育在中国需要本土化吗?

选择什么样的学校?在哪里?为什么?什么是对你的孩子真正重要的?

我今天以三个男孩的父亲的身份跟大家谈谈教育的话题, 我的三个儿子都选择了国际教育而不是本地的。对于我们来说,这意味着要搬去南非,这样不仅他们,而且我们作为一个家庭可以学到很多。他们当时分别是13岁、11岁和6岁。在此之前我们家一直都在欧洲。我们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因为我们认为在斯威士兰生活和学习能给他们的教育最好的支持:我们几乎不知道这会带来什么,没有任何行动计划,没有长远打算。这对我们来说仅仅是个正确的选择,因为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能有国际视野,并且我们相信这份经历比任何课程内容都宝贵。

在斯威士兰之后,我们的孩子在南非,美国,印度,加拿大,哥斯达黎加,挪威和中国学习,和我们一起或独自在这些国家旅行。后来他们申请大学,分别入读英属哥伦比亚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和布朗大学。这是他们自己的选择,他们自己的决定......

3.png

我和我的妻子Ulrike与三个儿子

我是出生在加拿大的英国人,我的妻子是奥地利、苏格兰混血。我有十年的军人生涯,是一名特种部队的军官,曾在柬埔寨代表一个非政府组织。我在五所大学学习过,包括在英国巴斯大学获得教育政策和管理文化专业的博士学位。我是IB的主审查员并且致力于IB课程发展。我在欧洲、非洲、南美、印度的多所学校当过校长。

现在我是常熟UWC的校长。我仍然感觉自己很年轻,虽然我的膝盖在抗议。我关心我们的世界,关注人类的命运。我在教育行业工作是因为我们的孩子,我们孩子的孩子需要面对我们的父母,以及他们的父母造成的问题。并且这些问题是全球性的,需要全球性的解决方案。

如果有人问我,我来自哪里,我没有确切的答案。那个被我们称作家的地方是威尔士。能有一个可以时常回去的地方,这对我们来说很重要。那是一个有着近三百年历史的老房子,是情感和身心的寄托,我们都需要有归属感,或者是我们身份认同的根基。

2005年我们决定,让我们的孩子成长于国际化的而非本土的环境中;因此我的孩子们可以游历世界并且拥有很多奇妙的际遇。

在传统课程之外,国际教育可以提供的是培养正确的态度和价值观,社交能力和技巧。学术成绩可以提供开门的钥匙,但是其它的能力可以让您的孩子开启这扇门,走进去,并在全球化的世界里取得成功。

我们希望我们的孩子能够去到任何地方,做任何事情,我们不想有任何门向他们关闭,至少有尽可能多的大门向他们敞开。

但教育究竟意味着什么?快乐的权利被哲学家、预言家、普通人等定义为至高无上的宝藏。快乐是生活的唯一追求。

正如所有的校长所知道的那样,快乐的孩子意味着快乐的家长。

早在19世纪,教育被工业化大国比如英国、德国、法国、日本等视作强国工具,而不是为了提升个人幸福,当时的理念是培养快乐的工业家就足够了。当然这只是当时的想法而已,我们知道不是所有人都同意,并且认为工人也有获得快乐的权利。

社会心理学中,群体的一个明显特征就是他们会形成规范,不成文的社会条约,而且只有处于群体中的人才真正了解。对这些行为的预期会被规则化,把不知道这些规则的人排除在外。社会规则通常非常复杂,只有接受了相应的教育的人才可能了解。在普林斯顿,只有那些经过投票入选的人才能加入常青藤餐饮俱乐部。哈佛、耶鲁、牛津、剑桥都有自己的秘密团体,这些团体有自己的会员规则。

知道规则才可以参与。如果不了解规则,你就会踌躇,失去自信,无法成功。教育,不管是本土的还是国际的,也是在学习游戏规则,如何穿衣,如何谈吐。规则分本地的,本国的,国际的。如果要非常自信,你需要社交智慧,同理心和会学习的能力。

你们中有多少人了解板球的规则?

在英国的私立学校,板球是社会精英的游戏,尤其是在足球变为大众化的运动后。板球的规则非常复杂,只有入校多年后,你才能真正开始理解这些规则,更不用说参与了。

这些规则让人困惑,但是板球规则其实和社会规则一样,把没有接受相应的教育的人排除在外。你要玩板球,要自信地参与就得学习板球的规则。你的孩子要回到中国就要了解中国社会的规则。

当2011年温家宝总理访问英国时,他受邀参观位于埃文河上的斯特拉斯福的莎士比亚故乡。他谈到了文学和文化如何在国家之间架起桥梁。

当他孩童时期读李尔王的时候,他曾经想过有多少英国人知道中国文学中的美猴王。

温总理对和他会面的人提出挑战,他说,如果他需要与另一个国家磋商,他就会尽力去了解这个国家的历史和文化。温总理的话与2000多年前孙子的话如出一辙,“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通过选择国际教育我们让孩子们有机会理解其它语言和文化,还有那些为他们打开大门的国际规则,这样他们才可以自信地从一个环境进入另一个环境中。这些规则不是通过书本就能学到的,而要通过经验获得。

中国有句老话能帮助我们回答这个问题:“树高千尺,叶落归根。”

树木需要强健的根系。有一个坚实的基础对理解外来事物至关重要。在追求国际化的过程中也不能忽视本土。探索的信心源自于自信和确定性,坚实的文化和价值观的基石和语言文学能力。

我们的孩子,我们的学生需要成为好厨师,来理解烹饪一道美味佳肴需要哪些食材,去整合各种信息来绘制世界的广阔蓝图。但是要烹饪的基本要求是要有一个良好的底料,这是去冒险探索的起点。只有拥有自信才有可能珍视差异,而不是感到威胁。这就是我的答案:国际教育在中国需要本土化吗?是的,当然需要。为了成为一个负责任的世界公民,为了珍视从多元化的环境、场景和群体中学习的机会,我们的孩子,未来的领导者需要有一个坚实的本土的基础。

想象你自己是个宇航员,从浩瀚的宇宙俯视,你很有可能会领略我们星球绝美的风景。对年幼的孩子们来说,想象这些画面很容易,但当他们在学校里面学习常识、数据后,他们的想象力、创造力和同理心就会被遏制,他们的白日梦遭遇到紧凑的时间表和成人的眉头紧锁。我们需要聪慧的宇航员,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宇宙和云朵的年轻人,发挥想象力,培养同理心和理解力,有能力从其它角度去观察现实世界。保持好奇心,敢于提问和寻找答案。如果他们可以做到,就能获得一项宝贵的人生技能。

我见过他们当中的一些人,我也明白在553人中的绝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当他们离开地球的轨道回眸地球时的令人惊奇的领悟。他们见证了地球的美丽也理解它的脆弱。而我们的孩子也需要像宇航员一样自信,能够远离家乡,能够回望,判别那些与他们自身文化标准不同的地方,珍惜他们所拥有的,畅想一个对于我们所有人来说完全不同的未来。

通过给我们的孩子一个坚实的本土基础和国际教育,我们就能让他们在宇宙中遨游,回望他们的家乡时,就拥有更深刻的理解力,更广阔的视角,更强烈的感恩之心。

国际化的教育就像成为一位宇航员,尽管我们不能都去遨游太空,但我们可以通过他人的视角审视自己。通过在我们的学习社区中建立多样性,建立多样视角的同理心的能力。

我们的学生需要有想象力去解决他们的时代的复杂性,他们需要学习用不同的视角观察世界。

《第五项修炼》一书的作者彼得·圣吉,以其系统性思维和学习型组织领域的著作闻名,他曾说:“非凡的变化需要建立非凡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这需要聚集代表不同观点的不同人群,以便他们能够以新的方式相互交谈和倾听。”我们必须想象不同的未来,为我们的学生提供一种教育,使他们能够看到多样性激发出的积极潜力。

我们的学生将继承的世界比过去的一代代的人所面临的世界都更具挑战和更加复杂;气温在上升,极地冰盖在融化,财富差距在扩大,人口在增长,资源在减少,给我们的子孙后代提供必要庇护的围墙在不断升高,也在不断割裂。

在社会、政治、宗教、经济的本土与全球语境之下,我们看到了日益增长的两极化、恐怖主义和保护主义现象。为此,我们能够也必须在我们的学习社区建立起多元化的认知视角,来“创造一个不同于现在的未来”。中国的国际化教育需要本土化。加强孩子们的基本的安全意识,鼓励他们探索的信心,充分信任他们可以引领未来,带领他们一起去探索未知世界的多种可能。这个世界需要他们,而他们也需要这个世界。

苏ICP备16015809号-1
Copyright © 2016 UWC Changshu China.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 常熟世联学校